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你不懂劍


    墜劍崖陡峭無比,如同直立,猿猴都爬不上去。

     楊秀站在墜劍崖下方,運轉無垢劍體,顯露劍體真身,整個身體如同一柄出鞘的寶劍,散發出鋒銳的氣息。

     五指成爪,抓在崖體巖石上,五指竟然如同劍刃一般,刺入了巖石之中。

     手指能刺入巖石之中,直立的墜劍崖對于楊秀而言完全算不上困難,他如同壁虎游墻一般,快速在陡峭的巖壁上爬行,一直爬到崖頂。

     站在墜劍崖頂,看著崖底下方,到處都是斷劍殘劍,可不下去近看……誰也不知道,下面的劍全部都已經變成了品質粗劣的廢鐵。

     “馬元泰、章彩銀,你們一定想不到,我楊秀跳下了墜劍崖,還能活著上來吧?”

     楊秀將目光從崖頂收了回來,看向遠方:“再見到我,不知你們的表情,會是何等的精彩。”

     從墜劍崖回來,楊秀嘴角一直洋溢著淡淡的笑意,心情很好。

     一夜之間,他已脫胎換骨,眉宇之間,滿是自信之色。

     經過三年時間的蟄伏,劍道圓滿天賦的他,如同一柄開始出鞘的絕世寶劍,必將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古劍宗,以劍立宗,是青州首屈一指的劍道宗門。

     每一年,古劍宗都在青州境內收徒,門下弟子數量眾多,數以千計,其中……超過九成是外門弟子。

     外門共分為十峰,楊秀是第七峰弟子,返回第七峰而去。

     古劍宗宗規森嚴,每日清晨,所有弟子必須晨練,楊秀回到第七峰,正是晨練之時。

     “喂……那個廢物,一大早就從后山回來,你又起早去后山練劍了?哈哈……你能堅持三年做無用功,我還真是有點佩服你!”

     “三年了,修為一直在凝元境一重沒動過,要是我,早就沒臉見人了,不知這個廢物哪來的臉皮一直賴在宗門!”

     “廢物就是廢物,還說是什么劍道圓滿天賦,就算是頭豬,在古劍宗呆了三年,也該突破至凝元境二重三重!”

     ……

     一道道譏諷、嘲笑的聲音,陸續進入楊秀耳中。

     這些話,三年來楊秀的耳朵都聽得起了繭子。

     這些譏諷、嘲笑他的弟子,往往是天賦比較普通的,也不知道楊秀的劍道圓滿天賦,怎么就戳中了他們心中的痛點,一看到楊秀就開啟了冷言冷語的嘲諷天賦。

     一開始,楊秀聽到這些話還很生氣,甚至要和人打架,時間久了,楊秀都聽習慣了,左耳進,右耳出,別人的冷言嘲笑,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影響。

     “廢物!我在跟你說話呢,你聾了嗎?”一個弟子走了上來,攔住楊秀。

     冷翼,十四歲,古劍宗外門第七峰弟子,他比楊秀小一歲,晚一年入門,修為卻已是凝元境四重,在古劍宗這是中規中矩、普普通通的天賦。

     這兩天,冷翼與同境界切磋,戰戰皆敗,心中窩著一團怒火,正無處可泄,想找個人發泄一下。

     楊秀,顯然被冷翼當成了發泄的目標。

     附近眾弟子都笑了,他們都是和冷翼同年入門的弟子,顯然知道……冷翼這兩天的遭遇,以及冷翼心中的打算。

     這個楊秀,劍道圓滿天賦,號稱是古劍宗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在凝元境一重時,就有越級敗凝元境三重的實力,在古劍門曾轟動一時,是個名人。

     后來,楊秀修為一直在凝元境一重不變,和他同年的弟子雖然一開始實力不如他,但隨著修為的提升,實力一個個都將他超越,楊秀從天才變成廢物,更是讓他在古劍門名聲大漲。

     天賦好,又有名,并且實力低,好對付!

     楊秀簡直就是完美的發泄對象。

     冷翼攔在前面,楊秀停下了腳步,這個冷翼打過他幾次,楊秀知道他的名字。

     看冷翼的樣子,若是往常,楊秀今天又得挨一頓揍。

     然而,楊秀今時不同往日,他看著冷翼眼中閃過一道冷意,道:“你喊廢物,我以為說你自己呢!”

     冷翼目光一瞪,心中大怒,這個廢物……今天簡直反了天了,竟然敢反諷他!

     旁邊傳來一陣哄笑,冷翼在同年弟子中,的確是屬于墊底的存在,‘廢物’這個稱號,的確是有不少人安在他頭上。

     楊秀掃了眾人一眼,道:“你們也別笑,我不是針對冷翼一個人,在場所有人,在我眼中都是廢物!”

     和冷翼關系比較好的,都是同年弟子中比較差的一批,在場都是凝元境四重的修為,實力縱然比冷翼高一點,也高不了多少,屬于同一層次。

     在楊秀眼中,他們和冷翼,的確沒什么區別,卻同樣喜歡對他冷嘲熱諷,其中幾個甚至還和他動過手。

     笑聲戛然而止,場面頓時安靜下來,眾弟子一個個臉色難看。

     “冷翼,教教他怎么做人。”有人喝道。

     古劍門,并不禁止弟子間互相戰斗,殘酷的競爭更會激起弟子們的上進之心,只是禁止以多欺少而已。

     在場眾人,都想出手教教楊秀怎么做人,卻只能讓冷翼代之。

     鏘!

     利劍出鞘。

     冷翼劍指楊秀,神色冷峻:“楊秀,看來你的幻想癥又犯了,來……我讓你清醒清醒,誰借柄劍給他!”

     古劍宗弟子,比試的自然是劍法,楊秀沒有帶劍。

     頓時便有人將手中之劍出鞘,借給楊秀一用。

     “與廢物交手,何須用劍,一根樹枝足以。”楊秀沒有借劍,而是在一旁折下一根小指大的樹枝。

     冷翼的兩眼中透露出兇光,喝道:“你找死!”

     說著,便一劍向楊秀刺來。

     劍光一眨眼便刺至楊秀身前,直刺胸膛。

     這一劍,中規中矩,可冷翼是凝元境四重修為,哪怕簡簡單單一劍,威力都不容小覷,凝元境四重之下,極難抵擋。

     據眾人所知,楊秀的修為三年來一直在凝元境一重而已。

     面對冷翼這一劍,楊秀半步未動,只見他將樹枝刺向前,手腕一抖。

     叮的一聲,樹葉震動著在冷翼劍身側面敲了一下,冷翼刺出的劍頓時向旁邊偏移落空。

     而楊秀手中的樹枝,則是順勢點向前,擊在冷翼手腕。

     冷翼手腕的皮肉瞬間被刺破,鮮血直流,令他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哼。

     冷翼的手如同觸電般縮了回去,還不等他退開,楊秀手中的樹枝一掃而出,在冷翼臉上抽了一下。

     頓時,冷翼臉上出現一道血痕,身體被抽得轉了個圈,摔倒在地。

     慘哼……化成了慘叫!

     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一旁眾弟子看著眼前這一幕,不敢置信,楊秀……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厲害?

     “你……不懂劍!”

     楊秀冷冷的掃了地面的冷翼一眼,淡淡的道,手中樹枝一擲而出,射在冷翼腦袋旁邊。

     噗!

     樹枝如同利劍一般插入地面,深入一尺多深。

     地表之上的樹枝尾部猛烈的顫動著,如同在場眾人此刻的內心,也一同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