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大打出手


    定定的看了看那身穿制服的小女人,那不是剛才的那個服務員嗎?居然和幾個男人打了起來?而里面坐的兩男一女似乎還在看好戲。

     歐陽筱希雖說練過一點拳腳功夫,對付一般的人到還是綽綽有余,但眼前的這些可都是專業保鏢,如果連她都對付不了,那還怎么做別人的保鏢。

     她已經放到了一個,現在還剩三個,只是她已經沒什么力氣了。

     兩名保鏢見同伴已經倒下了一個,知道眼前的這個小丫頭不怎么好對付,雙方都僵持著,找準機會就出手!

     歐陽筱希有些體力不支的喘著氣,面對著剩余的三名保鏢,她知道,她不一定會取勝。

     見她氣喘吁吁,其中兩名保鏢乘機上前,左右夾擊,歐陽筱希反應迅速的一閃,一個彎身飛快的后退一步,從兩名保鏢的左右攻擊中躲開來,接著迅速的一個轉身,伸出修長的腿,狠狠的一腳踹在一名保鏢的胯下,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一時半會起不來!痛在地上哀嚎著!

     可就在歐陽筱希放倒那名保鏢的同時,另一名一直沒出手的保鏢和另一名此時卻迅速的沖了過來,乘機鉗住了歐陽筱希的左右臂,頓時動彈不得。

     歐陽筱希大驚,掙扎道,“放手!”

     “哈哈哈……”見她被擒住了,一直坐在那里看好戲的富太太終于站起身,得意洋洋的走到歐陽筱希面前,“你不是要我雙倍奉還嗎?怎么了?你就這點能耐嗎?哈哈哈……”

     歐陽筱希怒視著那富太太,沒錯!她確實要她雙倍奉還,手被擒住了而已,有什么關系?她還有腳!

     得意的勾起嘴角,借著兩名保鏢的力道,歐陽筱希輕輕用力,雙腿躍起,狠狠的踹向了面前富太太的肚子上!

     哈!你給我一巴掌,我給你一雙腳!“哈哈哈!我就這點能耐怎么了!?疼死你!歐巴桑!”

     那富太太果真疼的在地上打滾,一陣陣的哀嚎,“哎喲……哎喲……我的肚子……”

     胖胖的男子見狀,趕忙彎下身子去扶她。

     “臭娘們,居然敢踢我媽,看勞資怎么收拾你……”說罷,那瘦瘦的男子便上前,準備好好的收拾她一番,誰知到了面前,卻露出一臉猥瑣的笑。

     緊接著一步一步的逼近歐陽筱希。

     見他眼神不對,歐陽筱希一驚,準備再次伸腿去踢那瘦瘦的男子,但這次保鏢們似乎有所警戒,一人一只腿將她的雙腿也鉗住了!

     此刻的她,手腳都動彈不得!

     那瘦瘦的男子得意的一笑,隨即上前,伸手……

     只聽見“撕啦”的一聲,歐陽筱希胸前左邊的餐廳制服已經破了一大塊,從領口到胸部下方,里面的內/衣清晰可見。

     歐陽筱希只覺得胸口傳來微微的涼意,低頭一看,瞬間瞪大了眼睛。

     這個男人,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敢撕她的衣服!!

     歐陽筱希掙扎著,想要掙脫兩邊的保鏢,可怎么都使不上力氣,只能狠狠的怒視眼前這個瘦瘦的男子!

     男子見她若隱若現的胸前,頓時臉上的笑容更猥瑣了,色瞇瞇的盯著她的胸前,“沒想到你挺有料的嘛!那就讓我們玩玩如何?”

     “你敢!”歐陽筱希從頭到尾都沒感到過害怕,此刻卻升起了極度的不安!

     見那男人的手緩緩伸向自己的胸前,歐陽筱希大驚,狠狠的盯著那男人,一字一頓,“你敢動我,我一定會殺了你!”

     眸光里因不安和害怕,微微浮起了一層薄霧。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而她更覺得女人的眼淚最珍貴。

     男子伸出手,一邊露出邪惡的笑,一邊盯著歐陽筱希的胸前,暗吞口水。

     見他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身體,歐陽筱希心中升起一股厭惡,同時也感到了害怕,膽顫心驚的盯著那雙手,心里突然渴求此時能夠有個人來救救她。

     “啊——”

     就在歐陽筱希在心底極度渴求之時,只聽見一聲慘叫,隨即她的雙手雙腳也得到了自由。

     也許被那兩個保鏢擒久了,也許是心中的害怕還沒褪去,歐陽筱希有些站不穩的失去了力氣,雙腿一軟倒下了……

     本以為會倒在地上,可是卻落入了一個厚實的胸膛里。

     歐陽筱希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抬起腦袋,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張俊美的臉孔!

     是他?歐陽筱希瞪大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他不是剛才在那個包間男人么?怎么會在這里?

     那俊美的臉孔轉頭看著她,微微勾起唇角,一手環住她的腰,不讓她倒下。

     隨即,敏銳的目光掃向了餐桌上,接著伸出另一只手,迅速的扯出餐桌上的桌布,而下一秒,桌布已經緊緊的遮在了歐陽筱希的胸前以及肩膀。

     這時,歐陽筱希的領班也氣急敗壞的跑了過來,以及剛才的那名服務員曉涵也是一臉的擔心。

     “筱希!你有沒有怎么樣?”一進來就見包間里一片狼藉的模樣,杜曉涵忙跑到歐陽筱希面前關心的問道。

     本還有些愣愣的歐陽筱希,在聽到杜曉涵的聲音后終于回過神來,“我、沒事。”

     說完,這才注意到包間里的哀嚎聲,放眼望去……

     誒!?他們什么時候倒下的!?

     望著倒在地上的那幾個保鏢,以及眼前的那一胖一瘦的男子,歐陽筱希完全是驚呆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下子全倒在地上了?

     還沒來得急等她細想,就聽見一個女人咆哮的聲音響起,“歐、陽、筱、希!又是你!你到底還想不想在這繼續干下去了!”

     那真的是女人的聲音么,簡直河東嘶吼啊!

     歐陽筱希皺了皺眉,不得不承認,這吼聲真的很刺耳,她的領班就是這樣子,她早已習以為常了。

     “是她先動手打我的!”歐陽筱希解釋道。

     誰知那領班的聽了更火大了,指著歐陽筱希叫道,“你不要忘了自己只是個服務生,顧客就是上帝!難道這個道理不懂嗎!?”

     聞言歐陽筱希氣得雙拳緊握!

     顧客就是上帝!所以遇到這樣蠻不講理、仗勢欺人的顧客,作為服務員的她們也只能白白的忍受嗎?

     即使被扇了耳光,也只能忍!因為顧客就是上帝!

     即使被這樣的人渣侮辱……她也要白白的忍受!?

     歐陽筱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剛才的一幕還在腦中閃過。

     氣憤的抬眼,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個瘦瘦的男子,接著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個肥胖的富太太。

     她被人扇耳光,被人羞辱,居然還想讓她把這些人當做上帝來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