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不經意間總會做出異于自己的決定


    徐娜知道馮老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說起這個,馮老說的也一針見血,徐娜一直知道自己欠缺的地方,也正是為自己不是專科出身,所以她比別人要努力十倍,才能穩住現在的工作。

     “公司這邊有一個學習的機會,我覺得沒有人比你更適合,時間在六月初,半個月吧,你看看把家里安排一下,這個機會很難得。”

     胡興崴抱著女兒,一邊對徐娜指了指他的車那里,先走過去了,徐娜握著電話一邊說一邊過馬路往自己的車那里走,她剛要拒絕,抬眼間掃到了一抹身影,不覺整個身子微微一僵。

     雖然只在胡興崴同學群里聚會的照片上看過,可只一眼,徐娜還是認出了對方。

     麥桐。

     一身白色打扮,個子很高,白色的長褲顯得她的腿越發纖長,身上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光環,站在哪都會讓人第一個注意到她。

     徐娜知道麥桐比胡興崴大兩歲,可在麥桐的身上,你永遠不會想到年齡這個問題。

     麥桐站的位置,正是剛剛那家‘好一點生活用品’店。

     原來胡興崴不是買東西,而是在那里跟她見面了。

     難怪胡興崴聽到她找過來就掛了電話,甚至不用她去找,人就先出來了。

     沒有人比妻子更了解丈夫。

     徐娜知道胡興崴膽子小,或許正是因為當年兩人還沒有戀愛時胡興崴說了太多麥桐的事,所以來見麥桐才會怕她誤會,更不敢讓她知道。

     是了,一定是這樣的。

     徐娜不知不覺間走回了車旁,胡興崴的車從她的身邊開過,輕輕按了一下喇叭提示她‘先走了’,徐娜才記起她還在與馮老通話。

     “馮老,感謝公司能給我這個學習的機會,具體時間定在哪天,到哪里報道,我問小楊就可以了吧?”

     以前不是沒有學習的機會,只是徐娜都拒絕了,孩子小是理由,她不喜歡離開胡興崴往外面跑也是理由。

     可就在剛剛的一瞬間,胡興崴異于平時的舉動,讓徐娜毫不猶豫的做了決定,去學習豐富自己,也省著整日草木皆兵,胡思亂想。

     半路,徐娜送了姐姐回去,才回自己家。

     打開門時,胡興崴正在和女兒下斗獸棋。胡興崴說,“什么棋也沒有聽說過可以自己棋子壓自己棋子上走的,你好好看看上面寫的,可以這么走嗎?”

     好吧,胡凡小朋友又開始耍無賴了。

     往日里徐娜聽到這個,一定要打趣父女兩個幾句,今日她卻覺得有些累,也沒了興趣。

     胡興崴從剛剛接到徐娜電話,差點被撞破見麥桐后,提起來就沒有放下過,他知道其實沒什么事,可面對徐娜時,就是莫名的心虛,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徐娜洗了手,切完水果放到父女兩的身旁,又擦了地板,回家后就一直在忙碌,或許是因為太忙,所以才沒有時間說話,胡興崴哄著女兒,眼睛卻一直落在徐娜的身上,覺得今日的她有些不對勁兒。

     其實是他自己不對勁兒。

     今天同學聚會,他也不知道會見到麥桐,更不知道那個‘生一點’的小店是麥桐的。

     同學聚會數次,都是一群人湊到一起,胡興崴與麥桐說話也是客套幾句,大家聊起上學時候的事,胡興崴沒有跟著回憶過。

     他知道他在避嫌,因為他的學生歲月里,都是麥桐的身影。

     他更知道他現在有家有妻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

     胡興崴暗戀麥桐的事,在學生時代并不是什么秘密。

     如今胡興崴家庭美瞞,麥桐雖然離婚,卻事業有成,搞些小工程,在一群同學里,她是最缺錢的那個。

     大家似乎也在回避著這個話題,沒有人主動拉胡興崴與麥桐說話。

     胡興崴做過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將心底那一份暗戀的遺憾說出來,還是說給自己未來的老婆。

     徐娜和麥桐沒有見過,但因為胡興崴吐露的太徹底,麥桐一直是他們夫妻之間的禁忌。

     同學聚會這幾年,徐娜沒有問過有沒有麥桐,胡興崴沒有說過,可每一次同學聚會,總有幾個愛拍照的同學往同學群里發照片,照片里有麥桐,也有胡興崴。

     十多個同學,胡興崴站在這頭,麥桐站在另一頭,距離遠的隔山望水。

     可胡興崴仍記得有一次徐娜看過照片后,就笑著念起了余光中的那首《鄉愁》。

     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不用多說,點到為止,對于女人來說,徐娜這一點做的很好,胡興崴心底都不得不承認。

     可今天,失算了。

     平時常聯系的志秋叫他去打麻將,他來了之后才知道四個人中有一個女同學,還是麥桐。

     其實暗戀初戀再美好,時間過去那么久,已經讓胡興崴淡忘了,還有徐娜這么一個年輕又整日里笑掛在臉上的妻子,活的沒心沒肺的直率的性子,也從來沒有讓胡興崴感覺到婚姻帶來了束縛。

     直到同學聚會再次見到麥桐,那深深埋著的記憶才又被挖了出來。

     小的時候胡興崴家里窮,而麥桐不但家里條件好,人又長的好看,是男生們眼里的女神。

     麥桐是站在陽光下,胡興崴就是生活在黑暗角落里,只能遠遠的望著,卻連喜歡都不敢表露出來,怕玷污了對方。

     青澀少年的熱情能灼傷人,胡興崴做了很多傻事,自以為瞞過了所有人,卻渾然不覺他的心思早就落入了所有人眼里。

     與徐娜相識結婚,這些年輾轉過來,胡興崴只知道身邊的朋友羨慕他們的婚姻,那么他們的婚姻就應該是幸福的,畢竟戀愛時也海誓山盟過。

     懵懵懂懂的暗戀其實不算什么,不過是沒有得到的一抹遺憾才讓人最難忘。

     徐娜收拾完屋子,胡興崴也把女兒哄睡了,這其間他心思轉了幾轉,也為剛剛的心虛找出了理由。

     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暗戀,他又沒有犯錯誤,假如徐娜問起來,他就理直氣壯的回過去。

     結果等到徐娜默契的將泡好的茶水遞到他手里的時候,胡興崴剛鼓起的底氣就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