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活潑的小美女


    陳楠一看不好,急忙改口:“不是,那個,我是說這個工作需要我干多久?”

     “等找到你師妹了,你如果想走隨時可以離開,我絕對不束縛你。”蘇藝璇有些激動。陳楠答應了這份工作,以后她就不用擔心妹妹的安全了!

     “那我有工資嗎?”

     這個問題陳楠還是比較關心的,畢竟他現在連飯都吃不起了。

     “當然有。”蘇藝璇笑道:“月薪一萬夠嗎?”

     “一萬!?”

     陳楠激動得差點沒有蹦起來,這美女大方啊,比那死老頭師父靠譜多了!

     蘇藝璇以為他嫌少,忙改口道:“那兩萬怎么樣?”

     “兩萬!?”

     陳楠有些難以淡定了,還好他們是在餐廳的包廂里面,不至于影響到別人。

     “那……那你自己說個數吧。”蘇藝璇以為他是要獅子大開口。她已經下定決心,不論多貴都一定要請動陳楠這尊保護神,去幫她保護妹妹。

     “藝璇姐,其實我的意思是你給多了。”陳楠有些無奈,他誰都坑,但惟獨不忍心坑美女,何況還是被他看過身子的美女……

     蘇藝璇在心中暗罵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好意思,我誤解你了。如果你沒意見的話,那就兩萬吧。”

     陳楠也沒反對,反正蘇藝璇不像缺錢的人,拿個兩萬也不算坑她。

     吃完飯之后,兩人便一同回了蘇藝璇的家。

     這是一幢豪華的別墅,里面的裝潢只能用奢華兩字來形容。

     “以后你也住這里吧。”蘇藝璇笑著,然后看向樓上喊道:“清清,趕緊下來。”

     “老姐,你終于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失蹤了呢!”樓上傳來一道銀鈴般的笑聲,令陳楠都不由心中一蕩,這聲音太好聽了。

     這就是她的妹妹嗎?

     陳楠正想著的時候,樓梯板上“砰砰砰”的腳步聲傳來,只見一個十八歲左右的漂亮女孩沖了下來。

     她臉上帶著可愛的笑容,兩個小酒窩格外迷人,顯然是個活潑好動的丫頭。

     美女,絕色美女啊!

     陳楠激動的差點沒有仰天長嘯,如此美女,太給力了!這就蘇藝璇的妹妹,這就是以后要貼身的目標嗎?

     小師妹,我可能要出軌了,請原諒我……

     看著蘇清清跑下來,陳楠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只是,讓他不解的是,這小美女手上為何會抓著一條黑色蕾絲丁字褲?

     就算迎客也不至于這么激動吧?

     “老姐你笨死了,你買的這是什么破玩意,我才不穿……”女孩揮著手里的丁|字褲,對蘇藝璇說著。可話剛說一半,卻猛然注意到大廳里站著一個男人,頓時嚇得渾身一哆嗦,腳下踏空,一屁股坐在樓梯板上,手中的小丁字也甩飛了。

     “哎喲,我的屁股啊,疼死我了……”

     蘇清清揉著臀部爬起身來,卻發現手中的蕾絲小丁字不見了,急忙抬頭一看,只見那個男人的頭上,正頂著一塊黑色布料……

     一時間,小美女和蘇藝璇都屏住了呼吸,目瞪口呆。

     陳楠愣了愣,當他伸手往頭頂上抓去時,瞬間就瞪大了眼睛,剎那之間震驚了!此乃絕世神器啊!

     手持上古神器,陳楠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后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褲的面料真他媽少!少的令人發指!就關鍵部位有那么一小片布料,其余地方全是鞋帶般大小的布帶!這要是穿在她們兩姐妹身上,那不得迷死人啊?

     陳楠心里萬分邪惡的想著,無數齷齪的畫面在腦海中浮現。

     蘇藝璇面色發紅,她感覺陳楠簡直是變態,竟然盯著女性內褲看的那么入神,一點都不知道害臊。

     狠狠的瞪了眼陳楠,蘇藝璇剛想要罵他變態,但就在這時,陳楠卻滿臉疑惑的問道:“藝璇姐,這啥東西啊?樣子好怪異的。”說完還用手扯了扯。

     兩姐妹都是一愣,不認識?

     隨后都暗暗松了口氣,不認識才好啊,認識的話就太尷尬了。

     “就是個小玩意,沒名稱的。”蘇藝璇面色發紅的說著,而后急忙將小丁字奪了過來,塞進了兜里。

     陳楠則撓了撓頭,滿臉疑惑。

     不得不說,這家伙的臉皮還真厚。那兩姐妹都臉紅了,唯獨他沒有,而且還滿臉的純潔,讓人恨不得沖上去抽他幾巴掌,大罵一句虛偽禽獸。

     樓道上的蘇清清終于回過神來,她快步跑過來,指著陳楠道:“老姐,這個東西哪來的?怎么會出現在我家里?”

     蘇藝璇笑罵道:“你個死丫頭,不得無禮,人家叫陳楠,是你老姐的救命恩人。”

     蘇清清一聽急了,拉著蘇藝璇上看下看,“你遇到危險了?有沒有受傷?”

     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蘇藝璇現在還有些心悸。見妹妹這么擔心自己,她心中暖暖的,搖搖頭道:“沒事。”

     蘇清清松了口氣,隨即眼珠子一轉,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滿臉壞笑的眨眨眼睛,跟個小魔女似的,道:“老姐,英雄救美啊,這東西不會是姐夫吧?”

     “你想哪去了?”蘇藝璇無奈苦笑,“現在想害我們姐妹的人很多,他是幫忙來保護你的。”隨后又看向陳楠介紹道:“這就是我妹妹,蘇清清。”

     “真是絕代佳人啊!”陳楠笑道。

     “果然有眼光,就沖你這句話,我拿你當哥們了。”蘇清清調皮的笑著,隨后皺眉道:“不過,我蘇清清武功蓋世,不需要任何人保護,嘻嘻……”

     蘇藝璇白了她一眼,“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還好意思吹牛?”

     蘇清清笑嘻嘻的看了眼陳楠,突然一個箭步沖上前去,拳頭砸向他額頭。

     我靠,玩偷襲!

     陳楠在心里將蘇清清狠狠的鄙視了一番,但臉上卻不慌不忙,等蘇清清沖到近前,他才左手往上一伸,抓住了那白嫩的粉拳,笑道:“妹子,出拳要借助腰力和腿力,光靠臂力是不行的。”

     “本小姐知道,不用你教。”

     蘇清清用力的掙扎著,想要將拳頭收回來,可陳楠那手就像是鐵爪一般,任他怎么使勁也掙脫不出來。

     掙扎了半天無效,氣得蘇清清一咬牙,不退反進,一個側踢朝陳楠腦袋上踢去。

     這丫頭確實有些功底,這一腳還踢得有模有樣的,雙腿劈開足有一百七十度。不過,陳楠卻只是一抬手,便輕而易舉的捏住了她的腳脖子。

     本來,戰斗到這里也算是分出勝負了。可要命的是,蘇清清今天穿的是裙子。

     原本齊膝的裙子,被她雙腿這么一劈開,直接掀到了大腿根。

     看著眼前這雪白的長腿,陳楠不由獸血上涌,視線往里一掃,一片迷人風光若隱若現,令他險些獸血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