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緊急治療


    這一次團戰,葉凌塵出的裝備相互配合,每一個都使用到了極致,操作更是無懈可擊,直接刷新了所有人的游戲觀。

     之前質疑出裝的人統統閉嘴。

     這絕對可以列為史詩級教科書,再加上那奇特的出裝,直接為葉凌塵圈了一波粉,禮物更是不斷。

     “之前很多人質疑我的出裝,其實,任何英雄的出裝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葉凌塵趁此機會講解著,“對面的英雄有著白牛和船長,這兩個絕對是沖鋒陷陣類型,堪稱影魔的克星,我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命,才能有輸出。”

     “其次,對面的主要輸出一個是靠著船長的水船二連,一個是靠著物理攻擊,我出風杖和幽靈權杖,可以完破!”

     “除了保命之外,跳刀和風杖可以大大提高自己的機動性。”

     葉凌塵一頓分析猛如虎,立刻讓一群水友跟著喊666。

     “Y神,你打DOTA多久了?”冷冷好奇的問道。

     “這是第四局。”葉凌塵騷騷一笑,“其實第一、第二局也是我在玩,現在剛剛上手。”

     “吹牛!”別說冷冷,整個直播間都不信,“第一局和第二局肯定是你弟弟在玩!”

     “你們說是就是吧,這年頭,講真話都沒人信,頭疼。”葉凌塵貌似很苦惱的說道。

     立刻引起了直播間一片噓聲。

     “切。”冷冷不屑的哼了一聲,她發現葉凌塵真的很有做主播的天賦,很輕易就能帶動觀眾的情緒。

     做主播,可不是簡單的聊天,游戲主播也不僅僅是打游戲,最關鍵的還是要能吸引觀眾,勾起觀眾的興趣,若是一個主播如同木頭一般,誰會有興趣去看。

     “Y神,你打游戲這么厲害,不如給我們講講你的故事好了。”冷冷這是在幫葉凌塵,他擔心葉凌塵不知道說什么,這種話題,一般觀眾也會感興趣。

     “故事?”葉凌塵微微沉吟。

     他看到,直播間都已經炸開了,很多觀眾都興致勃勃的等著,發彈幕催促著,甚至不少人開始用禮物催促。

     葉凌塵的嘴角微微上斜,此時就體現出學神系統的好處,文學底子深厚。

     “其實我一直很羨慕有故事的人。”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羨慕與悲戚,陡然間就讓直播間的氛圍變得凝重而低沉。

     所有人靜靜的等待著下文,不少熱心腸的網友已經開始出言安慰,冷冷也是不由得安靜下來,以為葉凌塵有什么難處。

     卻聽葉凌塵繼續道:“不像我,活到現在二十年了,一個帥字竟全部概括。”

     噗!

     語音那邊,冷冷直接把剛剛喝下去的水噴了出來,淑女形象全無。

     【臥槽,主播夠狠,居然讓我的女神噴了!】

     【哈哈哈,想不到主播還是段子能手,我以后就是你的鐵粉!】

     【回首往昔,我突然發現,我的一生居然和主播一樣悲催。】

     【你們沒有發現嗎,主播暴露年齡了,他才二十歲,我敢打賭,肯定是小鮮肉一枚!】

     ……

     “砰!”

     就在這時,樓下傳來一聲很響的推門聲,隨后,便是凌亂的腳步。

     “醫生,醫生呢?快救人!”

     葉凌塵的眉頭不由得一皺,看來是來了病患。

     他這里只能算是雉水市底下的鎮,醫院的水平遠遠落后,一般大病至少也要去市區,而且現在已經不早了,很多醫生都已經下班,關鍵是自己的父親還在手術室。

     和直播間的水友說了一聲抱歉,葉凌塵便直接放下游戲,從二樓的窗邊向下看去。

     醫院的大廳中,一位少女陪著一位老者,身后跟著兩個壯碩的保鏢,看起來排場不小。

     “你們醫院的醫生呢?統統喊出來,我爺爺如果是在這里出了事,我不會讓這家醫院開下去!”少女顯然急到了一定的程度,十分不耐煩的嬌斥出聲。

     面對這群人,值班的幾個小護士顯然慌了神,面面相覷,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完全沒了主見。

     這醫院醫生本來就不多,自己的父親算是撐場子的,每天值班也是自己的父親,看這個來人名頭極大,如果出了事,很可能遷怒自己的父親。

     這種想法在葉凌塵的腦海中一閃而過,現在醫院根本沒有醫生,實在不行,只能自己先救場了。

     葉凌塵剛欲抬腿,突然想到葉瑾的話。

     自己還是不要露面為好。

     他隨手拿起掛在衣架上的白大褂,披在身上,便匆匆走了下去。

     披上白大褂,帶上口罩,葉凌塵來到大廳,嘶啞著聲音,故作老成道:“怎么回事?是有病人來了嗎?”。

     此時,那少女已經急得哭了出來,淚水吧嗒吧嗒的下落,不停的自責,“都是我不好,這次出來,我居然忘記幫爺爺帶藥了!”

     葉凌塵目光一掃,頓時被少女驚艷到了。

     鵝蛋臉,大眼睛,皮膚白皙,化了淡妝,小瓊鼻一抽一抽,頗為惹人憐愛。

     她身上穿著香奈兒的裙子,Manolo Blahnik的高跟鞋,提著古馳的包,當然,最為閃亮的則是她脖子上帶著的鉆石項鏈,又給人一種高貴無法逼視之感。

     “你是醫生?”林若雪已經看到葉凌塵,如同快要溺死的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要你能救我爺爺,錢不是問題!”

     那些護士也是看向這個略帶陌生的醫生,眼中帶著一絲疑惑,不過此時他們早已自亂陣腳,也沒有去管葉凌塵。

     “病人在哪里?”葉凌塵顯得很配合。

     “是我爺爺!”少女無比擔憂的看著老者。

     老者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好似呼吸困難一般,在不斷地大喘著氣,饒是如此,依舊好似窒息得即將暈過去一般。

     “哮喘?”葉凌塵眉頭微微一跳,老者的癥狀和哮喘很像,不過比哮喘嚴重得多。

     “去拿一個擔架過來!”葉凌塵吩咐道,老者的情況根本不宜移動。

     “我們去醫院檢查過,我爺爺不是哮喘。”林若雨擔心葉凌塵診斷錯了,開口提醒道。

     “我知道。”葉凌塵回道。

     老者的眼眶深陷,骨瘦如柴,面色有些發黑,這根本不是哮喘能導致的,反而像是中毒。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葉凌塵好歹看完了本草綱目注解,中醫的熟練度達到了百分之五十,這點區別還是能看出來的。

     “有辦法治嗎?”林若雨定定的看著葉凌塵,開口問道。

     “目前而言,我沒有治好的把握,只能緩解。”葉凌塵搖了搖頭,淡淡的開口。

     “什么?”林若雨情不自禁的驚呼出聲,大大的眼睛滿是震驚的看著葉凌塵,聽出了言外之意,“難道你以后會有辦法治好?!”

     她家的條件極高,自己爺爺的病可是訪遍名醫,更是去各大醫院做了檢查,可以說用了最先進的技術以及最強大的醫術,都沒辦法根治,然而,這么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醫院居然有人能說出這種話!

     她是實在沒辦法了,這才來這家醫院碰碰運氣。

     只是看一眼就敢說如此大話,該不會是個騙子吧?

     林若雨不由得有些狐疑。

     這年頭騙財騙色的醫生多了,雖然葉凌塵故作老成,但是從身形可以看出,他的年齡應該不大。

     此時,擔架已經來了,葉凌塵讓老者平躺在擔架之上,眼神不由得流露出凝重之色。

     老者的癥狀極為的可怕,這么短的時間內,他的瞳孔已經渙散,顯然是氧氣不足,即將要掛的表現。

     還好自己在場,不然,就算是自己的父親恐怕也要束手無策了,到時候,就要面對這種疑似大家族的怒火。

     葉凌塵抬手,伸出食指,開始按住老者的胸口,另一只手則是五指張開,按住了老者的肺部。

     如此揉搓了片刻,葉凌塵又讓人把老者抬起,開始按住老者的背部揉搓。

     “你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嗎?”如此簡單的治療,再度遭到了林若雨的質疑。

     她清楚爺爺的病癥,正是因為清楚,所以才知道那種病的可怕,怎么可能用這么簡單的方法。

     “治療期間,請不要說話!”葉凌塵冷冷的看向林若雨,毫不客氣的厲喝出聲。

     外人看似簡單,其實他要把握好病人的穴道,手中的力度也不能有絲毫的差錯,被人打擾,可能會受到極大地影響,后果很嚴重。

     “哼!”林若雨被葉凌塵這么一瞪,不由得悶哼一聲,美眸盯著葉凌塵,暗暗的咬了咬牙,長這么大,她還從沒有被人吼過,如果不是擔心自己的爺爺,自己一定要上去跟他拼了。

     葉凌塵不斷的變換這穴道,足足按摩了二十分鐘,知道兩手酸麻至毫無知覺這才停下。

     老者的臉色也終于平緩了下來,隨后,呼吸變得穩定,就算是臉色都變得紅潤起來,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爺爺……”林若雨緊緊的盯著爺爺,輕喚出聲。

     “若雨?”老者起身,打量著四周。

     “爺爺!”林若雨喜極而泣,直接撲在了老者身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爺爺了,嗚嗚嗚……”

     “這下好了,葉醫生來了!”就在這是,手術室的門打開,有護士高聲的說道,伴隨急切的腳步聲傳來。

     葉凌塵心頭一跳,隨后不聲不響的離開,直接奔上了二樓,把口罩和白大褂放回原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