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駱總?


    做你們的春秋大夢去吧!姑奶奶我大不了不干了!

     走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在那瘦瘦的男子肚子上,似乎還不解氣,又一連加了好幾腳,痛的那男子躺在地上哀嚎聲更大了!

     一旁的女領班完全嚇呆了,回過神來指著歐陽筱希又是一陣吼,“歐陽筱希!你瘋了嗎!?”

     “什么顧客就是上帝!姑奶奶我不干了!讓那些上帝見鬼去吧!”踹了幾腳,歐陽筱希算是解氣了,對著她的領班吼道!

     “你!你——”那領班被她氣的話都說不出了!

     “兒子!你怎么樣……”見兒子被踹的爬不起來,那富太太忙爬了過去,接著指著歐陽筱希等人怒道,“你們身為餐廳服務者,居然動手打我們這些消費者,我要投訴你們!叫你們經理過來!”

     那富太太話音剛落,餐廳經理還真的來了!

     一進包間就見到這副模樣,整個人完全是呆住了,“這……這是怎么回事?”

     “經理!你總算來了!你看看這個歐陽筱希,居然動手打起顧客來了!”一見到經理過來,那領班的就氣得馬上打起小報告來了!

     “是她先動手打我的!”歐陽筱希心中也是一把火在燃燒著,她也知道她們領班一直很討厭自己,每次逮到她的小辮子就往經理那里打她的小報告!

     礙于她是自己的領班,所以每次她也只能忍著!

     那經理看了看歐陽筱希,接著目光掃到了站在她身邊的男子,頓時瞪大了眼睛,“駱、駱總?您怎么也在這里?”

     聞言,所有人都驚訝的轉過頭,將視線移到了歐陽筱希身邊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卻是勾起一抹性感的笑,并沒有開口。

     “你就是這家餐廳的經理?我要告你們!”這時,那爬在地上的婦人忙扶起倒在地上的兩個兒子,站起來怒氣沖沖的指著那餐廳經理喊道。

     餐廳經理回過神,看了看一身狼狽的母子三人,接著又看了看站在歐陽筱希身邊的男子,有些為難。

     誰來告訴他,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這位太太,請問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發生什么事?!看看你們的服務生把我兒子打成什么樣子了!就是她!”那富太太滿臉怒氣的看著歐陽筱希,一邊對著餐廳經理說道。

     餐廳經理順著她的視線望去,看了看歐陽筱希。

     唉!她怎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氣呢,來這里還沒兩個月,就對好幾個顧客動手了。

     “這位太太,咱們有話好好說,您先別生氣。”經理陪笑道。

     “好好說是吧!那咱們就來好好說!”見他一臉賠禮道歉的樣子,那富太太瞬間又恢復了氣勢!

     接著走向一旁的沙發里,雙手環胸,“首先,我要你開除這名服務生!”

     哼!敢和她作對,那她就讓她丟了這份工作!

     “這……”

     “不用!我自己會走!”說完,歐陽筱希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一下!”那富太太趕忙喊住,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打完人就想走?沒那么容易!”

     “不然你想怎樣啊!?”歐陽筱希反問。

     那富太太聞言冷哼一聲,“賠償!我要你賠償!”

     “賠償?”歐陽筱希皺眉。

     “沒錯!我的兩個兒子傷成這樣,你得賠償!”

     聞言歐陽筱希眉頭皺的更深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富太太,“你先動手打人還要我賠償?歐巴桑,你沒睡醒吧?”

     “你說什么!你叫誰歐巴桑!?”那富太太跳起來吼道!

     歐陽筱希則是一臉無辜的看了看四周,語氣淡淡的說道,“你覺得這里除了你,還有誰是歐巴桑?”

     “你!——”那富太太氣得話都說不出了!

     “歐陽筱希!”這時餐廳經理終于出聲喝止,“你能不能消停會!”

     “消什么停!”歐陽筱希氣急的吼道,“是她先動手打我的,還想要我賠償!門兒都沒有!”

     聞言,那經理也有些不忍心,他也知道作為服務生的難處,明明受了委屈,但在顧客面前也只能忍受。

     歐陽筱希就是無法忍受這些,所以每次都和顧客吵了起來。

     “這位太太,你們所受的傷害,我們餐廳一定會給予賠償的,是我們不好,您別生氣。”作為餐廳經理,他必須以餐廳的榮譽為重。

     他們做的是服務行業,凡事都要以顧客為主。

     “明明是他們不對!怎么是我們不好了!”歐陽筱希聞言就要沖上去,被杜曉涵緊緊的拉住了!

     “筱希,你別說了……”再說下去,恐怕她真的要被開除了!

     聞言那富太太得意的一笑,昂起下巴,“那就好,我只有兩個條件,第一是開除那個服務生,第二,我和我的兒子都傷的這么重,你們得賠償我們醫療費,還有精神損失費!”

     “我賠你大爺!”歐陽筱希不服的吼道!

     “曉涵,把筱希拉下去!”餐廳經理實在是一個頭兩個大了,他在這里盡量和解,她卻在那里火上澆油!

     唉!再留歐陽筱希只怕是要留出禍害了。

     “筱希,我們先出去吧。”杜曉涵說完拉著歐陽筱希就往外走。

     歐陽筱希一直被拉到了包間外,還有些憤憤不平,轉身想要再沖進去,剛回過頭就撞上了一個厚實的胸膛,頓時覺得鼻子一陣疼痛!

     “啊——”接著歐陽筱希“嘶”的一聲,吃力的皺起眉,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鮮血也隨即從她的指縫間流了出來。

     “筱希!”杜曉涵大驚!

     “到底是誰啊!?”歐陽筱希吃痛的抬起頭吼道,當看到來人時微微一頓,這不是那個人渣嗎?

     那男子看了看她,眉頭微蹙,俊美的眼眸微微瞇起。

     “你、你是跟蹤狂嗎?!干嘛跟在我后面!”歐陽筱希一邊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一邊怒視著面前的男人!她的鼻子啊!

     “看樣子沒什么大礙,挺有活力的。”男子冷著一張臉,隨即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喂!”見他轉身離開,歐陽筱希急忙喊住他,把她給撞了還想就這么離開?

     男子聞言轉身,眉頭微蹙,面無表情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我鼻子出血了沒看見啊?”

     “所以?”

     “所以?”歐陽筱希皺眉,一臉的理所當然,“所以你得賠償我啊!是你撞到我的誒!”

     男子雙手帥氣的插在西褲口袋里,一臉平靜的看著她,“有嗎,我記得是你自己撞了過來,到是把我撞了一把,我都沒找你,你怎么還反找起我來了。”

     “我撞你?”歐陽筱希伸出一只手指向自己,“你有沒有搞錯啊!明明是你把我的鼻子撞出血了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