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帥到爆炸


    劍,對于劍客而言,極具份量。

     楊秀一劍在手,散發出凌厲而浩蕩的劍意,身上衣衫無風激蕩,頭上黑發飛舞飄揚。

     女弟子看著楊秀,都不由自主的目光迷醉起來,楊秀此刻頗有一股劍客強者風范,配合他英俊的容顏,的確讓人迷醉。

     曾經那個神彩飛揚,自信滿滿的劍道天才楊秀,回來了!

     楊秀修成無垢劍體,皮膚更加細膩,膚色更有光澤,顏值提升不少,不過……楊秀本來就英俊,一開始倒也沒人注意到他的顏值提升。

     直到現在,眾人才發現……楊秀竟然更加英俊了許多。

     男弟子此刻心中都在罵娘,他媽的什么道理,楊秀本來就長得那么英秀俊朗,竟然還能變得更加英俊……老天爺,你為何如此不公?

     章彩銀看著楊秀,心中最不是滋味,曾經的楊秀就是如此光彩奪目,令她迷醉,可現在……她從楊秀身上只感覺到可怕,心中很不好受!

     她隱約間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可心中不愿承認。

     已經踏出了那一步,就沒有回頭路,現在承認錯誤也沒用,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希望馬元泰還有別的手段,能將楊秀除掉。

     今天午時,她已經找馬元泰聊過了,對于此事,馬元泰也很頭疼,只是說以后找機會。

     場中。

     楊秀看著戚海,劍尖挑了挑:“還不出手?”

     楊秀表現出的風范,令戚海略微有些猶豫,不過,他乃凝元境五重修為,楊秀一直是凝元境一重,就算最近修為有所突破,那也該是凝元境二重。

     “楊秀戰力強是不假,不過老子堂堂凝元境五重,難道還怕了他個凝元境二重?”

     心中如此轉念,戚海心中的信心頓時便強了起來。

     “秋風掃落葉!”

     戚海大喝一聲,身體一躍而起,居高臨下向楊秀攻出一招。

     秋風掃落葉,是中級劍術‘落葉劍法’中的劍招。

     古劍門外門弟子,能夠修煉的功法、武技,分為三個擋次,凝元境前三重能學初級的,中三重能學中級的,后三重能學高級的。

     越高級的武技,招式越復雜、越玄妙,威力也越強。

     戚海這一招攻出,看似只刺一劍,實際上卻是蘊含五重勁道,劍尖抖出了五朵劍花,籠罩楊秀周身各處。

     當這一劍真正落下時,能夠攻擊到五朵劍花籠罩的每一處位置,令人防不勝防。

     眾弟子的目光都瞇了起來,看看楊秀如何化解戚海這一招。

     楊秀站在原地未動,劍意沖霄,戚海雖然居高臨下一劍殺來,但氣勢上卻根本壓不住他,反而有種飛蛾撲火的味道。

     眼看戚海這一劍,已經攻至楊秀頭頂,楊秀終于動了,手中長劍寒光一閃,沖天而起。

     叮的一聲脆響。

     兩柄長劍在空中碰撞了一下,楊秀手中的長劍如同一條毒蛇,貼著戚海的劍身游走。

     戚海攻出的這一招,在兩柄長劍一碰之下,五朵劍花便已消散,劍身被楊秀手中長劍引得向旁邊偏移,刺了個空。

     而楊秀手中長劍,貼著戚海的劍身直刺上天,如同毒蛇吐信,直往戚海咽喉刺去。

     看著那寒光閃閃的劍尖急速靠近,戚海想要閃避,但在空中卻閃避不及,反而身體墜落,主動往劍尖撞了上去,劍尖傳來的鋒銳氣息令戚海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險,心中劇震。

     “饒命……!”

     戚海連忙一聲大叫,臉色煞白。

     謝思齊扣了一枚石子在手中,若楊秀這一劍真要殺死戚海,她會出手,瞬間將楊秀手中的寶劍擊落。

     眼看劍尖就要刺中戚海咽喉,突然間劍收了回去,同時,楊秀踢起一腳,沖天而起。

     腳底踢中戚海腹部,將戚海踢得飛了起來,摔出數米之外。

     和早晨一樣,戚海又捂著肚子,如同一只蝦米似的卷著身體,慘哼起來。

     這一腳,可比早晨那一腳更重,劇痛從腹部淹沒全身,疼得戚海滿頭冷汗,大腦一片空白。

     楊秀身材修長,有著兩條大長腿,此刻兩腿一線,筆直沖天,動作帥到爆炸。

     眾女弟子,看得兩眼直冒星星,至于被踢飛的戚海,則被大多數人給忽視了,現實……就是如此的殘忍!

     “好帥!”甚至,有女弟子小聲嘀咕出聲。

     因為顏值高,楊秀在同年弟子中,和女弟子的關系一直相處得比較好。

     大多數男弟子決定做不做朋友,參考的是天賦和身份以及性格,大多數女弟子則沒那么多講究,她們只看臉!

     導師謝思齊興奮得站了起來,贊道:“好!楊秀,你的實力的確是大有長進,修為提升到凝元境三重了?”

     地面的戚海剛剛清醒了一些,聽到導師這一聲‘好’,氣得差點暈死過去,他被打得這么慘,導師竟然在叫好,這還有沒有天理?

     楊秀收回腿,對謝思齊道:“是,已經沖開三條元脈。”

     眾弟子滿臉異色,楊秀之前是凝元境一重,突然間就變成凝元境三重了,難道一下子連續突破兩重境界?

     謝思齊滿臉喜色,看著楊秀目光閃亮得很,道:“楊秀,看來你是厚積薄發,連續突破了兩重修為,你這三年的勤修苦練,并非無用功。”

     謝思齊走向前來,從懷中拿出一塊令牌,交給楊秀:“你不用等到凝元境四重了,明天就可以去武道閣,憑此令牌學習中級功法和劍術!”

     楊秀收下,道:“謝謝導師。”

     眾弟子眼中都露出羨慕之色,他們可都是修煉到了凝元境四重,才學習到中級功法和劍術。

     楊秀將令牌收下,道:“導師,我也要挑戰幾個人!”

     借著劍術比拼,得向之前欺負過他的同年弟子,一一討回一口氣!

     聽到楊秀這句話,曾經和楊秀動過手的弟子,一個個臉都黑了。

     謝思齊微微點頭,她知道楊秀這三年來,受過不少欺壓,現在有了實力,這口氣當然是要討回來。

     同年弟子,一同進入宗門,之間還有些情分,楊秀在同年弟子中受到的欺壓是較少的,真正吃過大虧的,是那些高年屆弟子,或者是另外各峰的弟子。

     佛爭一柱香,人爭一口氣。

     謝思齊可以想象,隨著楊秀的崛起,古劍宗外門,肯定會掀起一陣波瀾,那些欺壓過他的弟子……將嘗到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