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感知力量


    什么導致的昏迷?

     他相信等他實力強大了一定會知道。

     0.1看似不多,其實已經讓他滿意,要知道,這可是一百多斤的力量。

     看著剩下的幾只麻雀還有僅剩的一點肉湯,周山知道必須想辦法離開了。

     方法他早已經想好,現在必須得實施了。

     他拿出一根長槍!

     這是當初一個冷兵器愛好者當初定制的兵器。

     只是他還沒有來得及發貨就發生了地震。

     從院子里清理出最結實的藤蔓,組成了一根一百多米長的繩索,然后把這個繩索綁在長槍的尾部。

     周山手持長槍在手里顛了顛,集中精力看向對面的桑樹。

     “嗯?”

     周山一怔,當他集中精力到那棵桑樹的時候,突然心里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絕對不會投偏。

     這種感覺非常怪異。

     當他把感知力量取消的時候,那種感覺也消失不見。

     重新把感知力量釋放出去,那種感覺再次出現。

     這時候,他才明白,這應該就是感知的另外一種功能。

     除了感知,還有一種應該叫做鎖定。

     把這個世界看成游戲的話,感知力量就像是外掛,暫時他知道的就擁有小地圖和鎖定功能,是不是還擁有其他功能,只能在以后慢慢摸索。

     周山的感知力量發揮到極致鎖定巨大桑樹。

     助跑!

     唰!

     長槍如同一道銀色的閃電從他手里釋放出去。

     這銀色的閃電好似有眼睛一般,直奔巨大的桑樹的樹干而去。

     嘭!

     一聲巨響,兩米的長槍直接齊根沒入。

     兩千二百斤的力量,加上長槍的鋒利才能齊根沒入。

     要知道,這桿長槍可不一般。

     當時那個定做長槍的人給足了價格,自然這就是周山最高工藝的體現。

     八鍛法鍛造的槍身和槍頭。

     堪比古代的神兵利器。

     這也是他信心的來源,否則的話,即便擁有兩千斤力量把長槍投擲過去,也不過能沒入個槍頭而已。

     一百米的距離啊!

     也就是他,換個人都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周山把藤蔓這頭綁在一根巨石上,才長出一口氣,頹然的坐在了地上。

     剛剛這一槍,幾乎耗光了他的精氣神。

     整個人仿佛被抽空一樣。

     好半天,周山才恢復過來。

     把剩下的麻雀肉消滅,把最后一口肉湯喝干凈,他才開始收拾起來。

     銀行卡,打火機,一把弓和十幾支鐵箭,幾件衣服,厚背刀,這些東西都是他必須要帶的,其他東西在他看來都是累贅。

     看著巨大裂縫上空的一根藤蔓,周山深深吸了一口氣。

     說實話,他心里一點底都沒有。

     藤蔓雖然結實,但他的體重可是有一千多斤。

     也就是藤蔓發生巨大變化,否則別說藤蔓,就是繩索他都不敢走。

     ....................................

     “呼!終于出來了.......”

     一個小時后,周山站在桑樹下長出一口氣。

     看了一眼自家的廢墟,周山眼中閃過一絲落寞,家,承載了他的一切,但現在一切都毀掉了,他也不得不離開。

     世界的變化超出任何人的預料。

     弟弟和妹妹還在京城,他必須要找到弟弟妹妹,照顧好他們,這是父母的遺愿。

     再有就是追尋這進化的極致。

     最終的目的就是帶著弟弟妹妹活下去。

     亂世,大世或者說是末世。

     不管那一種,他必須帶著弟弟妹妹活下去。

     去青縣!

     現在農村已經不存在,所有活下來的人都遷徙到了城市。

     每個城市都形成了一座座的堡壘。

     野外太危險!

     哪怕擁有熱武器,在野外也只能把命交給運氣。

     短短一個月的世界,整個世界已經面目全非。

     兇獸肆虐!

     原來的一個臭蟲,都可能殺死一群人。

     相比昆蟲獸類和植物,人類的進化太慢了。

     周山不敢有絲毫怠慢,他把感知發揮到極致,看到有危險他就遠遠躲開。

     只是有的時候,危險并不是來自哪些兇獸。

     植物,一些詭異的植物也出現在大地上。

     各種鮮艷的花朵,組成一片花海,每一朵花最小都有碗口大小,大的猶如一個個的磨盤,層層疊疊在這里組成一個花的海洋猶如仙境一般。

     拳頭大小的蜜蜂在花朵上采蜜。

     這些花沒有一種是周山認識。

     甚至用一號去查,都沒有這些花的記錄。

     當周山進入花海采摘幾朵鮮花研究的時候,心里突然閃過一絲心悸,這讓他停下了腳步。

     他用感知力量感知了一下,并沒有感覺到有什么不對。

     但那種心悸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不對!”

     突然,周山腦中閃過一絲靈光。

     走!

     沒有任何猶豫,周山轉身就跑。

     嘭!!嘭!!!

     剛剛離開這里,花園周圍的地下,土地開始翻滾,猶如一條條巨龍在狂舞,漫天泥土飛濺,一條條十幾米長的巨蟒從地底下沖天而起向著周山剛剛站立的地方拍下。

     “嘶!!!尼瑪,這哪里是蟒蛇,分明是一條一條樹根!”

     看著這一條條巨蟒周山倒吸了一口涼氣。

     幸虧他離開這里,否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剛剛他就感覺奇怪,在這片花海中,除了蜜蜂一個活著的東西都沒有,也幸虧他有感知力量,感覺到地下不對及時躲開。

     這個世界怎么了?

     究竟發生了什么?

     他雖然知道世界已經變得不同,但沒有想到植物居然也活了過來嗎?

     路上看到連接天地的巨樹還沒什么,畢竟這些都是死物,現在這算是什么?草木有了生命?

     這怎么可能?

     幸虧他躲開的快,否則即便是他也得交代在這里。

     沒有任何猶豫,周山繞過這片花海。

     從沒見過的樹木,從沒見過的植物,從沒見過的藤蔓......

     這些周山都讓一號儲存起來。

     “嗯?好香啊!”

     繞過花海后,周山繼續趕路,突然他停下腳步。

     一股濃郁的香味傳入他的鼻子中。

     這股香味跟剛剛花海的香味不同,剛剛花海的香味,現在想想里邊帶著一絲淡淡的腥氣。

     這股香味呢?

     馥郁芬芳,欲罷不能。

     這股香味比他聞過的任何想香味都要濃郁,甚至腦海中自然而然的產生一股走過去的沖動。

     “這是.......”

     “一棵果樹?”

     片刻,一棵三四米高的果樹出現在他的感知中。

     果樹枝葉茂密,紅彤彤的果子掛在樹上。

     果子通紅,帶著晶瑩的光澤,雞血石大紅袍?都不足以形容這種紅。

     果子每一個都跟蘋果差不多大小,但是卻散發著迷人的芬芳讓人陶醉。

     “.........我靠,這尼瑪哪是果樹啊!這是一顆枸杞........”

     當他走進后,愣了一下,不由得罵了出來......可見他的吃驚。

     三四米的枸杞樹........

     蘋果大小的枸杞.........

     芬芳撲鼻。

     這絕對不正常!

     這一路,他見過不少果子,但那些果子哪怕樹木再高再大,果子并沒有什么變化。

     這棵枸杞樹不尋常!

     很快,周山便釋然,這個世界都變得面目全非,一顆如此的枸杞樹也就沒什么了......

     吃不吃?

     看著不遠處的枸杞樹,周山臉上露出一絲猶豫。

     按理說,枸杞可是大補的東西。

     但世界的變化,讓這枸杞也變得不同。

     萬一有毒呢?

     不對!

     世界無論如何變,本質是不會變得。

     就跟那些麻雀一樣,無論他的體型怎么變,本能還是存在的。

     試試?

     咕嚕嚕........咕嚕嚕......

     突然,他的肚子再次叫了起來......

     聽到肚子的叫聲,周山臉上露出一絲無奈苦笑起來。

     這肚子讓他無奈。

     僅僅才三個多小時,一百斤麻雀肉已經消化干凈。

     吃貨!

     正兒八經的吃貨啊!

     這要是以前,有多少錢也不夠他吃的.......

     在家的時候,巨型野豬跟巨狼戰斗,三四米長的巨狼僅僅吃了一個野豬小腿就飽了,差不多有著四五十斤肉。

     他呢?

     百斤兇獸肉就抗了三個小時?

     飯桶!

     肚子咕嚕嚕的叫,枸杞樹上的香味讓他更加難以抵擋。

     “拼了,管他呢?”

     揉了揉肚子,周山暗自嘀咕一聲。

     既然決定,自然不會猶豫。

     周山小心的向著枸杞樹靠近。

     蠻荒之地,處處都是危險.......他必須小心,否則恐怕他早死在路上。

     不多時,周山來到樹下,伸手摘下一個果子。

     “嗖!”

     周山剛剛摘下果子,突然,一個黑色的影子帶著一股勁風從枸杞樹上襲來。

     勁風帶著一絲腥氣。

     聞到這股腥氣的一瞬間,周山的腦袋頓時一暈。

     毒?

     臉色驟變。

     周山沒有想到,僅僅一絲腥氣,居然就如此厲害。

     退!

     沒有任何猶豫,周山身形急速倒退。

     但他的目光卻向著黑影看去。

     一條蛇!一條眼睛蛇!

     這條眼睛蛇僅僅一尺多長!

     周山此時感知了一下,確實感知到眼睛蛇的存在,但剛剛他感知枸杞樹時,可以肯定枸杞樹上什么都沒有,別說眼睛蛇這么大的東西,就算是一個蟲子他都沒有感覺到。

     如此一來,只能說明眼睛蛇躲過了他的感知?

     看來也不能對感知沒底線的迷信。

     也就是他現在擁有兩千多斤的力量,速度比剛開始快了不少,否則絕對會被這條眼睛蛇留下。

     眼睛蛇一撲落下后,并沒有停下,而是再次彈跳起來,向著周山猛沖。

     “鎖定!”

     看著眼睛蛇,周山這次并沒有躲,只是感知力量鎖定住它。

     突然,周山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快如閃電的眼睛蛇,在他感知的鎖定下,居然變慢了不少。

     在眼睛蛇快到他身前的時候,周山腳步一頓,后撤一步,提刀對著眼睛蛇的蛇頭砍去。

     “殺!”

     周山自己看來這一刀的速度并不快,如果外人在這里,一定會驚訝的長大嘴巴。

     刀如閃電!

     甚至比眼睛蛇的速度還快。

     噗!

     周山所有的力量和精神都集中在這一刀,遠遠看去,刀上好似閃過一絲蒙蒙的白光,厚背刀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音,直接出現在眼睛蛇的七寸上方,一刀兩斷,暗紅色的血液飛濺,落到地上后掙扎了兩下便沒了任何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