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癡情種


    劉媽媽嘆了口氣,張張嘴想說什么,終究什么都沒說出來。

     蘇酒回頭望了眼謝府,收起好奇心,乖乖跟著劉媽媽往蕭府走。

     蕭府坐落在長巷盡頭,乃是一座五進五出的大宅院。

     蘇酒站在大門外,仰頭望著府邸前用青石和水磨磚建成的高高門樓,門樓上雕有雙獅戲球圖,雕工細膩,栩栩如生。

     匾額上“蕭府”二字,格外工整端嚴,歷經風雨又平添幾分古樸雅致,可見是百年書香世家。

     “進去吧!”

     劉媽媽說著,帶她踏上府門外的臺階。

     飛檐斗拱,穿過重重雕花游廊,劉媽媽仔細跟她說了哪座院子是老太太的,哪座是大房夫人的,哪座是二房夫人的。

     小姑娘圓眼清澈,好奇問道:“那三房夫人呢?”

     “三房?”劉媽媽看了她一眼,“三老爺未曾娶妻,哪里來的三夫人?說起來,三老爺也是個癡情種,這些年來始終念著燕子磯一位賣香的姑娘,只可惜那姑娘紅顏薄命……”

     她嘆息,領著蘇酒又行過幾段游廊,“對了,小蘇姑娘,你要記住,前面那座院子,是絕不能去的。”

     蘇酒望去,那座小院只點著幾盞孤燈,明明是春日,卻分外破敗蕭索。

     也不知里面住的是什么人。

     她認真點頭,“我記下了。”

     兩刻鐘后,蘇酒終于被領進一座小院。

     小院主屋槅扇緊掩,槅扇兩側,嵌著一副花梨木刻字楹聯。

     上聯是“淡泊以明志”,

     下聯是“寧靜而致遠”。

     橫批,“修身養德”。

     劉媽媽臉上流露出敬畏,“小蘇姑娘,公子定然請安回來了,現在大約在屋里埋頭苦讀。公子他大病初愈、弱不禁風,你可萬萬不能給他添麻煩。”

     蘇酒乖巧應好。

     劉媽媽又繼續敲打她,“公子素日里嗜書如命、溫和謙順,待下人極寬厚,能在公子身邊伺候,乃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你可要好好珍惜。好了,你自個兒進去吧!”

     她走后,蘇酒抱緊小包袱,站在雕寶瓶如意紋的槅扇外,抬起小手,輕輕叩了叩門。

     ^^

     本書架空,金陵城也是架空,謝家與歷史上的謝家無關哦!

     菜菜新書發布啦,仍舊是無穿越無重生,古色古香的純古言。

     新書還是幼苗,希望小仙女們多多呵護,愿意投幾張推薦票就更好啦!

     抱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