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6章 出擊


    牛奮道:“在牝光里憋屈了這么久,也該是一展身手的時候了。咱們有百萬之眾啊,還需要什么策略嗎?依我看,金木水火四個兵鎮一字擺開,土部兵鎮殿后,咱們就一路橫推過去。要的就是這股子氣勢,管他什么這佛那佛,全都碾壓。”

     禿子道:“仗不是你那打法。正所謂,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千萬之軍,無謀為蟲。咱們絕對不能就這么滿腔怒吼殺過去,凡事,非得籌謀策劃一下。”

     史剛笑道:“禿子,你現在改行當軍師了嗎?那你們家雪靈兒是不是該失業了……”

     “雪……雪靈兒!”禿子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運轉完經脈,只顧得和兄弟們寒暄,把媳婦都晾在了一邊。

     四下一看,雪靈兒正在不遠處瞪著眼睛看著自己呢!

     “媳婦啊,我的媳婦啊,我朝思暮想的媳婦啊,你可想死我啦!”禿子見勢不妙,嚎啕“大哭”著撲了上去,“聲淚”俱下地抱著雪靈兒的大腿道:“你知道我這一年來是怎么過的嗎?每天我是以淚洗面,望眼欲穿啊。一更天我躺下睡不著,就想摸摸你的后腦勺,二更天我閉不上眼,就想看看你的臉,三更天我抱枕眠,就想著你早日到我跟前,四更……”

     “咋不唱了?四更天都天亮了吧!”雪靈兒繃著臉道:“大禪師這小曲唱的不錯啊。”

     禿子癟癟嘴,低聲道:“媳婦,要是愿意聽,回家我給你一個人唱去,不能讓他們這群人聽去……”

     “切!”眾人不禁一陣噓聲。

     畢竟,劉大進怕媳婦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誰也沒想到,這家伙肉麻道竟然還當著眾人唱起了酸曲。

     “行了,少膩歪!”雪靈兒道:“繼續你的高談闊論吧。”

     禿子還以為雪靈兒生氣了,趕緊滿臉堆笑道:“媳婦,我剛才絕不是有意忽略你,實在是牛奮、史剛、馬賽克他們非要纏著我,朝我了解我這段時間的豐功偉績,畢竟是兄弟,他們都是小心眼,嫉妒心強,我不能冷落了他們是不……”

     “你妹啊!”牛奮和史剛不約而同低聲罵道:“這諂媚的家伙,為了在媳婦那求饒,竟然往我們身上口屎盆子……”

     雪靈兒一陣無語道:“我是說,繼續說說你剛才的謀略分析,我倒是要聽聽,你有什么進步。”

     “原來是這樣啊!”禿子長出一口氣,回頭看了看我。

     我無奈道:“看我干什么,你媳婦讓你說,你就說唄。最近這段時間,木爺不在,不都是你在掌管大局嘛。”

     禿子咧嘴一笑道:“既然卜爺……不不,既然軍主都這么說了,木頭疙瘩也沒爭搶,那就由老子……本座……鄙人給你們說說,當前的局面。”

     “第一,先說為什么不能橫推過去。這就涉及到了咱們此戰為的是什么,是炫耀武力,還是報仇雪恨了。如果是炫耀武力,當然是怎么招搖怎么來,可咱們和這些番僧,猶如水火,絕不是秀一秀肌肉那么簡單,咱們要的是血債血償。我就不說卜爺辛辛苦苦拉起來的這二三十萬人馬下落了,就說我帶來的這小兩萬人兄弟吧,你們都看見了,就剩下八百人啊,放眼尸鋪地,滿地人頭滾啊。這伙狂徒,要是念及一點慈悲之心,也不會下如此毒手。”

     “說正事!”雪靈兒白眼道。

     “對對,說正事!”禿子道:“既然是要報仇,咱們就不能讓他們逃了。如果咱們陳兵百萬,搞不好這些孫子一觸即潰,嚇得撒丫子跑了……所以,咱們決不能光秀肌肉,要來點狠的。以我之見,至少要用兩個兵鎮,南下西出,先切斷了黑樹林和黃泉路,斷了這群惡僧的西去之路。只有這樣,才能將他們全都留在冥間,趕盡殺絕。”

     雪靈兒微微一笑,顯然是認可了禿子的想法。

     史剛和牛奮也不禁低聲道:“這禿子不修忿怒宗,竟然學上兵法了。”

     禿子見雪靈兒笑了,頓時備受鼓舞,繼續道:“第二,我就說說為什么要謀劃一下。是,咱們現在兵強馬壯,兄弟們終于歡聚一堂了。可問題是,佛國可不是酒囊飯袋啊。雖然東來的十七佛名不見經傳,可到底都是佛爺。而且,一掌就破了閻羅城墻的是誰?彌陀,西方佛國的二號人物,此人和不滅聯合,依舊是無解的存在。咱們吃過冒進的苦了,牝光一劫遭受的苦難還不夠嗎?咱們從今往后,必須謹慎行事。”

     “禿子,你索性就直接說說吧,你覺得咱們應該怎們布局!”我努嘴道。

     禿子道:“木爺,這本是你和木爺的差事,今天我可就越權說說了。以我之見,以最善于長途跋涉和攻堅戰的我火部人馬以及速度優勢的水部人馬,馬上集結南下,直奔黃泉路,徹底封死他們西逃的去路,等待合圍。以老岳的金部人馬為主力,一路繞行東出,直奔東勝神洲。和岳爺、昆侖狐部回合,最少也是遙相呼應,實現咱們的“三渡口登陸”,開辟第二.戰場。另外,我還建議哈,岳爺不在,就讓獳天兄代為副督,正好能讓他和昆侖狐早日相聚。另外,將十九土部的鬼醫人馬交給崔旗同行。想必這番血戰,岳爺他們那傷亡不小,能及時救援,保存力量。”

     “禿子,要緊的差事都分出去了,那我呢?”木頭笑問道。

     “您木爺木河洛的大名,如雷貫耳啊,你一動,那是山川顫動,萬河結冰……”

     “少廢話,說主要的!”

     “誰都知道,這東方甲乙木部是五行軍的正軍,你一出現,就代表著五行軍來了。所以,上兵伐謀啊,你帶著你的人馬,就和小腳老太太一樣,慢慢地走。我料想,那群和尚肯定是知道六德神獸上天了,大家回來了,所以,必定北上放出細作、探馬,而你的作用,就是穩住他們,讓他們以為,咱們主力離他們很遠。讓他們安心下來,留在兩城。而等你到了北地的時候,咱們已經完成了合圍,讓他們想走都走不成。”

     禿子說到這,看著十九道:“至于土部嘛,先跟在木部的后面,充當輜重大部隊,麻痹敵人,等木爺逼近酆都城,土部馬上橫掃北俱蘆洲,控制個個港口。騰出手來,沿著東北南下,和火部金部會和。之所以要占領北俱蘆洲,是因為僧兵們在東北方向追殺昆侖狐殺了不殺的妖族弟兄,還有上萬人的僧兵還游弋在東北方向。我給出的任務就是,把這些人趕盡殺絕,一個不留。昆侖狐的妖族在這場大戰里可是付出了極大的犧牲啊,不為他們報仇,咱們何以為人啊!”

     禿子慷慨激昂地說完,咧嘴尷尬地看了看眾人,嬉笑道:“個人愚見哈,純當扯淡……”

     可眾人卻紛紛拍手稱贊,一時讓禿子有些受寵若驚。

     雪靈兒道:“看來,有時候,磨難確實能讓人成長。”

     我轉而朝著眾人喝道:“大家聽見了嗎?劉大進所言,便是命令,所有人,就按照他的部署,馬上出發,一日之后,我需要看見東西北三面合圍,不能放走佛國一個兵勇。”

     “喂喂,我不過是信口開河,就聽我的啦?”禿子驚愕道。

     我笑道:“以后,雪靈兒做主帥,你當軍師吧。但我需要補充一點,作為西路軍,你和小毒王必須留意著來自佛國和援兵,以及西賀牛州得到偷襲。要知道,不滅的無明之境可就在西賀牛州呢。我不相信這廝已經認輸了。當然,為了給你加點底氣,我請花木木隨你們同行。”

     雪靈兒和禿子、王富華一聽,頓時驚喜不已。雪靈兒更是道:“既然師父去,那就讓師父做主帥吧……”

     花木木淡淡道:“中所周知,我就是個吉祥物,領軍作戰的事,我不擅長,還是交給兩個上神吧。不過,水晶方石和九棱白珠在我手中,發揮不出什么威力,羅卜,要不還是你帶走吧……”

     我搖搖頭道:“這東西,在,就是一種威懾。這次我打算和獳天一路同行,用不上。還是你帶著吧。萬一,被不滅搶去了,那就搶去吧……”

     鴻鈞嘆口氣道:“這樣吧,老頭子我還沒死呢,既然你小子不愿意接受我的修為,還想讓我活著,還是讓我當吉祥物去吧。我也隨他們走一趟,若真又事,我也能幫玄女用那那那水晶方石。”

     “那最好不過了!”我一笑,心道,我要是不讓么說,你老頭肯定也不會拉下面子開口啊。

     “卜爺,我呢!”史剛上前問道:“當初我和阿雅不在五行軍序列,我們隨誰出發?”

     我將兩人拉到一旁,低聲道:“老規矩,你們另有任務。入陽一趟,把蒼顏和小姝接回來吧。她們先前受傷了,受困于封鎖了冥界,這次,你們走陰陽河,我在河底留有標記。以你現在的上神修為,帶她們來去不成問題。”www.wxtd.net
如果喜欢《六指詭醫》,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