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初吻被奪


    但是,她不要他的身體啊!還有……她的十萬啊!好不容易才賺到的十萬啊!居然就這么沒了!

     “誰要買你骯臟的身體啊!”歐陽筱希怒道!

     像他這樣到處留情的男人,不知道碰過多少女人,鬼才買他的身體!

     “骯臟?”穆堇宸眉頭微蹙,直直的盯著她。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獨占他的身體,而這個女人居然敢說他的身體骯臟?他的身體哪里骯臟了!?

     “當然!”歐陽筱希輕蔑的斜睨了他一眼,從腳到頭瞟了瞟,嗤笑道,“像你這樣的男人,一定被很多女人睡過吧?”

     穆堇宸微微瞇起眼,這個女人還真是……狂妄。

     “你呢?又有多干凈?”

     “我?”歐陽筱希不解的皺起眉,半響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怒道,“我的身體比你干凈千百倍!”

     “是嗎?”穆堇宸也用同樣的眼光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冷笑道,“還真沒看出來。”

     話音落,便像是失去了興趣般,從歐陽筱希的身上起身離開。

     他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比她干凈的女人多的是,只要他想,隨便一個電話就可以有女人排著隊等他!

     “因為你眼瞎了!”歐陽筱希怒目而視,吼道!

     居然拿她和他比,她可是一向潔身自愛,不像他!一看就是處處留種的男人!

     原本準備起身的穆堇宸,在聽到她的話語后,男人心底的那一抹征服感緩緩升起,一個轉身又將她撲在身下!

     冷冽的目光直視著歐陽筱希,一手勾起她的下巴,“女人,別忘了你在誰的房間,再挑釁我,信不信我就這樣把你辦了?”

     歐陽筱希一愣,把她辦了是什么意思?

     “你敢!”

     穆堇宸勾唇,嗤笑道,“不妨試試我敢不敢?”

     話音落,性感的薄唇迅速強而有力的覆上了面前柔軟的粉唇……

     突然的襲擊讓歐陽筱希措手不及,一時之間只覺得腦袋里被定格了,一片空白……

     待反應過來時,歐陽筱希瞪大了眼睛,想要掙開卻被他死死的擒在懷中,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強吻她!?

     不管她如何掙扎,手腳居然都動彈不得!尼瑪!這個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力氣為什么這么大!

     她的吻!她的初吻!她活了二十三年,從來就沒被任何男人碰過!初吻居然被一個人渣給搶躲去了!?

     心中的怒火再也忍無可忍!歐陽筱希狠狠的一咬牙,頓時覺得一股咸澀的液體流入舌尖。

     穆堇宸猛的推開她,大拇指性感的抹了摸嘴唇,但似乎心情更好了……

     “王八蛋!你一定會不得好死!”歐陽筱希攥緊雙拳,伸手就要揍過去,卻被他一把接住!

     穆堇宸邪魅的笑了笑,“味道不錯。”

     “你!”歐陽筱希只覺得羞憤無比,這個該死的男人!奪走了她的初吻還這么理直氣壯!

     站起身,她已經很久沒有活動自己的筋骨了!今天就好好的活動活動!

     迅速的一拳揮過去,而穆堇宸像是早有防備,身子微微傾斜,輕而易舉就躲掉了她揮過來的拳頭。

     歐陽筱希不甘心,幾步上前,完美的雙手翻,修長的美腿高高抬起,接著迅速有力的想要在他腹部落下一腳。

     可穆堇宸每次都像是知道她接下來要出的招式,總能很準的輕易躲過,這次又是一個完美的轉身,不知何時來到了歐陽筱希的身后。

     歐陽筱希又氣又急,她從八歲開始就學了跆拳道五段,甚至還學過一些中國功夫,現在居然連一招都近不了這個男人的身?她不信!

     一個華麗的轉身,速度極快!歐陽筱希這次趁機緊緊抓住穆堇宸的手臂,想要給他來個過肩摔!

     不知為何,每次她都能輕而易舉的將人給摔出去的招式,偏偏這次失效了!

     穆堇宸依舊穩如泰山的站在原地,嘴角似笑非笑。

     而下一秒,歐陽筱希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輕松的離開了地面,在半空中一個華麗的翻身,這個招式她再熟悉不過,就是她剛才用的過肩摔啊!

     原以為能把他給摔出去,這下好了,她被他給摔出去了!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華麗麗的被摔在地上時,身子卻意外的落入了一雙緊而有力的臂彎里!

     “混蛋!放手!”反應過來,歐陽筱希怒吼道!

     “你確定要我放手?”

     “當然!”

     穆堇宸勾唇一笑,還真的就放手了……

     “啊!”

     “咚”的一聲,只見歐陽筱希整個人都趟在地上,一聲慘叫。

     她的屁股啊!好疼……

     這個男人!歐陽筱希抬頭怒視著他,“你有病是不是!?”

     “不是你讓我放手的嗎?”穆堇宸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嘴角依舊揚著一抹完美的弧度。

     聞言,歐陽筱希欲言又止,胸口一腔怒火上不來下不去!憋的她快要內傷了!

     的確是她讓他放手的!但是,他就不能稍微憐香惜玉一點嗎!?好歹她也算的上是一位美女啊!

     摸了摸生疼的屁股,歐陽筱希吃力的趴了起來,接著走到一旁的沙發里趟了上去。

     接著怒瞪了一眼旁邊悠閑的男人,“我要睡覺了!晚安!”

     說完便閉上眼睛氣呼呼的睡覺,已經很晚了,她習慣每晚十點半之前就上床睡覺,已成習慣。

     穆堇宸見狀,神情微微愣了愣,這個女人剛才還想著逃走,現在居然這么安穩的就睡下了?

     瞥了一眼沙發上的女人,穆堇宸也隨即走到寬大的床邊,脫鞋趟了上去。

     第一次他覺得自己的定力這么好,居然和一個女人趟在同一個房間里,什么也沒做。

     兩個多小時過去,沙發里的歐陽筱希微微覺得一絲涼意襲來,睫毛動了動,似乎驚醒了。

     八月份的夏天,雖說很熱,但由于房間里一直開著冷氣,夜晚難免會覺得有些涼意。

     加上她上身只是簡單的穿了一件短袖雪紡衫,下身也是簡單的九分褲,雙腳都感覺到有點冰涼了。

     睜開眼,房間內只有昏暗的一絲燈光,歐陽筱希真的是被凍醒了,坐起身,借著一絲燈光想要找件蓋的東西。

     奈何她對這個房間一無所知,也不知道毛毯之類的東西到底放在哪里。

     無奈之下,只好走到浴室。

     她記得這里有浴巾來著,先拿來蓋一蓋吧!

     因為找不到房間燈的開關,歐陽筱希索性就這么摸索著過去了。

     憑著腦海中的一點記憶,終于到了洗手間門口。

     咦?燈怎么沒關?歐陽筱希疑惑了一下,也沒多想,只想趕快拿上浴巾回去接著睡!

     嘩啦一下拉開浴室的門,頓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