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似曾相識!


    唐雨天生就是那種沉默的個性,而且十分癡迷自己的小世界。

     能做夢的時候看到一本書,他覺得很好奇,也不去細細的追究原委,心思很快就專注在這本書上了。

     《西方紋章插圖百科》。

     翻開扉頁寫著:“費列帝國皇家教廷羅夫曼著,東方岳云書院曾國師譯。”

     然后再翻開里面,唐雨看到的竟然是一幅幅圖畫,每一頁圖畫都占據了極大的版面,圖片下面,往往只附帶很少的文字。

     “魔法時代?”

     在眾多的文字之中,四個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是說是修行嗎?怎么又是魔法時代?”

     他仔細看整行文字,字很難認,語法很怪,可是反復揣摩,唐雨還是看明白了:“西元700年,教廷學者里斯本.薩爾德著《自然哲學的魔法原理》一書,奠定了現代魔法時代的格物理論。”

     這行文字費列帝國薩爾德家族紋章插圖的下面……

     “西方是魔法,東方是修行嗎?”

     唐雨漸漸的興趣更濃,慢慢的沉浸在了書本之中。

     “羅納爾.里斯本,里斯本家族的代表人物,西方第一位才學系魔法師,是將神秘的東方魔法引入西方世界的第一人……”

     “東方魔法?東方不是修行嗎?”

     有些疑問在唐雨心中開始滋生。

     這本書文字太少了,他能夠獲得的信息很有限,不過他此時的情緒還是比較振奮的,因為他至少看到了一本書。

     今天挨了一頓揍,能看到一本書,也不算太倒霉……

     唐雨認真的看著書,忽然……他眼前的書漸漸的淡去,他心中一驚,才發現自己已經從暈迷中似乎醒過來了……

     ……

     忙完一切,沈小竹已經筋疲力盡了。

     今天真倒霉,自己教訓一個可惡的登徒子,沒想到這家伙這么不禁打,一個基礎的滾石術就直接給砸暈了。

     當時沈小竹出手的時候沒有仔細看這家伙,作為一個教廷魔法學徒,她豈能忍受一個登徒子以那種眼神猥褻自己?

     她憑一口氣斷然出手,可是事后她才發現這家伙的衣著竟然是蘇絲的繡襟箭袖長袍,竟然是出身書香門第的學子。

     雖然沈小竹身后是西洋教廷,可是在大楚惹了書香門第,卻也是一樁麻煩事兒。

     如果她現在是魔法師,倒也罷了,一般的書香門第,不會因為這點事兒去得罪一位西洋魔法師。

     可是她只是魔法學徒,而且剛剛成為魔法學徒不久,萬一這件事處理不好,教廷可能也扛不住壓力。

     作為一個地道的東方楚國人,她深知在東方國度,書香門第是怎樣了不起的存在。

     所以沈小竹只能將這家伙背回自己的住所,一個弱小女子,背一個大男人,沈小竹當時簡直是欲哭無淚。

     可是沒有辦法,她得想辦法將這小子的傷治好,最好看不出一絲一毫的傷痕。

     那樣的話,就算時候對方家族不服,沈小竹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沒傷人,是對方主動調戲她,還倒打一耙,作為書香門第的家族,絕對不會為這種掉顏面的事兒非得要弄個水落石出的,那樣她就能全身而退了。

     沈小竹可不是一般的女兒家,她從小失去父母就在教廷學校長大,雖然只有二十歲,但是人情冷暖,權謀機詐經歷的太多了,其心智不是同齡女子能比的,所以雖然惹上了一點麻煩,可是她自始至終都很鎮定。

     只是,為了給唐雨治傷,還是讓她吃盡了苦頭。

     治療術她并不擅長,一通胡亂施法,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魔力耗盡,材料耗了一大堆,心疼得她只感肉疼……

     “總算是醒了!”

     她很厭惡的看了一眼唐雨,確信對方真的醒了。

     可是……這家伙怎么眼睛一瞬不瞬的,像個呆子一樣?

     “哎,哎……”

     她一連叫了兩聲,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她心中的火“騰”一下就上來了,看這小子年紀不大,出身也不凡,怎么這么無賴,看這架勢是想訛自己不成?

     “你如果再不回話,我就讓你知道惹一位魔法學徒會付出怎樣代價!”沈小竹冷冷的道,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唐雨,可是對方的臉上還是沒有一絲表情……

     此時的唐雨哪里會有表情?他悵然若失,心思還在剛才的那本書上呢。

     太可惜了!

     剛剛看到有興趣的地方,突然就沒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哎,我看你這人是訛上我了是不是?你別以為自己是書香門第的學子我就會怕你,我知道在你們眼中,從來不把我們這種西方魔法學徒放在眼里。可是你要知道,我是一位高級魔法學徒,將來必定能成為正式魔法師的存在。

     所以,嘿嘿,你最好是識相一點,立刻給我起來,然后滾出去……”沈小竹這一次聲音說得極大,嘴巴幾乎湊到了唐雨的耳朵邊上。

     待說到高級魔法學徒的時候,她語氣略微頓了頓,可是旋即便更加理直氣壯。

     成為高級魔法學徒,是她三十歲之前追求的目標,她堅信自己一定能成功,現在說出來唬唬人也沒什么不心安理得的。

     “哦……”唐雨終于從失落中回過神來了,他猛然一扭頭,差點和沈小竹兩人的臉撞上。

     “啊……”沈小竹嚇得像受驚的兔子似的,猛然后退,卻碰到了身后的一摞實驗器具。

     “嘩啦啦!”一堆玻璃制作的試驗器具,多米諾骨牌似的摔倒了地上,摔得粉碎。

     沈小竹整個人都呆住了,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天啊,這套實驗器具可是自己積攢了半年才買回來了,就這樣一下摔了……

     “你……”沈小竹只覺得一團烈火從自己丹田倏然升騰而起,當即就要吟唱……

     可是她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魔力剛剛耗盡。

     她狠狠的咬牙,眼神如刀,倏然盯住唐雨。

     唐雨神色很平靜,云淡風輕,似乎剛才這一切跟他毫無關系一般。

     不,也不是完全平靜,他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房子好亂,桌子上亂七八糟的堆著很多東西,一些坩堝,燒杯,試管,還有像是天平,直尺,圓規。

     看到直尺和圓規,唐雨神色又動了一下,他這才艱難的從床上慢慢的挪下來。

     “好像一個地下化工作坊!”

     似乎感覺有人盯住自己,唐雨一扭頭便看到先前打傷自己的那個女人雙眼噴火,那模樣似乎要將自己一口吞掉一般。

     “你……你……同學……你怎么了?”

     “轟!”唐雨此言一出,簡直是火上澆油,沈小竹見過無恥的人,可從沒見過這般無恥的人。

     “你……你……”

     “你用不著這樣吧,我就想借你書看一下,你用的著下那樣的死手嗎?”

     沈小竹臉色一變數變,她敏銳的從唐雨的話中聽到了兩個關鍵詞,一個詞是“書”,一個詞是“下死手”。

     書是什么?大周律令,無功名在身,藏書乃死罪,沈小竹這書不是她的,她是從教廷出來將書送給老師露絲去的,教廷之中對大周律令可沒有那般嚴格,這種事兒是常有的。

     可是聽唐雨提到書,作為一個楚國人,沈小竹還是覺得心猛然一沉。

     另外,唐雨說下死手,這分明是在提醒她打人了。

     沈小竹可接觸過不少書香門第的子弟,什么狗屁書香門第,大家族之中全是權謀詭譎,這些從大家族混出來的后輩,一個個最是陰險狡詐,殺人不見血,眼前這家伙年齡不大,可是手段著實不輸于沈小竹曾經遇到過的那些書香子弟。

     私藏書,毆打書香門第子弟,這兩條都是死罪。

     沈小竹就算能咬定自己沒打人,可是私藏書這一條她是怎么也躲不過的,因為那本書現在就放在她的床頭上。

     無數念頭在沈小竹腦海中翻轉,她漸漸的也從暴怒之中清醒過來。

     “這位公子,這是個誤會,可能你不認識我,我是教廷法師露絲女士的弟子,是教廷學校的高級魔法師學徒。你如果不信,你可以看看那邊……”沈小竹盡量的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靜。

     “這是格物系魔法冥想圖,想來公子見識廣博,一定能認出來……”

     唐雨皺皺眉頭,覺得這女人很怪,所問非所答,自己說她為一本書大打出手,做得過了。

     她卻說自己是什么什么人的弟子……

     “魔法冥想圖?”

     下意識,唐雨順著沈小竹的手指看過去。

     “這……”

     唐雨只看著幅圖一眼,他整個人就像被針扎了一樣,倏然挺直了。

     看這圖,外面是一個巨大的類似金字塔模樣的四邊形椎體,椎體之內,被無數線條分割,這些線條有的是直線,有的是射線,有的是線段,有的像是數軸。還有的竟然像是二次函數的拋物線……

     這是個很抽象的圖,有些復雜的幾何抽象圖。

     抽象圖之中又還有一些類似物理實驗的像是杠桿啊,小車啊,還有斜坡啊,等等一類的形象圖。

     反正這不是一副畫,而是一副理工抽象的怪圖。因為畫中哪里還標數字?對,就是數字,是阿拉伯數字,不是方塊字。

     唐雨看著這幅圖,整個人都癡了。

     親切啊,太親切了!

     這張圖就像數學或者物理考試過后,留下的那一張混亂的草稿紙一般,各種各樣的演算和幾何圖堆在一起,唐雨覺得這圖簡直是太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