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青梅竹馬的小師妹


    “你……你內衣掉了。”陳楠終于一口氣將話說完了。他之前被蘇藝璇一拳砸在鼻子上,現在又看到她胸前的迷人風光,不流鼻血才怪呢。

     蘇藝璇一聲尖叫,急忙伸手捂住胸部,瞪了眼陳楠,“你還看!”

     她的內衣,昨晚就被她自己和陳楠合力撕破了,根本穿不穩了,是陳楠昨晚給她掛在身上的,而剛才又折騰了一番,現在更是掉下了半邊,該露的露了,不該露的也露了。

     陳楠淡定的擦了下鼻子,“沒事,最近有點上火。”隨后將衣服扔給了蘇藝璇。

     穿好了衣服之后,蘇藝璇看向旁邊的陳楠,“說真的,謝謝你啦。如果沒有你,我昨晚肯定完了。雖然我說什么都沒法報答你的大恩,但如果有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只管開口。”

     “真的?”

     “當然是真的。”

     陳楠沉吟了一會,道:“幫我找一個人。她叫葉依依,是我的師妹。”

     他覺得,自己一個人找小師妹太難了,無異于大海撈針,多一個人幫忙,就多一分希望。

     “就這點小事?”蘇藝璇拍著胸脯道:“包在我身上了。在這寧江市,我人脈還算比較廣,找個人絕對沒問題。對了,你有她的資料嗎?”

     看蘇藝璇這么有信心,陳楠感覺這次救她真是太對了!

     “她農歷六月十五生日,今年十八歲。”這是陳楠所知道的全部資料。

     “有照片嗎?”

     陳楠苦笑著搖頭,道:“沒有。我現在都不知道她長什么樣了,上次見她還是八年前,她十歲的時候。”

     蘇藝璇有些驚訝,“你們師兄妹,怎么會這么多年沒見呢?”

     提到這個,陳楠不由想起八年前的事情。

     他和小師妹都是孤兒,從小跟著老頭長大,青梅竹馬。可是,在八年前,陳楠十二歲,葉依依十歲的時候,兩人都是青春期萌動,感情萌芽,便偷偷躲在樹下接了個吻。

     這一吻可不得了,火花噌噌直冒不說,關鍵是被他們師父——玄天機給看到了。

     玄天機當時就大發雷霆,直接將葉依依給逐出師門,趕下山去。陳楠是拼命的求情,外加抗議;畢竟他才是師兄,就算要懲罰也是懲罰他,為什么要懲罰小師妹呢?

     可是,玄天機卻毫不心軟。為了防止陳楠下山去找葉依依,他在山上布下陣法,將陳楠軟禁了整整兩年,逼迫他練功。之后,又逼著陳楠發了誓,在葉依依十八歲之前,絕對不去找她。

     雖然這件事情上玄天機做的很絕,但從他的眼神中,陳楠看得出來,師父并非絕情。只是到現在陳楠都不明白,他為什么一定要將小師妹逐出師門……

     “你沒事吧?”蘇藝璇的聲音,打斷了陳楠的思維。

     陳楠笑著搖了搖頭。

     “沒有照片也沒事,我托人去公安局查一下,把整個寧江市所有叫葉依依的人的資料弄來,然后你再從中一個個辨認。”蘇藝璇笑道:“你放心吧,一定能找到你小師妹的。”

     陳楠聽了眼睛一亮,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嘿嘿一笑,摸了摸肚子道:“那你再請我吃個飯唄,兩天沒吃飯,快餓死了。”

     蘇藝璇滿臉驚訝,“你為什么不吃啊?”

     “這,沒……沒錢……”

     陳楠滿臉窘態,一個大老爺們混到這境地,也算是丟人丟到家了。

     蘇藝璇一聽就震驚了,這家伙身手那么好,怎么會混得這么慘呢?竟然連飯都吃不起,笑道:“那我們先去吃個飯再說。”說完,剛準備發動車子,卻無奈的發現玻璃上昨晚被潑了油漆,根本就看不見路。

     正在蘇藝璇不知道咋辦的時候,陳楠直接“砰”的一聲將玻璃給砸的粉碎,拍拍手道:“可以走了。”

     “野蠻人。”蘇藝璇翻了個白眼。

     陳楠聳聳肩,很無奈。

     找了一家餐廳坐下后,蘇藝璇打趣道:“兩天沒吃飯還有力氣打架,你身體是什么做的?”

     陳楠看著蘇藝璇有些出神,他現在正餓著,有如此秀色可餐的美女擺在眼前,不看白不看啊,“我練的是內家氣功。雖然餓了,但有內氣相輔,對付兩個小毛賊還是沒問題的。”

     蘇藝璇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問道:“對了,你現在沒工作嗎?”

     “我昨天剛到寧江市,還沒工作。”

     陳楠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著,他正在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這蘇藝璇如此漂亮迷人,自己是不是應該做一件對不起小師妹的事情,把她給泡了呢?

     長得這么靚,不泡白不泡啊!而且身子都看過了,不泡太可惜了!

     蘇藝璇并不知道陳楠的心思,相反,她自己也同樣在打陳楠的主意,只是,她所想的遠沒有陳楠那么邪惡。

     “那你需要找工作嗎?”蘇藝璇問道。

     陳楠回過神來,感覺自己太丟人了,都混到沒飯吃的境地了卻還想著泡美女,嘆了口氣,道:“還不知道啥時候能找到小師妹,先找個工作也好。”

     蘇藝璇滿是期待的道:“那你身手這么好,去幫忙保護一下我妹妹好不?”

     “保護你妹?”

     “對!”蘇藝璇點頭道:“我在生意場上得罪了不少人,他們都想對付我。昨晚那兩個人,估計就是別人派來殺我的,由于起了色心才沒有急著下殺手。我自己倒是不怕,可我妹妹還在讀書,我怕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會去對我妹妹不利。”

     “那你自己呢?”

     蘇藝璇笑道:“我出門可以帶保鏢,不會有事的。主要是我妹妹,在學校里面,保鏢跟著她又不方便,不跟著的話我又不放心,你功夫這么好,所以想請你幫忙貼身保護。”

     陳楠一聽有些激動。

     貼身?那不就是讓自己去抱她妹嗎?這蘇藝璇這么漂亮,她妹妹也肯定不會差,既然是有美女抱的工作,為啥不干?

     干,這事必須干!不要錢也干!

     努力讓激動的心情平靜下來,陳楠忙道:“沒問題。不過,你妹需要我干多久?”

     干我妹?

     蘇藝璇瞬間就瞪大了眼睛。

     陳楠差點拿腦袋撞墻,日啊,怎么能將心里話說出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