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8章 一招滅佛


    三途村外一戰,大軍初嘗僧血,隊伍氣勢正盛。

     一聽聞前方又有敵寇出沒,頓時全軍振奮,等牛奮一聲令下,二十萬人馬,如出籠虎豹,迅速就撲了上去。

     前面是疲于奔命的逃竄之兵,后面則是正要建功立業的鐵血之師,不難想象這幅畫面,怎么可能讓他們逃掉。

     獳天和牛奮將主力兵分兩路,幾乎是風卷殘云一般,一刻鐘的時間,就以鉗形攻勢把這支隊伍攔住了去路。此時這里離酆都北門已經不足十余里,只要稍稍慢一點速度,可能就要被他們溜走了。

     不可一世的僧兵們聚集成團,準備負隅頑抗,做最后一搏。

     東陵硅孔親赴一線,將包圍圈做的是水泄不通。

     目標還是就一個,那就是,一個番僧都不能逃脫,而且,已經傳令下去了,全軍上下,拒絕對方投降,總之,但凡西來之僧,格殺勿論。

     大概著從沒想過,這么短的時間里,我們的位置會來個顛倒互換,就在半日之前,我們還是包圍圈中拼死一搏的殘軍,可現在,這些包圍我們、虐殺我們的番僧們,卻成了名副其實的甕中之鱉。

     作為參將,孫靜特意在一線觀察了片刻,對眾人道:“這伙人至少還有三萬人馬。而且,并沒有俯首認輸的意思。”

     “要不咱們就先圍而不打!”牛奮道:“反正咱們六倍于敵,先困它幾個時辰,等他們的意志消磨的差不多了,咱們再殺上去也不遲。這樣,或許咱們的傷亡還能小一些。”

     “獳天,你覺得呢?”我轉身問道。

     獳天道:“我有個私心,我們當前的任務,主要是馳援岳敖和狐妹的的人馬。咱們本來就是三路軍中路程最遠的一支,要想早點趕過去,實在是不適合在這里僵持下去。”

     孫靜也道:“沒錯,還有一點,這里離酆都太近了,我相信,酆都一定還不少的守敵。一旦對方的探馬和前哨發現了我們包圍了他們的人馬,萬一他們出城支援怎么辦?咱們恐怕就要陷入僵持泥沼了。到那時后,先前的計劃就全都落空了。驚動的僧兵很可能會馬上西逃,可大進禪師他們現在未必已經就位……”

     “牛奮,聽聽,跟你媳婦學著點!”我正色道:“咱們不單單要打,而且,要速戰速決。正如兩位所言,不能耽誤馳援岳爺他們,更不能拖到對方的援軍前來,放走了這伙敵人。傳令下去,馬上就準備直接攻擊。”

     獳天道:“既然如此,我和牛奮各自從東西兩側集團沖鋒,直接把他們分切開,群起攻之。”

     正說著,東陵走過來道:“先生,對方有人出來了,點名要見你。看那裝束,似乎是個大角色。”

     眾人隨著東陵走到一線,正面一瞧,我心中便樂了。

     正愁著如何速戰速決呢,沒想到,敵人主動送上門來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無憂德佛。

     “這倒是簡單了!”獳天道:“此人要是坐居中軍,不肯出來,那這三五萬多人,抱成團,就算變成豬,咱們也得殺一陣子。可要是把此人直接干掉,無異于等于斬首了對方,剩下的臭魚爛蝦,也就沒什么戰斗力了。”

     我給獳天和牛奮使了個眼色,讓兩人各自回了東西戰線,獨自一人緩緩朝無憂德佛走了過去。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半日之前,佛爺還是那個嘴巴上喊的最兇,要將我羅卜趕盡殺絕的人,沒想到啊,轉瞬您也掉進了包圍圈啊。”我不陰不陽地冷淡道:“佛爺叫我出來,不知道有什么話要交代,放心,仇歸仇,怨歸怨,遺囑我肯定還是會給你帶出去的。”

     “羅卜,你確實有兩下子!”

     “不不,您說錯了,我羅卜可不止兩下子,要是只有兩下子,早被你們整死了。”

     “可我不服!”

     “沒關系,鴨子死的時候,哪怕是端上桌的時候,嘴巴還是硬的。”我冷聲道:“我還有比你重要的事,沒工夫和你扯淡,有什么話,趕緊說吧。”

     “我不服!”無憂德佛怒道:“我聽說你殺了赤焰法幢佛?呵呵,一個過去給佛祖看門望院燒火做飯的伙夫而已。這次來,本來我是要和你一決高下的,奈何最終沒有和你對位的機會。眼下我也不跑了,你有沒有膽量,和我一決高下。”

     “呵呵,勇氣可嘉!”我笑道:“佛爺怎么就沒和善游步佛、蓮花光佛一樣,趕緊南逃啊。非要和我決戰干嘛?”

     “善游步,無能小輩,若不是他第一個潰逃,影響了三軍士氣,你們那幾百人,豈有茍活的道理?那蓮花光更是被那羅延的死嚇破了膽,逃跑都沒有勇氣,已經在先前的大戰中,被你那兩個部下殺死了。”

     碧瑤笑道:“這么說來,你是目睹了蓮花光的死啊,喂,老和尚,你這么有膽量,怎么沒和蓮花光一起大戰我們的大進禪師、小毒王啊!”

     “我……”無憂德佛被碧瑤問的張口結舌,沉默稍臾,也只好喃喃道:“我是……我是臨陣脫逃了,可不是我沒膽量,實在是您們的人手太多了。那劉大進,身旁清一色還站著三個上神啊,七八個圣極修……如今是小貓兒長身體,成老虎了……看來,我們佛國此行,算是徒勞無功了。可……可我就是不服氣,羅卜,你有沒有膽量,和我直接決戰。”

     從這廝跟著夜摩天羅,踩著修行者的身體跨過弱水河的時候我就知道,此人確實比善游步等人兇悍。可那又如何?自己原本不過是圣修之體,靠著五層修為和一把寶劍,就能一人戰三佛而不死,如今自己終于等來了牝光擄走的修為,用鴻鈞的話說,自己勝過巔峰時期的創世神,今天也正好用你無憂德試水了。

     “好,我答應你。”

     我剛一答應,無憂德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我撲了上來。

     因為以前對佛國的確不太了解,更不知道這些佛爺的身份來歷,沒想到,這無憂德一出手確實讓我眼前一亮,他竟然能隔空取物,將右翼遠處大山上數百個巨大的石頭直接喝令而來,劈頭蓋臉就朝我頭上砸來。自己則搖身一變,也化形成了其中的一塊巨石,遁入其中。

     這家伙是要把我當做法老一樣,直接在腦袋上蓋金字塔厚葬啊!

     既然速戰速決,我也不想和他廢話,這些花里胡哨的招式,看起來更像是在變戲法。

     索性,拿出當初我橫行冥間的殺手锏。

     陽修的五行心法聯訣和冥修的不死冥魂。

     先前苦于內力不足,可現在,我是名副其實的地主老財,同時啟用陰陽兩氣,猶如內含兩儀之力,以土為陰陽之基,煉陽修之氣入神闕繞丹田諸穴,過氣海,走足三里,至涌泉穴,再融合木行、火星、金行,最后入水行,集合冥火走厥陰俞穴,陰陽相合,排山倒海之力轟然而出……

     霎時間,紅藍兩道戾氣咄出,和石群相撞,轟隆轟隆一陣巨響,震撼人心的場面,不是這幾百個石頭裂開炸碎,而是碎如糜粉一般,嘩啦啦如揚沙一般從天而降。此刻,這陰陽二氣就像是斬鐵如泥、吹毛立斷的神兵利器,根本不可抵擋……

     藏身在石群中奔襲到我面前的無憂德佛剛化成原型要以無憂印偷襲我,直接就被這兩道戾氣推了出去,在半空中撕成了好幾半,死相極慘。

     目睹此景,僧兵們頓時驚慌大亂。

     獳天和牛奮趁機兩翼奮起廝殺,眨眼間,眼前已經是一片血海!www.wxtd.net
如果喜欢《六指詭醫》,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