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師妹你就從了我吧


    “你先休息一會,要是等會不見好轉,老師送你去醫院。”藍雨琴對陳楠說著,隨即看向蹲在地上的兩個惡霸,怒道:“蕭吉吉,田丕炎,你們兩個還是不是學生!三天兩頭就知道欺負同學,竟然還收保護費,你們把學校當什么地方了!?”

     兩個家伙痛的齜牙咧嘴,渾身都有些顫抖。

     “老師,我……我沒收到保護費,真的是……是他打了我們。”蕭吉吉痛的渾身直哆嗦,辯解道。

     一旁的田丕炎也急忙道:“對啊,老師,真……真的是他打了我們,我倆這手都被他廢了!”

     “你們以為我是瞎子嗎?”藍雨琴瞪著他們兩個,還真有些惱火了,“我在外面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你們在這里欺負新同學,人家都沒有還手,你們還好意思說是他打了你們?走,跟我去辦公室再說!”說完,轉身走出了教室。

     蕭吉吉和田丕炎用惡毒的眼神瞪了眼陳楠,然后捂著手走了出去。

     班主任和兩個惡霸一走,教室瞬間沸騰了,不少人朝陳楠直豎大拇指,那崇拜之情當真是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又似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不用動手就能將那兩個惡霸整成這樣,這才是人才,真正的人才啊!

     與眾人不同的是,班長霍欣雅此刻正皺著眉頭,用只有她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嘀咕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會內家氣功?”

     “純潔哥,你腦袋咋這么硬啊?”蘇清清也是滿臉好奇,在陳楠腦袋上摸了摸,不過讓她很失望,陳楠的腦袋也有溫度,皮膚也是軟的,并沒有什么不同。

     陳楠咧嘴一笑,“嘿嘿,我練過鐵頭功的。”

     這話如果讓蕭吉吉他們聽到,估計會氣得吐血,指著陳楠的鼻子大罵他祖宗十八代,練了鐵頭功竟然不早說……

     蘇清清眨眨眼睛,又伸手在陳楠胸脯上摸了摸,“那你胸脯怎么也這么耐打?不會還練過鐵胸功吧?”

     老子又被襲胸了!

     陳楠很郁悶,這已經是第二次被蘇清清摸了,可她的呢,自己還一次都沒碰過,實在是太虧了,找機會一定要摸回來才行!

     陳楠在心中暗暗發誓,笑道:“是他們太沒力氣了,打人跟撓癢癢似的。”

     蘇清清一下子被刺激了,蕭吉吉一米八的個頭,足有一百五十斤的體重,那還叫沒力氣?是撓癢癢?那昨天自己在家里試探陳楠實力的那一拳一腳,豈不是連撓癢都算不上……

     一個早自習,蘇清清就在郁悶之中度過……

     眨眼到了第一節課時間,一個中年發福的老師走進了教室。

     接下來,蘇清清聽得津津有味,而陳楠則感覺極度乏味,上課實在是太無聊了。聽了五分鐘后,陳楠實在忍不住了,趴在桌上便呼呼大睡。

     老師在上面唾沫橫飛的講課,而陳楠這貨則在夢中和小師妹談人生。

     “這個函數呢,應該這樣解……”對于自己的上課水平,講臺上的老師還是極有自信的,看著下面眾多學生期待的眼神,他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

     可是,就在他準備接著往下講的時候——

     “小師妹,你就從了我吧!”陳楠夢囈的聲音。

     在安靜的課堂上,這話猶如平地一聲驚雷!

     所有同學齊刷刷的轉頭,就看到陳楠趴在桌上滿臉傻笑。

     短暫的寂靜后,隨之而來便是學生們的哄堂大笑。

     “我擦,這貨沒病吧。”

     “難怪敢跟蕭吉吉作對,原來是個傻子。”

     “還小師妹呢,咋不說‘師太,你就從了老衲吧!’哈哈……”

     “……”

     全班像是被點了笑穴一般,笑得前俯后仰。至于講臺上的老師,則是面色鐵青,狠狠的盯著陳楠,氣得吹胡子瞪眼睛。

     一旁的蘇清清也很是無語,跟這樣個二貨坐在一起,丟臉啊!

     “傻蛋,你醒醒……”

     蘇清清推了推陳楠,有些無奈的喊道。

     陳楠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終于被吵醒了,掃了眼班上,再看看滿臉無奈的蘇清清,感覺實在是丟人,太他媽丟人了!

     “傻蛋,你完了。”蘇清清露出一個你自求多福表情,得意的笑道。

     看著她那幸災樂禍的樣子,陳楠感覺很無奈,這丫頭太不仗義了。

     “那個新來的,你叫什么名字!?”

     數學老師張大新瞪著陳楠,一教鞭狠狠的抽在講桌上,恨不得一巴掌將他給拍到火星去。這家伙不僅在他的課堂上睡覺,而且還說夢話,這是完全沒將他這老師放眼里啊!

     事實上,陳楠也確實沒把他當回事……

     看著講臺上的老師,陳楠仿佛沒聽到一般,腦袋一偏,看向了窗外。

     “你!”

     張大新氣得差點沒有暴跳起來,在課堂上犯了錯還敢將他無視,他教書這么多年就沒見過這樣的學生。

     班上其他同學也目瞪口呆,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楠這邊,都暗暗豎起了大拇指。在大部分學生眼里,這簡直就是楷模,是榜樣,是標桿啊!

     “三組第二個,你給我站起來!”張大新瞪眼咆哮道:“我叫你為什么不答應!?”

     陳楠急忙站起身來,滿臉疑惑的樣子,“沒有吧?老師你剛才喊的是新來的,我名字又不叫新來的,我干嘛要答應?”

     此話一出,班上的同學差點沒有笑抽。

     而張大新則氣得臉色鐵青,抓著教鞭在講桌上狠狠的抽了幾下,指著陳楠怒道:“出去,你給我出去罰站!”

     陳楠一聽滿臉驚喜,大叫一聲:“謝謝老師!”隨后一溜煙沖出教室,跑了。

     “誰讓你跑的,你給我站住,站住!”張大新吼叫著,大步追了出去,而陳楠卻裝作沒聽見,完全沒有理會他。

     “老子終于解脫了。”

     陳楠跑出教室,便準備下樓。可是,就在他剛轉彎來到樓梯口的時候,卻感覺一陣香風撲鼻而來,抬頭一看,只見班主任藍雨琴正迎面走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