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1章 虧了還是賺了?


    救護車呼嘯著,將已經深度昏迷的于一偉帶離了這棟別墅。

     現場其他人一個個也都心有余悸,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劉家輝的助理阿民,對于一偉有些許了解,猜出這家伙可能是養了什么不太好的東西,以至于落得剛才那副慘狀。

     而他倒也懶得去管于一偉的死活,只是這吉時馬上就到了,劉家輝和陳肇鐘一家人也將抵達別墅,按照流程,他們抵達別墅之后,就要先進行一場盛大的喬遷典禮,除了門外舞獅的團隊之外,最重要的,其實是于一偉主持的法事。

     可是,要喬遷新居的人還沒到,要主持喬遷典禮的風水師卻受了詭異的重傷被救護車拉走,接下來的情況,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于是,他只能找到葉辰,忐忑的問道:“葉先生……劉先生和阿鐘他們再過幾分鐘就到了,可是于一偉出了這種事,喬遷典禮該怎么辦啊……”

     葉辰淡然道:“無非也就圖個喜慶,有沒有于一偉主持,應該也沒那么重要吧?”

     阿民緊張的說道:“葉先生您有所不知……劉先生他非常重視今天的喬遷典禮,為了這件事,還專門請來了全港島的知名媒體,站在別墅門口,好幾百名記者等著進來觀禮,于一偉不在,這典禮就沒人主持了……我怕到時候鬧了笑話……”

     葉辰點了點頭,隨即看向一旁的費可欣,于是就心生一計,對阿民說道:“這件事我來解決,你不用管了,先去外面把做法事的祭臺撤了,既然于一偉不在了,那這次就不搞風水玄學那一套了。”

     阿民此時也沒了主意,只能寄希望于葉辰能有妥善安排,于是便感恩戴德的說道:“葉先生,這次就拜托您了!”

     葉辰微微一笑:“行了,你先去忙,剩下的我來安排。”

     阿民千恩萬謝的離開,葉辰便來到費可欣的面前,問道:“費小姐,那你愿不愿意暫時客串一下主持人的角色?”

     費可欣有些沒底的說道:“葉先生……主持本身是沒什么問題,但是……風水玄學,還有港島本地的典禮流程這些……我并不懂啊……完全不知道該怎么主持……”

     葉辰擺擺手:“如果是費小姐你來主持的話,就不必拘泥于港島本地的流程了,怎么隨意就怎么來吧,我相信以你的口才,一定能主持的非常完美。”

     費可欣聽到這話,倒是有些松了口氣,便問葉辰:“那我以什么身份來主持這個喬遷典禮呢?我的意思是……我做自我介紹的時候,是說我認識劉家輝,還是說我認識陳先生?”

     葉辰笑道:“今天這件事情,其實全港島都想看劉家輝的笑話,畢竟在他們看來,鐘叔當年是給劉家輝戴了綠帽子的,所以他們很想知道,劉家輝為什么會放棄追殺鐘叔,甚至還專門買下這么昂貴的豪宅送給鐘叔,如果你說你認識鐘叔的話,他們就會覺得,劉家輝是因為鐘叔有你撐腰,所以才害怕服軟,劉家輝也一把年紀了,還是不要讓他太丟了面子。”

     費可欣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笑道:“那您的意思,是讓我自我介紹是與劉家輝本就認識?”

     “對。”葉辰笑道:“你就說你與劉家輝早就認識,而這次來港島,是來跟劉家輝談合作的,是劉家輝特意請你來主持這場典禮,而你也是聽說了他與陳肇鐘當年的往事之后,覺得兩人之間一笑泯恩仇的事情非常正能量,所以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說著,葉辰又道:“其實你的任務就兩個,一個是讓這次喬遷典禮能夠圓滿結束,另一個就是多給劉家輝一些面子。”

     費可欣點點頭,微微一笑,開口道:“葉先生,說句不謙虛的話,費家如果給某個企業或者個人背書,那就等同于給他創造了一筆巨額的商譽,相比劉家輝為解決這件事情付出的那些一次性成本,這種商譽,幾乎可以在未來給他帶來源源不斷的利益,所以這筆買賣,您可能做到最后反而是虧本了呢。”

     葉辰微微笑道:“我來港島,最主要的目的是解決鐘叔的事情,至于劉家輝是不是最終得利,就不去跟他計較了。”

     費可欣笑著說道:“我剛才好像算錯了,這筆買賣算下來,劉家輝應該是虧本的才對。”

     葉辰好奇的問道:“為什么又改了觀點?”

     費可欣認真道:“剛才沒把曼瓊考慮進來,她現在已經愛上了您,劉家輝雖然賺到了費家的背書,但卻把曼瓊賠了進去,說到底還是虧了。”

     葉辰略有些尷尬的說道:“你這話說的,好像我把曼瓊小姐怎么樣了似的,我對她只是在普通朋友的基礎上多了幾分欣賞,再說我也沒對她做什么,怎么能算是劉家輝把她賠進去了?”

     費可欣微微一笑,大有深意的道:“有些時候,沒把對方怎樣,反而還不如實際發生了點什么。”

     葉辰詫異的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費可欣連忙擺擺手:“我隨口胡說的,葉先生不必介懷。”

     她的話音剛落,便聽到別墅的院子里,響起了鞭炮的聲響,旋即鑼鼓嗩吶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似乎是舞獅的隊伍已經開始了表演。

     阿民這時候慌忙跑進來,對葉辰說道:“葉先生,車隊到門口了,這就要進來了!”

     葉辰點了點頭,問他:“于一偉那套東西都收起來了嗎?”

     阿民連忙點頭道:“聽您的吩咐,都收起來了。”

     “好。”葉辰笑道:“今天的喬遷典禮,就由費小姐來主持。”

     說著,他看向費可欣,道:“費小姐,一切就拜托你了。”

     費可欣驚訝的問:“葉先生,您不去嗎?”

     葉辰笑道:“外面媒體記者這么多,我還是不露面了,免得被人認出來。”

     對葉辰來說,他擔心的是如果自己這張臉上了電視媒體,會被外婆一家認出來。

     前端時間,顧秋怡拿著散血救心丹、以自己未婚妻的身份前往安家,也一定程度上重新燃起了安家人希望找到自己的決心。

     不過葉辰暫時也沒打算與他們相認,這種全港島矚目的場合,自然還是不出席最為妥當。

     費可欣也明白葉辰做出這個決定的初衷,微微點頭道:“好的葉先生,既然如此,那就請放心把事情交給我吧,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