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發飆的美女!


    次日清晨,法拉利車內。

     當車主蘇藝璇睜開眼睛的時候,整個人一下子懵了。

     她看到自己旁邊躺著一個男人,一個光著上半身,只穿了一條內褲的男人!

     腦子里“轟隆”一聲,猛然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昨晚她開車走在回家的路上,結果前擋風玻璃被人潑了一桶油漆,雨刮器越掃越模糊,最后只好停車下去擦。可還剛下車就被兩個色鬼強行拖進了樹林,還被他們喂了藥,最后似乎是一個青年救了自己,好像還和他發生了點什么……

     想到這里,蘇藝璇急忙低頭檢查自己身體。

     一看之下,她差點沒有失聲尖叫。她現在頭發凌亂,上身只穿了一個內衣,身上蓋著那個男人的衣服,而下半身也只穿了一條小褲,伸手往下一摸,鮮紅的血跡沾在手上,而且只要稍稍一動,下面還傳來鉆心的疼痛。

     昨晚,她到底受到了這個男人怎樣的摧殘?

     “啊啊啊!你還我清白!”

     蘇藝璇發出一聲尖叫,直接撲過去一拳砸在陳楠鼻子上,牙齒也毫不留情的咬上了他的手臂。

     “啊!”

     陳楠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肌肉一緊,急忙將手臂從蘇藝璇口中奪出,“日啊,你有病吧,老子救了你還恩將仇報。”

     “你個禽獸,你卑鄙無恥不要臉,我咬死你!”蘇藝璇眼都紅了,張口便再次朝陳楠咬去。

     “等等!”

     陳楠大手一伸,抓西瓜似的抓著蘇藝璇的腦門,任她怎么使勁也往前不了半分,氣得蘇藝璇張牙舞爪,在陳楠手臂上一陣猛捶。

     等她稍微平靜了一些,陳楠才說道:“我怎么說也是個君子,咋就卑鄙無恥了?”

     “你君子個屁,偽君子!有種你放手,我咬死你!”蘇藝璇死死的盯著陳楠,恨不能一口將他吃掉。

     “我可是你的恩人,你就算要咬死我,那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

     蘇藝璇滿臉憤怒的吼道:“救了我又把我那個,你厚顏無恥,喪心病狂,竟然還好意思說是我恩人,我恨不得將你碎尸萬段!”

     “那個?哪個?”

     “你畜生!破了我的處女身還明知故問!”蘇藝璇大吼著,眼淚都流出來了。

     “什么!?”

     陳楠滿臉驚訝,“你睡糊涂了吧?我壓根就沒動你。”

     竟然不承認?蘇藝璇恨不能一巴掌將他拍死,咆哮道:“那我下面怎么會有血?而且還那么疼!”

     “這是我的錯嗎?”

     蘇藝璇真想一口咬死他,這牲口竟然還推卸責任,嘶吼道:“難不成還是我的錯嗎?”

     “當然是你的錯!”陳楠道:“你大姨媽來了,能沒血嗎?至于下面痛,明明是你有痛經的毛病,卻非要怪我破了你的身,你還講不講道理了?”

     大姨媽來了?

     好像……算算時間是該到了。

     蘇藝璇情緒漸漸穩定了一些,“那你干嘛脫我衣服?”

     陳楠瞥了她一眼,“誰脫你衣服了?你自己被她們喂了藥,發情的時候把衣服給扒光了。昨晚要不是用我的衣服給你蓋著,你早就感冒了。”

     蘇藝璇目瞪口呆,仔細一想,發現還真就是這么回事,頓時滿臉驚喜。

     清白之軀保住了,她怎能不高興!

     不過,當她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穿著后,頓時瞪了眼陳楠,“你還看,轉過頭去,我要穿衣服。”

     陳楠吞了吞口水,但嘴上卻嘆道:“轉頭就轉頭吧,反正昨晚都看膩了,也沒啥好看的。”

     “你混蛋!”

     蘇藝璇瞪了眼陳楠的后腦勺,隨后才發現車里根本就沒有自己的衣服。看向陳楠猶豫了一下,帶有幾分歉意的說道:“那個……恩人,我叫蘇藝璇,你怎么稱呼啊?”

     “陳楠。但如果你有事相求的話,免談。”

     蘇藝璇臉上一紅,可憐兮兮的道:“對不起嘛,我剛才太激動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我吧……”

     陳楠盯著她看了看,“在這里等著。”隨后下車去林中給她拿衣服。

     “謝謝啦!”

     蘇藝璇真誠的道謝。

     坐在車里,她不由想起昨晚的事情,差一點點,她就被那兩個色魔給糟蹋了。

     “還好這家伙出現得及時。”看了眼樹林那邊,蘇藝璇感覺自己挺幸運的。昨天雖然被陳楠救了,但如果陳楠定力稍差一點的話,她照樣難逃虎口;對于自己這具身體的誘惑力,她可是很清楚的。

     想到昨晚發情時,抱著陳楠求非禮的放蕩樣,現在還感覺臉上發燙,真是羞死人了;雖然是吃了藥,但怎么能那么浪呢!

     沒多久,陳楠回來了。可剛一打開車門,他便目瞪口呆的看著蘇藝璇,傻傻發愣。

     “你看著我干嘛?”

     陳楠指著她,“你你你……”

     “我怎么了?”

     陳楠滿臉激動,眼睛瞪得牛大,“你你你……”

     蘇藝璇皺著眉頭,問道:“你怎么流鼻血了?”

     “你……你內衣掉了。”陳楠終于一口氣將話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