第007章 你們一起上!


    古劍門每一年,招收弟子一次,名額一千人。

     這一千人,分到外門十峰,每一峰一百人。

     招收弟子的標準,是十二歲之前踏入凝元境,外門對每一屆弟子,最多教導六年。

     十八歲之前,修為突破凝元境以上,能夠晉升為內門弟子,否則,六年期滿,就得出師,要么在宗門世俗產業中工作,要么返回家族。

     也就是說,古劍宗外門每一峰,都只有六屆弟子,每當有新一屆的弟子進來,就有老一屆的弟子離開。

     楊秀這一屆的同年弟子,第七峰正好一百人,來自于青州各個城池之中。

     楊秀的目光,在眾同年弟子身上掃過,重點落在三人身上:“我……楊秀,挑戰袁鑒、嚴夏、梁定三人,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三個人黑著臉,走了出來。

     袁鑒、嚴夏、梁定三人,都是凝元境五重的修為,實力與戚海相當。

     楊秀輕松擊敗戚海在前,與三人單打獨斗,那是明擺著碾壓他們。

     在眾弟子看來,楊秀讓三人聯手,是給三人一個機會,這是一股強者風范。

     實際上……當然不是!

     楊秀純粹就是嫌戰斗三次太麻煩,也太沒挑戰力,讓三人一起上,正好一次性解決。

     “這可是你說的,我們三個一起上!”

     “楊秀,男子漢說一是一,你可別耍賴!”

     “今日一戰,無論誰勝誰負,我們都恩怨兩清,怎樣?”

     袁鑒、嚴夏、梁定三人聽了楊秀的話,連忙說道。

     他們可不信,三人聯手,還勝不過楊秀一人。

     退一步講,即便勝不過,三人聯手也不至于敗在楊秀手上。

     三人都有自知之明,他們在古劍宗弟子中,是最普通的一擋,而楊秀……是最天才的一檔,楊秀崛起,他們將來不可能抗衡。

     這一戰他們最盼望的結果就是平手,若能就此化解恩怨,再好不過。

     楊秀手持長劍,傲然而立,目光在三人身上,一一掃過:“此戰過后,恩怨兩清!”

     他沒在同年弟子手中吃過大虧,這三人是同年弟子中,打傷過他的人,今日把這筆賬討回來,其他的恩怨,就算了。

     楊秀聽過不少同年弟子的嘲諷和譏笑,讓他一一嘲諷譏笑回去,楊秀可沒這個閑心,也沒那個興趣。

     聽到楊秀的確認,袁鑒三人臉上,都浮現出一絲喜意,三人寶劍出鞘,成品字型站立,劍指楊秀。

     此戰是楊秀發起挑戰,該楊秀先出手。

     眾弟子的目光都凝聚起來,精神奕奕,對這一戰興趣大增。

     袁鑒、嚴夏、梁定三人,實力雖和戚海一個級別,但三人聯手之下,實力卻不知比戚海勝過多少,配合得好,可不止是三倍實力這么簡單。

     楊秀以一敵三,憑什么如此自信?難道他真有如此逆天的實力?

     導師謝思齊的目光,也緊緊的盯著楊秀,若楊秀在凝元境三重的修為,擊敗三個凝元境五重的聯手,這份戰力的確是逆天,比起楊秀在凝元境一重時的越級挑戰能力還要出色。

     眾目睽睽之下,楊秀動了,一劍刺出。

     楊秀施展的是基礎劍法,這一劍平刺,簡簡單單。

     可在楊秀手中,這一劍的速度極快,普通的劍招也變得不普通。

     尤其是楊秀那凌厲的劍意,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劍勢,隨著這一劍刺出碾壓而至。

     袁鑒三人感受到劍勢的碾壓,神色都為之一變,似乎有一柄無形的巨劍向他們劈了過來,令他們心生畏懼,氣勢頓時便弱了一分。

     三人同時刺出一劍,三劍交叉,與楊秀刺來的長劍碰撞在一起。

     叮——

     一聲脆響,三劍反震而開,袁鑒三人感受到一股巨力傳遞而來,同時后退一步。

     一旁觀戰的弟子們,都露出了驚異之色。

     楊秀一劍,竟然同時一逼退袁鑒三人,這一劍之威也太恐怖了吧?

     咻——

     劍光如寒芒,楊秀立即攻出了第二劍,快速無比。

     依舊是基礎劍法,劍招普普通通,是直來直往的攻擊,可是,當劍招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力量強到一定程度,普通劍招也蘊含大威力,大恐怖。

     袁鑒三人連忙出劍抵擋,三劍交叉,與楊秀的劍碰撞在一起,又是叮的一聲脆響,袁鑒三人再次后退。

     楊秀大步向前,再度出劍,他一劍接一劍,劍招雖然普通,但堂堂正正,大勢碾壓,這一場戰斗的攻擊節奏,徹底掌控在他手中。

     袁鑒三人聯手,在楊秀劍下,被連連擊退,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眾弟子暗暗驚嘆,導師謝思齊也目光閃亮,楊秀展現出的實力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楊秀一連攻出五劍,袁鑒三人連退五步。

     楊秀每攻一劍,劍勢便更強一分,袁鑒三人每退一步,劍勢便更弱一分。

     五次交鋒過后,袁鑒三人的劍勢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

     第六劍!

     楊秀改變了攻擊方式,突然間身體一躍,身體橫在半空中一個旋轉,手中長劍劃出一百八十度的弧江,順著身體旋轉猛劈而下。

     這一劍之威,居高臨下,借助了旋轉、下落之勢,劍招威力更是恐怖。

     袁鑒三人咬著牙,三劍交叉于上方抵擋。

     鐺——

     一聲爆響,袁鑒三人手中的長劍被楊秀一劍劈得墜落而下,三人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碾壓而下。

     咚!咚!咚!

     隨著手中劍落,袁鑒三人再也站立不住,同時跪下,膝蓋狠狠的撞擊在地面。

     三人手中的長劍,被楊秀一劈到地。

     半空中,旋轉的楊秀壓著三人手中長劍,雙腿連環踢出。

     砰!砰!砰!

     袁鑒三人剛剛跪地,胸膛便各中一腳,同時慘哼著向后方飛了出去。

     楊秀落地,沒有再出手,寶劍入鞘,一臉悠然。

     袁鑒三人摔落在十米開外,皆吐鮮血,看著楊秀,一臉駭然驚恐之色。

     一旁的弟子中,傳來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男弟子看著楊秀,一臉驚詫,女弟子看著楊秀,目光迷醉,都被楊秀強大的實力深深的折服。

     “好——!”

     一道贊喝聲響起,導師謝思齊一拍手掌,兩眼看著楊秀,滿臉興奮,如看珍寶。

     袁鑒三人感受到剛才戚海的郁悶了,聽到謝思齊這一聲贊喝,內息不穩,又吐出一口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