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靜水小隊


    “你沒事?”

     “血狼?”

     周山的意識從體內空間回歸后,他把戰場收拾了一下,剛收拾好,跑走的幾人探頭探腦的從草叢中走了出來,當他們看到周山的時候不由得楞了一下,一臉驚奇的問道。

     確實好奇。

     從巨狼發現他們到跑到這里,不過短短的一分鐘時間。

     雙方原本幾千米的距離,不到一分鐘差點直接追上,可見巨狼的速度。

     甚至他們手里的步槍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可見這覺醒二階兇獸的強大。

     本來他們以為周山肯定活不了,沒想到居然沒有任何問題?巨狼也已經消失不見?

     “你們是誰?為什么把巨狼引過來?”看著幾人,周山冷聲問道。

     不管是什么原因,如果不是他有些手段,恐怕就交代在這里,自然沒有什么好臉色。

     “不好意思,我們也不知道有人在這里,我們是青縣的獵盟的‘靜水小隊’,沒想到碰到了二階的兇獸血狼!”

     六人中,領頭的那個二十四五歲的女人一臉不好意思說道。

     六人,四男兩女,四人都很年輕,最大的也就是說話的這個女人,其他人都是二十來歲,另外一個女人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

     想想也是,除了年輕人,其他人在這個時間還不一定敢出來獵殺兇獸或者野獸吧!

     至于獵盟,周山卻沒有聽說過。

     “你這人怎么回事,我們又不是故意的,這里是野外,我們想往哪里跑就往哪里跑.....再說,你不是沒事嗎?”

     年齡最小的女孩,聽到周山不客氣的話,又聽到最崇拜的隊長道歉,立馬崛起嘴說道。

     “小子,找死是吧!現在人命不值錢,小心禍從口出!”

     “不錯,小子,想死說句話!”

     “我們故意的又怎么樣?”

     “就是,大姐,不用理他!”

     其他幾個男子聽到小女生的話,也紛紛開口罵道。

     對于周山,幾人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他們小隊的實力,在青縣絕對不算弱小,否則也不可能來到這里。

     而且他們都已經覺醒秘藏,成為一階覺醒者。

     這在青縣絕對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再有他們在青縣沒有見過周山,要知道,對于青縣的覺醒者,他們雖然不是都認識,但絕對都見過。

     一個縣城覺醒者的圈子絕對不算大。

     “祝你們好運吧!”周山冷眼看了幾人一眼,冷聲說了一句。

     說完,背上長槍,手提厚背刀轉身離開。

     領頭的女人聽到身邊幾人的話,就知道要壞,他雖然不知道周山如何躲過巨狼的襲擊,但一個人敢走在這里,本身就代表不一般,尤其是周山背上的長槍和厚背刀看樣子就知道不輕,毫無疑問,這人也是一個覺醒者。

     一個覺醒者的價值太大了。

     現在整個青縣也不過有幾百個覺醒者,而且大部分都進入軍隊,另外一部分就是他們這樣的獵殺小隊。

     現在的世界,原來的一切都沒有絲毫作用。

     想要吃飽飯,必須拿命來拼。

     想要在野外拼命?

     覺醒者就是必不可少的。

     像是他們,每個人都擁有三百多斤力量,可以想象一個覺醒者對小隊的作用。

     “喂.....”

     想到這里,自然要喊住周山,只是他的話剛張口,周山已經消失在草叢中。

     “靜姐,別理他,裝逼裝到咱們面前!”

     “就是,一個螻蟻而已!”

     其他幾人看到女人的樣子,紛紛再次開口。

     領頭的女人也有些無奈,這些人成為覺醒者后,就算是以前的縣長都對他們客客氣氣,何況全國覺醒者都沒有多少,可以說是新的權利階層,自然沒把一個普通人放在眼里。

     領頭女人還想說什么,猶豫了一下沒有開口,只是心底微微嘆了口氣,道:“........咱們趕緊離開吧!萬一巨狼再次回來呢?”

     “對,對,趕緊走!”

     其他人都紛紛點頭。

     野外蠻荒之中太過危險,尤其是巨狼還不知道在哪里!

     幾人陸續的向青縣的方向走去。

     領隊的女人在離開的時候突然發現地上有一點新鮮的血跡,這讓她一怔,暗自道:‘難道那個人傷了巨狼?’。

     至于殺死巨狼,她想都沒有想過。

     不借助熱武器,整個人類社會還沒人能殺死二階兇獸吧!

     因此,沉吟一下向血跡走過去。

     “隊長,快走了!”

     “靜姐走了......”

     “隊長......”.

     領頭女人剛脫離隊伍,就聽其他人喊起來。

     他們是真怕了,今天他們運氣好,否則絕對都得留在這里。

     他們的速度在普通人中絕對是強大,但在二階的巨狼面前,就如同嬰兒一般,自然想早早離開這里。

     無奈,女人只好轉身跟上隊伍。

     不過,隨即女人微微搖了搖頭,想想覺得自己神經兮兮,二階巨狼啊!一個人怎么可能傷到?

     要知道,他們可是動用了步槍,都沒有傷到巨狼分毫,甚至連皮都沒有擦破一點,何況他們剛剛僅僅離開幾分鐘。

     哪怕他們是覺醒者,依然擋不住槍炮。

     周山?

     周山并沒有離開。

     要說生氣,絕對沒有,幾人對普通人算強的,但對他而言卻根本不算什么,自然不會在意什么。

     他也不嗜殺,不會因為幾句話就殺人。

     當然,如果幾人遇到危險,他也不會去救,就算是救也是在能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

     說他自私也好,冷漠也罷,在這個亂世或者說未來的大世,只有活下去才能想其他的,靜水小隊的隊員有一個人說了一句話,周山心里是認同的‘這樣的時代,人命不值錢!’別說普通人類,就算是覺醒者的命同樣不值錢。

     今天這幾人如果不是碰到周山,恐怕早已經葬身這野外蠻荒。

     周山之所以沒有理會靜水小隊的幾人,就是想跟他們去青縣城。

     如今這野外蠻荒深淵縱橫,別看這里距離青縣不遠,不認識路絕對要走多半天。

     這一路走來,如果不是有著深淵裂縫阻擋,依照他的速度早就趕到青縣城了。

     周山遠遠的跟著幾人,別人能跟丟,擁有感知力量的他卻無論如何不會跟丟,二百多米的感知距離,在天地大變前這點距離不算什么,但是現在?二百多米就是道天塹。

     雜草都長兩米多高,更何況是其他的一些植物。

     可以說這一路荊棘滿布,如果不是超強的體質恐怕寸步難行。

     這就是現在真實的世界。

     看到幾人走的路,周山暗自點了點頭。

     他們選擇這條路好走不少,顯然這條路以前是條公路,否則依照幾人的實力不可能走到這里。

     周山跟著他們并沒有遇到什么危險。

     很快,他們來到一片開闊地帶,或者說是一片推平的廢墟。

     這片廢物有著五百米寬,在廢墟的另外一邊就是青縣城,此時的縣城已經跟以往不同。

     十幾米高的城墻,就如同古代的城池一樣。

     要不是周山確定,他很懷疑是不是來到了古代。

     城市周圍都是被清理出來的開闊地帶。

     此時天色漸暗,這片空曠的地帶上并沒有多少人,但還有不少正在施工的痕跡,顯然城市周圍已經變成了工地。

     城市中,偶爾看到幾棵百米高的巨樹,讓人忽然覺得來到文明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