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生活總是不經意的提醒你


    S市,是個三線小城市。

     旁人眼里徐娜是個實打實的家庭主婦,帶孩子持家,可沒有人知道,她還是一個隱形的‘白領’。

     徐娜的工作性很自由,她上學時本身學的就是中文,又學了美術專業,剛開始結婚那兩年,她閑來無事就自己在網上上傳自己畫的漫畫,情節也是自己設計,吸引了很多的漫友。

     一家漫畫公司發現后聯系到她,兩邊最后一談,徐娜就成了簽約漫畫編劇,她不用去公司上班,只需要在網上就能完成工作,以及與公司那邊的溝通。

     因為她開始她就在網上體現出構思方面的特長,所以負責的就是構建人物小傳,搭建完整的故事大綱。

     她誤打誤撞的進入了這一行業,卻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事業,不耽誤帶孩子做全職家庭主婦,又不用按時按點上班,還是一份讓她喜歡的工作。

     徐娜的丈夫胡興崴同樣很優秀。

     胡興崴趕上了改革開放帶來的機遇,在商場上幾經沉浮,攢了筆不大不小的家底,成為一家賣農用機械公司的小老板,手下有四個員工。

     四十三歲正是男人最好的時光,當年雖然是個窮小子,卻因此留下了一副好身板。胡興崴一米八五的個子,身型保持良好,事業有成、說話風趣幽默,關鍵是生活富足,自然受到不少女人的青眛。

     俗話說男人有錢就變壞,但胡興崴沒有。

     七年之癢?夫妻兩好像還沒這個感覺。不過再相愛的人,經過十年的朝夕相處,也逃不掉左手牽左手的審美疲勞。

     胡興崴也很得意,三口之家,妻子小他十歲,年輕美麗,還有一個可愛又聰明的女兒。

     日子過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算是中上層家庭。

     女兒今年六歲,在幼兒園上大班,眼看著明年就要上一年級,孩子的學業,當然徐娜這個年輕媽媽最在意的事情。

     三線的小縣城與一線城市的教育質量沒有可比性,徐娜的想法也很簡單,去南方找個二線大城市買房子,讓孩子去那邊上學。

     胡興崴的生意離不開農民,自然是不贊同她的想法。

     商人以利益為重,胡興崴逃不過這個魔咒。畢竟孩子讀書是件大事,胡興崴雖然心里不同意妻子的想法,卻沒有任何理由反駁,但他不吱聲,不表態,就是一個消極抵抗的態度。

     你要去南方也行,不過買房錢我不出,你自己想辦法。

     三線小城市一套房子的全款還不夠南方二線大城市一套房子的首付,徐娜便是每個月有二萬多的收入,想攢夠一套房的首付也要些年頭。

     胡興崴把難題一拋出來,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說,就斷了徐娜的想法。

     徐娜將丈夫的想法看的清清楚楚,她平時看似溫和平易近人,脾氣卻有著小固執,別人遇到挫折是退縮,她卻是越挫越勇。

     原本只是一個想法,經丈夫一激刺,立馬規劃到行程上,言行可謂雷厲風行。

     房價曾經像風一樣的上漲,現在速度慢下來了,這讓徐娜看到了希望,覺得買房也是有可能的,按她每個月兩萬多的工資,存上兩年就可以拿到南方二線城市買房做個首付,或者是她可以壓縮一下買房標準,平日花消緊些、房子也買小些,一年就可以買上房。

     人活著離不開理想,有理想就有動力,有動力就會奮斗,徐娜覺得在做下這個決定后,她整個人都容光煥發起來,不單單只是圍著孩子家庭工作轉,還有夢想。

     是啊,對于結了婚的女人來說,夢想就是孩子男人家庭,其他的事情與其說是夢想,不如說是幻想。

     徐娜有種又回到了學生時代的感覺,她每天孜孜不倦的和胡興崴興奮的數著離買房她還差多少,每個月發了工資,看著存款又多了一些,徐娜的夢想就又近了一步。

     在外貌上向來不注重的徐娜,甚至有時會打扮一下自己,這晚剛敷上面膜,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就響了。

     “老胡,幫我接下電話。”徐娜在衛生間里喊了一聲。

     胡興崴躺在沙發上,眼睛往手機掃了一眼,眼睛又落回自己的手機上,“你媽打來的,你接吧。”

     徐家人口簡單,徐爸徐媽加上徐娜與姐姐徐麗四口人,父母是本本分分的農民,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小女兒徐娜大學沒畢業那年認識胡興崴,一畢業兩人就結了婚。大女兒徐麗從小就不愛學習,被強逼著念完中專就進入了社會,嫁給一個郊區的人家,過了十多年窮日子,那家的土地被政府征用之后,立馬就和徐麗離婚,所以三十七歲的徐麗離婚還帶著個女兒,算是最讓徐家父母操心了。

     大女兒又靠不上,所以家里只要有事便會找徐娜。

     徐娜聽到是自己媽打來的,顧不上臉上的面膜往下流水,小跑出來接了電話。

     “媽,家里出啥事了?”

     “啊?沒事啊?嚇我一跳,還尋思這么晚你打電話過來有啥急事呢。”徐娜擠到胡興崴的身旁坐下,明顯松了口氣,和電話那邊徐母說話時,眼睛一邊往胡興崴的手機上掃,可惜角度不對,也看不清他在看什么,徐娜的注意力又回到和母親說話上面。

     電話的聽筒放的聲音大,便是沒有放免提,和放免提也沒有什么差別,徐母的話也隱隱的傳了出來,“買房子的事怎么樣了?趁著我和你爸年輕能給你帶孩子,歪歪真到南方去上學,我們也可以幫你,這樣你也不用和興崴分居兩地,等你們忙完了也可以過來看孩子。”

     “你就別跟著操心了,今年夏天我就和老胡看房子去,順便看看那邊的教學質量,要是買不上就先租一年,也不差這幾天。”

     “行,買不上租一年也行,大人為什么活著?還不是為了孩子。”徐母性子好,這輩子就沒有和人紅過臉,只要認識的提起來都沒有不說好的,“你爸去年賣糧的錢,你八叔又沒給,馬上要種地了,你爸說今年種旱田,不種水田了,省事。歲數大了,也干不動了。”

     “種旱田得多少錢啊?”徐娜就知道這么晚母親來電話不可能是沒事。

     “種子化肥農藥啥的算一起,兩萬就夠了。”徐家自己有一晌三畝地,還包了兩晌地。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