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征服郎君,有時候就是這么簡單


    次日清晨。

     裴道珠搭乘韋家的青紗長檐車,駛過熙攘繁華的街市,穿過明德橋,沿秦淮河朝城郊金梁園而去。

     韋朝露一雙眼滴溜溜地轉,打量了裴道珠一路。

     她這表妹青春美貌,鴉青發髻宛如堆云,膚白勝雪面若芙蕖,穿半舊的水青色交領上襦,洗得褪色的大紅石榴交破裙在春風中輕盈翻飛,腰帶飄逸如流云,宛如佛寺壁畫上的龍女。

     家境落魄,竟也無損于她的美貌。

     她忍不住質問:“你為何不穿我阿娘送你的衣裳?可是看不起我韋家?”

     畢竟,裴道珠這樣好看,都把她壓下去了。

     她還怎么吸引蕭家九郎!

     裴道珠抬起丹鳳眼,坐姿又端莊又優雅:“表姐說的什么話?我怎么會看不起你們呢?姑母送的衣裳十分昂貴,阿難不敢擅自穿戴,因此轉贈給了母親。令表姐誤會生氣,是阿難不好,阿難向表姐賠不是。”

     韋朝露:“……”

     一時無言以對。

     她暗暗翻了個白眼,在心底罵了聲虛偽。

     怪不得建康城的同齡女郎都不喜歡她這表妹,被一個人討厭或許不是她的錯,但是被所有人同時討厭,那必定是她自己的問題。

     長檐車又行駛了一段距離。

     韋朝露忍不住又問:“蕭家九郎……是怎樣的人物?當真驚才絕艷?當真風神秀徹?當真值得女子托付終身?”

     裴道珠在心底笑了一聲。

     表姐果然是沖著蕭玄策來的。

     她想了想,一字一頓地評價:“天下一絕。”

     那嘴巴,可不就是天下一絕?

     天下一絕!

     韋朝露情不自禁屏息凝神,杏眼中難掩激動。

     裴道珠的眼光何其之高,能被她評價為“天下一絕”,想來那位蕭家九郎,是真的天下無雙了!

     她按捺住興奮,繼續旁敲側擊:“不知道他喜歡怎樣的女郎?那種驚才絕艷胸有山河的郎君,定然是不在乎相貌美丑的,對不對?他們一定只看重女兒家的內心!”

     裴道珠想笑。

     表姐真幼稚。

     天底下的郎君,哪個不在意相貌美丑?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擇婿都知道挑英俊的,難道男人擇偶就不知道挑美貌的了嗎?

     更何況他們還掌控著世間大多數錢財與權勢,他們又不傻。

     她又想起了蕭玄策那副毒舌冷酷油鹽不進的樣子。

     她暫時還沒想出怎么攻略他,而且這次金梁園之行,她或許看中別的郎君也未可知,表姐愿意的話,由著她去試試深淺倒也沒什么。

     她一五一十地分析:“蕭家九郎心思縝密城府深沉,想打動他會很難……舉目見日,不見長安,如果我沒猜錯,他很思念淪陷在異族鐵騎下的故土。表姐從愛國情懷出發,大約能引起他的注意。”

     韋朝露似懂非懂。

     什么愛國情懷,必定是裴道珠在騙她!

     否則她那么精明,她自己怎么不上?

     前半句倒是不錯,她聽說姻緣當中存在著“互補”的說法,既然蕭家九郎心思縝密城府深沉,那么他必定喜歡又傻又純又粗心的女郎。

     只要在他面前流露出自己又傻又純又天粗心的一面,蕭家九郎必定愛她如寶!

     韋朝露悄悄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征服郎君,有時候就是這么簡單!

     ……

     長檐車沿著蔣陵湖行駛。

     裴道珠放眼望去,春天的蔣陵湖碧波蕩漾浩浩湯湯,靠岸邊種著田田蓮葉,偶有幾艘雕梁畫棟的畫舫駛過,已經有小女郎結伴登船玩鬧嬉戲。

     金梁園寬闊不見邊際,山水成景,綠樹蔥蘢,花木曲折,飛樓疊嶂,雕甍繡檻,富貴氣象不遜于皇家園林。

     居住的院落一早就分配好了。

     裴道珠被侍女領進一處名為“湘妃苑”的小宅院,宅院幽靜,外面種著湘妃竹百來桿,院子里種著芭蕉、牡丹、薔薇、藤蘿等等花木。

     穿過曲折游廊,便是寢屋。

     寢屋里一水兒的竹木鏤花家私,掛一架金絲藤紅漆竹簾,被褥是絲綢繡寶相花紋的,琴棋書畫古玩這些文雅之物更是一早就預備下了,以供女郎賞玩。

     裴道珠很是喜歡。

     這才是上品女郎該有的閨房呀!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觸摸,意識到蕭府的侍女還在,便不動聲色地收回手,矜持端莊地落座:“挺好的,很合我的心意。”

     侍女恭聲:“女郎喜歡就好。另外,來金梁園小住的女郎郎君很多,未免人多眼雜,又考慮到各位習慣不同,園里沒有為你們準備使喚丫鬟,女郎還得用自己貼身帶的丫鬟。”

     裴道珠表情微僵。

     父親好賭。

     家里的仆從侍女早就被賣光了,她哪來的使喚丫鬟?

     侍女走后,顧燕婉的貼身侍婢又來了。

     她笑吟吟地福了一禮:“給裴娘子請安!我家女郎邀請大家前往瓊花閣,商議結社的事。如今金梁園郎君女郎眾多,我家女郎的意思是,按大家的興趣愛好,分別參加琴棋書畫舞等不同社群,以后彼此切磋,肯定熱鬧好玩。”

     裴道珠挑眉。

     顧燕婉還沒嫁進蕭府呢,就開始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張羅結社的事,蕭榮終究只是個庶子不是,也不知道她猖狂什么。

     雖然看不起,可到底是交際宴飲的機會,她和韋朝露收拾了一番,便結伴前往瓊花閣。

     走出不遠,正撞見一群郎君從岔路那頭走來。

     都是鮮衣怒馬的少年郎,談笑間個個容色出挑。

     然而最吸引人的,卻是那白衣勝雪的郎君。

     他高姿風流,指尖勾著一串翡翠佛珠,發間仍舊編織丹紅色流蘇同心結,宛如鶴立雞群般,將那群少年郎襯托得黯然失色。

     韋朝露立刻走不動路了。

     她興奮地拽了拽裴道珠的袖角:“他……他可就是蕭家九郎?!行走間猶如玉山之將崩,果然美姿容!”

     裴道珠“嗯”了聲。

     別人看見的是蕭玄策的美姿容,她看見的,卻是“難搞”二字。

     在她和蕭玄策的較量中,如今的她無疑處于下風。

     暫避鋒芒暗中觀察,才是她最好的選擇。

     可是看都看見了,這個時候走開會顯得她非常無禮。

     她只得和韋朝露屈膝請安。

     眼風悄悄掃過蕭衡,他捻著佛珠,也正似笑非笑地看她。

     那雙丹鳳眼里,清楚地寫著“她又來投懷送抱了”、“看來上回給的教訓還不夠”、“該怎樣羞辱她呢”等等情緒。

     裴道珠難堪地咬了咬下唇。

     這一次,她根本不是來投懷送抱的……

     她直起身,鳳眼瀲滟著春陽剪影,望向蕭衡身側的郎君,嬌聲道:“陸二哥哥,好久不見。”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