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劍影覺醒


    夜……微微涼風,彎月高掛。

     古劍宗外門,兩道人影在淡淡的月光下前進,悄無聲息。

     “彩銀,已經這么晚了,你到底要帶我去什么地方?”后面的身影,突然停下腳步,低聲問道。

     “就快到了。”前面的身影揮了揮手,見后面人沒有跟上來,催促道:“楊秀,我們兩個什么關系,還欺騙你不成,快來……到了地方,你肯定會驚訝的。”

     后面的身影猶豫了片刻,在催促下又跟了上去。

     兩人翻過一座山頭,來到一片懸崖旁。

     “我們到了。”前面的身影停下。

     “墜劍崖?這里有什么好驚訝的?”后面的身影看了下方的懸崖下一眼。

     墜劍崖下方,丟滿了古劍宗淘汰,或者是破損了的劍,若是白天站在墜劍崖上方,還能看到底部,劍刃反射著陽光,別有一翻景色,可夜晚,下面一片漆黑。

     “楊秀,看到我馬元泰,你意不意外,驚不驚訝?”這時,一塊巨石后面,走出一位男子,擋住了楊秀的退路,冷笑道。

     楊秀聞言,心中頓時一緊,暗道糟糕,這馬元泰和他同樣來自于秋葉城,不過,馬家和楊家關系一直惡劣,兩家子弟從小時候開始,便很仇視對方。

     墜劍崖距離古劍宗弟子居住區域有點遠,在這里喊話,別的弟子聽不見。

     大晚上的在墜劍崖遇到馬元泰,這絕不是什么好事!

     楊秀頓時感應到了危險。

     馬元泰比他早一年進入古劍宗,已經是凝元境七重的修為,而他,進入古劍宗三年,修為一直是凝元境一重,沒有任何提升,是古劍宗出了名的笑話。

     在馬元泰面前,楊秀可以說是一點反抗力都沒有,這大晚上的,他被騙至墜劍崖,而馬元泰在這里等著他,楊秀自然知道自己的處境。

     “章彩銀!”楊秀向帶他前來的女子看了過去,聲音憤怒:

     “你騙我?楊家和章家在秋葉城,一直聯手抗衡馬家,兩家世代交好,我們……從小相識,且同一年拜入古劍宗,我一直把你當成朋友,你為何騙我?”

     章彩銀聽了楊秀的話波瀾不驚,冷淡的道:“楊秀,以后秋葉城會是馬家的,馬元泰的哥哥已經突破化血境三重,今年年末,他就會迎聚你姐姐,順便吞并楊家。

     你不用這么看這我,以前喜歡和你玩,是因為你是劍道天賦圓滿的天才,可實際上……你不是!你空有天賦,卻在古劍宗三年也沒有提升任何修為,我早就看不上你了!”

     說著,章彩銀走至馬元泰身旁,投入了馬元泰懷中。

     馬元泰摟著章彩銀,拍拍章彩銀臀部,另一只手拿出一柄匕首。

     章彩銀退至一旁,馬元泰揮舞了一下匕首,在月光下反映著寒光:

     “楊秀,雖然你基本上已經確定為是個廢物,但是……誰讓你擁有圓滿的劍道天賦呢?萬一你小子哪天突然開竅了,來個大器晚成,對我馬家始終是個威脅,所以……你還是死了的好。”

     話音落,馬元泰已經出手,寒光一閃,匕首向楊秀心口刺來,快如閃電。

     凝元境七重出手,可不是凝元境一重能夠抗衡,楊秀在懸崖旁邊,無處可退,馬元泰這一刺,是必殺的一擊。

     就在馬元泰動手的那一剎那,楊秀毫不猶豫的跳下了墜劍崖。

     墜劍崖深達百丈以上,并且陡峭如直立,摔下去必死無疑。

     楊秀寧愿摔死,也不愿死在馬元泰手中。

     馬元泰站在懸崖邊,看著楊秀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墜劍崖下的黑暗中,嘴角微微一翹。

     “這小子……當年以劍道圓滿天賦加入古劍宗,可是引起了一番轟動呢,楊家也跟著風光了一段時間,現在……這小子完蛋了,楊家……很快也要跟著完蛋!”馬元泰將匕首收了起來,微微笑道。

     墜劍崖深達百丈有余,且陡峭如直立,除非是飛禽,否則人或獸摔下去,都必死無疑。

     呼——

     楊秀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耳旁風聲冽冽,猛烈呼嘯。

     他閉上了眼睛,心中卻有不甘,他十二歲之前開元脈,踏入凝氣境,被古劍宗測出劍道圓滿天賦,風風光光進入古劍宗,那時……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然而,他的修為突破凝元境一重后,便再也沒有提升,吸收靈氣入體,總感覺如泥牛入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三年了,他的修為沒有任何進步,而同時進入古劍宗的弟子,修為最低的都已經突破凝氣境五重。

     他從古劍宗的天才,變成了笑話!

     可楊秀始終堅信著,自己有撥開云霧見天日的那一天。

     等這一天,楊秀等了三年,這三年來,楊秀每日辛苦練劍,別人談戀愛的時候,他在練劍,別人玩樂的時候,他也在練劍。

     除了睡覺和吃飯的時間,楊秀的時間幾乎都花在修煉之中,然而……他堅持了三年,修為卻始終沒有提升,而今日,他面臨必死之境!

     我的一生,就要這么結束了么?

     我不想死!

     不想死!

     我還沒證明過自己,就這么死了,在世人眼中我將永遠是廢物!

     楊秀心中涌出一股悲涼感,很不甘心,他才是個十五歲的少年,正是朝氣蓬勃的時候,不想背著廢物之名死去。

     死亡……本該離他很遙遠,可現在……他卻正迅速接近死亡,這種感覺……的確很悲涼,很難受。

     耳旁,風聲呼嘯,楊秀正向墜劍崖底急速墜落,他的心已經冰涼到極點!

     突然……

     楊秀的體內,有一股力量涌了出來,他下墜的速度陡然間減緩。

     耳旁呼嘯的風聲消逝,楊秀眼開了眼睛,驚訝的發現,自己正懸浮于離地面三米不到的空中。

     墜劍崖下方,到處都是到劍,絕大多數都是斷劍、殘劍,也有一些完整的劍。

     這一刻,所有的斷劍、殘劍、好劍,都微微輕顫起來,黑暗中,一道道淡淡的流光從這些劍身中飛出,涌入楊秀體內。

     從墜劍崖上方看,下面一片漆黑,可在墜劍崖下方,視線還是有些距離。

     楊秀看著這些淡淡的流光飛入身體,頓時……他感應到,腦海中正有一道劍影,在凝聚成形。

     “我體內的東西……覺醒了?”楊秀心中一訝。

     這三年來,他一直修煉,但元氣入體,都如泥牛入海,消逝得無影無蹤,他就懷疑,是不是有什么東西吞噬了他吸收的元氣。

     現在看來,的確如此,今天他面臨死亡危險,這東西終于釋放出了力量,這股力量堪稱神奇,讓他從百余丈高的懸崖上摔下而不死,直接懸浮在了半空中。

     楊秀僅來得及驚訝一瞬間,身體便強烈的劇痛感淹沒,那流光入體,宛如一道道劍氣在切割著他的身體。

     同時……

     那劍影凝聚成影,也形成了一股恐怖的力量沖擊著楊秀的腦海。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楊秀便昏迷過去。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