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失策啊


    重新回到直播間,葉凌塵頓時傻眼了。

     上一局居然還沒有結束,關鍵是敵方已經打到了己方的老巢,冷冷還在咬牙負隅頑抗。

     最終,伴隨著世界之樹倒塌,自己居然輸了。

     再看直播間,儼然是罵聲一片。

     【艸,Y神,你這個畜生,給老子滾出來!】

     【掛機狗,滾蛋!】

     【震驚!某主播直播掛機,收獲上萬粉絲,666……】

     【害得我冷女神都哭了,你這個禽獸!】

     ……

     葉凌塵有些傻眼,略帶忐忑的拿起直播麥,“咳咳,大家好,不好意思剛剛確實有點事。”

     【艸!掛機狗還敢回來,兄弟們,懟他!】

     【呵呵,如此人品,已取關!】

     【快砸雞蛋,打人渣!】

     ……

     葉凌塵的出現,讓直播間更是炸了,罵聲更狠。

     在語音室中,冷冷居然沒有下線,只不過對面安靜得過分,似乎在等著葉凌塵給她解釋。

     “冷冷,你還在嗎?”葉凌塵弱弱的問道。

     “哼!”良久,那邊才傳來一聲輕哼,隨后道:“Y神!你剛剛去哪了?”

     這聲音中帶著一聲沙啞的哭腔,難不成真的哭了?

     葉凌塵的直男屬性瞬間爆發,不假思索道:“你剛剛為了我哭了?”

     “我呸!”冷冷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呸道,“我為豬哭都不會為你哭!”

     她確實是哭了。

     葉凌塵走后,戰局陡轉,再加上這是她的新號,想不到開頭四局居然全輸了,這絕對是史上最慘烈的開局,心里不由得有些委屈。

     還有就是葉凌塵一走就沒了音訊,她甚至猜測葉凌塵是因為前一波自己賣了他讓他生氣了,胡思亂想間,不由得更加的委屈,淚水便不受控制的流出。

     【這就開始秀恩愛了?一萬點致命暴擊,我不行了!】

     【這一波猝不及防的狗糧,我吃撐了……】

     【冷冷女神,矜持,矜持啊!除了我,其他男人都靠不住!】

     ……

     “上一局你走了以后,對面一直抱團,讓幽鬼猥瑣發育,一直拖到后期,我們后期比不上幽鬼,所以輸了。”冷冷也是察覺到剛剛語氣的曖昧,不由得趕緊解釋著戰局。

     葉凌塵恍然。

     自己這方少了一人,實力大打折扣,而對面也是很快抓到機會,抱團以多打少,以傷換傷,再加上還有一個打后期幽鬼收割,終于是把自己方給拖死了。

     “剛剛真的是有突發狀況,對不住大家。”葉凌塵坦蕩蕩的背鍋“這局是我的鍋!”。

     “還玩嗎?”冷冷問道。

     “不了,今天就不玩了,我該下線了。”葉凌塵回道。

     “哦。”冷冷的情緒顯得有些低落。

     “這樣吧,為了表示歉意,我給大家講個笑話吧。”葉凌塵突然道。

     【主播還會講笑話?洗耳恭聽。】

     【肯定是冷笑話,棉襖已經準備好。】

     【笑話如果講不好,可是會適得其反,掉粉的哦!】

     ……

     一邊說著,葉凌塵已經開講:

     晚上,一對夫妻躺在床上,老婆說:“老公,要是以后咱們的孩子像你可就慘了。”

     老公淡淡的回復:“哦,要是不像我,你就慘了。”

     【噗!哈哈哈,不像老公像誰?隔壁老王嗎?】

     【信息量太大,翻車了!】

     【這個段子告訴我們,話不能亂說,人生處處是事故。】

     【主播游戲玩得這么好,段子還張口就來,有才啊!】

     ……

     很簡單的笑話,卻是讓直播間笑聲一片。

     冷冷也是噗嗤一下笑出了聲,只感覺和葉凌塵在一起分外的輕松,和他一起直播不但沒有壓力,反而輕松有趣。

     “好了,我該下線了,各位下次見了。”葉凌塵打了聲招呼,隨后便退出了直播間。

     然而,當他想關閉電腦時,冷冷卻是發來一個消息:加我微信,你把我坑這么慘,不準這么一走了之!

     葉凌塵回了一個ok的手勢,搜索微信號添加好友,便向樓下走去。

     此時,葉瑾正在負責接待那位老者和少女。

     “貌似年輕的醫生?”葉瑾眉頭微微一皺,“我們醫院好像并沒有你們描述的這位醫生。”

     “不可能!”林若雨立刻接口,“他明明穿的是你們醫院的衣服,怎么就不是你們的醫生了?讓他出來見我們!”

     “我可以把醫院的名冊拿給你們,真的沒有那位醫生。”葉瑾苦笑的搖了搖頭,“而且根據你們的描述,他用的完全是中醫的治療手法,我們醫院可從來沒有過中醫啊,更別說有這么高超的醫術了。”

     “剛剛我也為你爺爺診斷過,根本無法查出什么病因,更別說治療了,如果不是之前那位不知名的醫生出手,換做我,根本沒辦法幫助你爺爺救治。”

     林若雨臉上帶著一絲懊惱,已然意識到葉凌塵的不凡,“那你們醫院有監控嗎?把他給我找出來!”

     “我們這種縣城的小醫院,現在還沒有裝監控。”葉瑾搖了搖頭。

     “醫院怎么連監控都沒有!”林若雨氣極,好不容易看到一點希望,想不到轉眼就沒了。

     “好了,若雨。”她身后的老者開口道:“我這次能不死已經是大福氣了,不應該奢望太多,這種高人可遇而不可求,我們回去吧。”

     “可是……”林若雨還有些不甘。

     老者擺了擺手,拿出一張支票放在桌上,“這次多虧了貴醫院,這里有十萬元支票,就當是我這次的醫療費了。”

     “老先生,這根本不是我們醫院出手,而且也不需要這么多錢。”葉瑾的臉色微變,連忙推脫。

     “我是在你們醫院得到的救治,還有就是,麻煩你們多多留意那位小醫生,代我當面感謝。”老者笑道。

     葉瑾猶豫良久,這才道:“行,這錢就暫先由我們醫院保管,若是遇到那位神醫,我們便代為轉交。”

     老者和少女走出醫院,上了一輛奔馳商務車,揚長而去。

     “爺爺,那醫生肯定還在醫院,為什么不把他找出來?”林若雨嘟著嘴,“他還說以后有希望能治好爺爺的病吶!”

     “他真的這么說?”老者詫異的看著林若雨。

     “我親耳聽見的!而且他只是在你身上簡單的按摩了二十分鐘,你就好了。”林若雨繼續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果然是高人在民間啊!”老者不由得感嘆出聲,和這位神醫一比,其他的那些所謂的專家名醫簡直就是戰五渣。

     “爺爺,要不我們現在返回,找到他,就算是求我也要求他給您治病。”林若雨提議道。

     “高人既然可以沒有露臉,自然不想讓人知道,想找到談何容易。”老者輕嘆一聲,“他僅僅是按摩了片刻,我卻是全身說不出的舒坦,比吃那些所謂的名貴藥材要舒服百倍!”

     “唉,都怪我不好,光顧著高興,沒有注意其他。”林若雨苦惱無比,她不斷的回憶,卻是深深的把那個醫生瞪自己的眼神給記住了……

     醫院內,葉凌塵看著葉瑾,默默的走了過去。

     “神醫,神醫啊!”葉瑾依舊在感慨著,“凌塵,今天我們醫院是遇到貴人了,如果沒有這個貴人,我們醫院可就遭殃了啊!”

     可不是,你說的貴人正是不才在下。

     葉凌塵在心中想著,嘴上卻是道:“怎么了?”

     “剛剛來了一位來頭極大的老者,患了一種極為罕見的病癥,若是沒有神醫出手,他死在我們醫院,那我們可就慘了!”葉瑾心有余悸。

     “那位神醫找到了嗎?”葉凌塵試探性的問道。

     葉瑾惋惜的搖了搖頭,隨后道:“那神醫精通中醫,醫術之高,讓人望塵莫及,想我一直以為中醫無用,苦學西醫,想不到居然如此神奇,是我小覷祖宗的手藝了!本末倒置啊!”

     沒有就好。

     葉凌塵松了一口氣。

     “對了,這是那老者留下的十萬塊錢治療費,等遇到那位神醫,我一定要當面給他,并且鄭重道謝!”葉瑾握著手中的支票道。

     十……十萬?!

     葉凌塵看著那支票,眼睛都直了,呼吸急促。

     是我,是我啊!

     他在內心疾呼。

     自己走之前,怎么沒有先要治療費?失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