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打破平靜生活的電話


    徐娜就像能看穿人的想法一般,他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就能明白他要干什么,中午和志秋在小磨豆腐坊吃的手搟面,鹵放多了有點咸。

     他剛剛往茶幾上看了一眼,想看看有沒有水,下一刻徐娜的茶水就遞了過來。

     “剛泡的,水有點燙,你吹一吹,別急著喝。”徐娜嘴上還叮囑他。

     帶著點燙的茶水,從嘴里一路流到肚子里,能讓人清晰的感受到它的熱度,過后口里也溢著茶香。

     胡興崴問起了老丈人的事,“爸今年種旱田,我認識幾個有大型機械的,播種的時候讓他們去幫忙,那點地也不用花錢找別人,我已經和那邊打好招呼了。”

     “胡公子出面,我就幫著你老丈人接下了。”徐娜笑著在他身邊坐下,“都說養兒子好,我看還是女兒好,女兒是招商銀行,結婚之后還能招進一個來。”

     她知道胡興崴不是因為見了麥桐彌補她才提出來幫父親的,他不是那樣的人。

     他說了‘已經打過招呼了’,那是之前就已經做了的事情。

     別看胡興崴平時聽到徐家的事就煩,那也是因為三年賣糧錢沒收回,才對老丈人生出來的意見,可真有事時,總是第一個站出來。

     說起兒子女兒的話題,胡興崴一直埋在心里的想法也說了出來,“現在大家都要二胎,咱們再要一個吧。”

     徐娜愣了一下,胡興崴重男輕女,一直喜歡的是兒子,這一點徐娜心里明白,只是女兒聰明可愛,看著胡興崴恨不能把女兒捧在手心里的樣子,她以為他已經不在乎了,現在看來他的心底還是有一絲遺憾的。

     而二胎的事情,徐娜從未想過。

     “要二胎也不是不行,你今年四十三,再要一個,等孩子上大學你得六十多了吧?你確定送孩子上大學時被誤會成是爺爺會不在意?”徐娜調侃他。

     “我說真的呢。”胡興崴要二胎的理由很自負,“我這么多的家產,沒個兒子繼承,將來給誰?”

     “呀,胡公子,你的思想有問題啊,我要不要一會兒像女兒舉報你偏心?”徐娜笑的眼睛瞇在了一起。

     還想著和她要二胎的男人,怎么可能心里會惦記別的女人。

     胡興崴還真怕這個,“咱們倆說話歸說話,可不帶扯進外人進來的。”

     徐娜看著他笑也不說話,眼神似在說:小樣,怕了吧?

     結果徐娜的手機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不過號碼卻讓徐娜很熟悉,前面號段和胡興崴的都一樣,只有最末尾是三個8,胡興崴的尾號是三個7,當初找人花了一萬塊錢買的。

     徐娜還拿著號碼給胡興崴看,“和你的手機號挨著,到挺有緣分的,就是后面是三個8.”

     她的話音沒落,手機就被胡興崴搶走了。

     徐娜錯愕的看著他,“怎么了?”

     “是志秋的號,他怎么打你這里來了?”胡興崴按斷來電,一邊去找自己的手機,“咦,我手機呢?”

     徐娜知道胡興崴的同學志秋,也沒有多想,一邊幫胡興崴找手機,一邊道,“是不是落車里沒拿上來?”

     胡興崴是那種只差把自己弄丟的人,所以平日里經管東西都是徐娜的事。

     被按斷的手機又響了,徐娜催胡興崴接,“一定是找你有急事,才把電話打到我這里來,先接電話吧。”

     胡興崴拿著手機,一邊換鞋,推開門往外走,“我到車里把手機取回來。”

     人也沒有坐電梯,直接走樓梯下去了。

     徐娜站在門口,聽到胡興崴接了電話,只聽到一個喂字,后面說了什么被下樓的腳步聲打亂,并沒有聽到。

     樓下,胡興崴出了一身的汗。

     電話接通之后,胡興崴只說了一聲‘喂’,那邊就傳來了女人的笑聲,“小崴,你這呼哧帶喘的,干什么呢?”

     “正好下樓。”胡興崴好面子,更不可能說怕徐娜聽到他接電話。

     只有胡興崴自己清楚,當看到徐娜手機顯示的號碼時,他的心差點跳出來。

     “剛剛你在店里走的太急,手機落在這了,你一走,麻將局也沒成,志秋他們也走了,我又怕你著急,正好看到你手機上有個啾啾的未接來電,保存這樣的名子,我猜著應該是你媳婦的,就打了過來,看來我猜對了。”

     徐娜愛說愛笑,胡興崴覺得她像只麻雀說個沒完,就給取了個外號叫啾啾。

     對胡興崴來說,這是夫妻之間親密的事情,他有些大男子主義又愛面子,自然不會承認自己取的,胡亂的解釋道,“是她保存的。”

     那邊麥桐笑了,“我猜也不是你,你從小就心粗,要真做這樣的事就不是你了。”

     胡興崴笑了笑,沒有繼續剛剛的話題,“我現在過去取手機。”

     麥桐說她有事要出去辦不在店里,不過有店員在,讓他去了直接取就行。

     胡興崴聽了,莫名的暗松了口氣。

     電話掛斷之后,他給家里座機打了一個,“我手機落在志秋那,我現在去取。”

     徐娜叮囑他慢點開車,掛了電話后,看著座機發呆。

     她知道胡興崴之前見的是麥桐,可剛剛胡興崴說手機在志秋那,到底是在志秋那還是在麥桐那?

     徐娜知道只要她打一個電話,就能將心里的疑惑解答。

     若是證實了,又要怎么做?

     一個電話也不能證明兩個人之間有什么吧。

     掙扎間,徐娜早已不知不覺的拿起了電話,甚至號碼也撥了過去,電話通了,終于驚醒了徐娜,她像觸電一樣掛斷了電話。

     心跳快的像要從身體里跳出來。

     隨即又笑了,心虛的又不是她,她怕什么?

     臉上剛綻放出來的笑,就被座機鈴聲打斷了,徐娜一驚,站了起來,盯著上面顯示的號碼。

     接還是不接?

     最終,在對方并沒有斷掛的執著下,徐娜接了起來,她甚至想好了,若是男的打過來的,一定是胡興崴的男同學志秋,那么她就問胡興崴到了沒有,就可以搪塞過去。

     只是,這個想法落空了,電話那邊是個女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