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賠償


    聞言,男子瞇起眼沉思了一會,隨即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好吧,我賠償你。”

     “切,這還差不多!”歐陽筱希小聲的自語著,正在琢磨著該問他要多少賠償時,雙腳卻突然離開了地面……

     還沒來得急反應,身體就已經眼前的男人騰空抱起了!

     “你干什么!?”歐陽筱希瞪大眼睛,不知道現在是個什么情況!

     男子卻是一臉的無辜,“你不是要我賠償嗎?我家有私人醫生和律師,先讓他們確認一下我該賠償你多少。”

     私人醫生?律師?他家的私人醫生和律師跟她有毛線的關系啊!

     不對!這個人渣難道是想把她弄到他家里去!!??

     “放我下來!你個人渣!誰要你的私人醫生確認了!快放我下來!”歐陽筱希急了!

     “那你不要我的賠償了?”男人勾起一抹邪笑,沒打算放她下來。

     “不要了!快放我下來!”

     “那怎么辦,如果不賠償你,我會愧疚的。”

     “你的愧疚關我屁事啊!快放我下來!”

     “筱希……”還跟在后面的杜曉涵也有些驚呆了,想要上前去阻止,卻被后面出來的餐廳經理給制止了。

     “經理,筱希她……”

     沒等她把話說完,只看見餐廳經理在她耳邊說了什么。

     接著杜小涵瞪大眼睛無助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的看著歐陽筱希兩人的背影……

     “你個混蛋!快放我下來啊!”一路上歐陽筱希都在掙扎著,但是毫無效果。

     看著車子在馬路上行駛,歐陽筱希真的急了,他這是要帶她去哪兒?

     “喂!你給我停車啊!”

     歐陽筱希死勁的想要打開車門,可就是打不開!

     十幾分鐘后,車子在一家豪華會所前停下。

     接著她又被他光明正大的抱起,真的是光明正大啊!

     看著這些站在門口以及前臺大廳里的保安人員,不管她怎么喊怎么叫,他們完全就是無視啊!

     “喂!你們幫我報警啊!我被這個人給綁架了!喂!你們聽見沒有啊!?”眼看就要進電梯了,歐陽筱希真的是要急瘋了!

     這些人難道都是聾子嗎?她都喊了這么久,居然沒一個人理她?

     完了,完了!誰來救救她啊!

     電梯直達28層,出了電梯映入眼簾的是大廳內獨特的設計風格。

     歐陽筱希緊張的看了看四周,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喂!這到底是哪兒!你想把我帶到哪里去啊!?”歐陽筱希就這樣被他一路抱著,不管她如何掙扎,這個男人的雙臂就是緊緊有力,讓她無法動彈!

     見她緊張的神情,男子邪魅一笑,“當然是給你賠償了。”

     “我不是說了我不要你的賠償了!趕緊放我下來!”

     男子嘴角微微勾起,不語。

     繞過大廳,歐陽筱希這才注意到,明明剛才在門口看到的是【盛豪頂級會所】,可是這里怎么完全都不像是會所的樣子?反而更像是在別人家里一般!

     至少這些裝飾與設計風格,完全就是客廳與臥室的設計風格啊!

     而此刻的她,已經在這間豪華的臥室里面了!

     為了防止鼻血一直流出,歐陽筱希一直都用雙手捂著鼻子,但胸前的白色制服依舊被染紅了。

     到了房間,男子便將她丟在大床上,接著坐在旁邊的沙發里,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歐陽筱希低頭看了看襯衫,接著揚起臉,火大!“看什么看啊!?你到底是誰?把我帶到這里開做什么!?”

     “你不是要我賠償嗎?”男子坐在沙發里沉著一張臉,在他眼中,女人就是嘴上說著不要,實際上是多么想要爬上他的床的人。

     而眼前的這個,所謂的要他做出賠償,無非就是想借此和他攀談,然后順其自然的爬上他的床?

     女人都一樣,貪慕虛榮。

     的確,在包間里,當她拒絕他那張支票的時候,他有那么一瞬間,以為這個女人有所不同,但現在看來,也沒有什么不同。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她真的是累了!“我說了我不要賠償了,我要回家!

     說完直接起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男子依舊坐在沙發里,氣定神閑的品嘗著杯中的咖啡,語氣不緊不慢,“從這里下去只有一個出口,沒有我的卡,你就無法乘坐剛才上來的那個電梯。”

     聞言,歐陽筱希轉動門把的手停了下來,轉身看著他,“卡呢?”

     男子依舊品著咖啡,沒有抬頭。

     真搞不懂這些女人,既然都來了,又何必再裝什么清高。

     見他不語,歐陽筱希知道卡是不會給她的了,怒道,“我走樓梯!”

     不就是28層嘛,反正是下去,又不是上來,難道還會累死不成!

     說完甩門而去!

     來到大廳內,歐陽筱希轉了好幾圈,始終沒有找到樓梯口,唯一看見的出口就只有剛才的那個電梯。

     來到電梯門口,不管她怎么按,電梯門就是沒有任何反應。

     丫的!難道她就出不去了?

     無奈之下,歐陽筱希又回到了剛才的房間內。

     沙發里的男子,依舊氣定神閑的品著杯中的咖啡,像是知道她會回來一般。

     “你是不是應該先把臉洗一洗。”

     歐陽筱希本來還想吼幾句,見他這樣說頓了頓,接著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我去,怎么這么多血?

     看著手上的鮮血,歐陽筱希忙沖向洗手間,看了看鏡子,完全呆住了。

     天,這么多血!她會不會死掉?

     也許是因為太過害怕,加上她從來就沒見過這么多血,而且還是自己身上的!

     看著鏡中的自己,臉上身上全都是血,歐陽筱希真的以為自己會死,頓時雙腿一軟,癱坐在地上。

     這么多血,她會不會死?

     不要!她才二十三歲,她還沒結婚,還沒談戀愛,她還要好多事沒做啊!她不能這么快就死啊!

     聽見聲響,沙發里的男子微微皺了皺眉,接著走向洗手間,一到門口就發現她癱坐在地上。

     有些不解的看著她。

     歐陽筱希呆呆的抬起頭,淚眼婆娑,“我、我流了好多血……嗚……我會不會死掉啊……”

     她的話讓男子微微有些一愣,隨即淡淡的開口說道,“不會。”

     他不明白自己干嘛要回答她這么白癡的問題!

     聞言歐陽筱希馬上停止了哭泣,抬頭看著他,“真的?”

     “……”

     “原來不會死啊,嚇死我了。”抹了抹眼淚,歐陽筱希心中的害怕頓時煙消云散,站起身將臉洗了一遍,精致的五官立刻呈現在鏡中。

     呃,鼻血好像沒有再流了,臉也洗干凈了,只是……

     她的衣服都破了,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