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0章 自掘墳墓


    眼看于一偉似乎已經瀕臨死亡,葉辰無奈的搖了搖頭:“說你有血光之災你還不服氣,現在弄成這個鳥樣,還要求我來幫你收場,你難道不覺得丟臉?”

     于一偉垂死哀求道:“葉先生……在下……在下知錯了……在下現在……現在只想留住這條狗命……好給我于家……留個后……”

     葉辰淡淡道:“放心,我是不會讓你死的,起碼現在不會,畢竟今天是鐘叔喬遷之喜,你要是死在這兒那可真是太不吉利了。”

     說著,他走上前去,從于一偉口袋里掏出一包藥粉,開口問道:“這就是解藥嗎?”

     “是……”于一偉點頭如搗蒜。

     葉辰捏開他的嘴,將一整包藥粉都倒了進去。

     于一偉無比感激的說道:“葉先生的救命之恩……在下……在下永生難忘……”

     葉辰冷笑一聲,道:“你先別謝的這么早,剛才這些蚊子,體積大了很多倍,體內的毒液肯定也增長了很多倍,你這么點兒解藥,我看未必夠用。”

     于一偉表情瞬間呆滯,葉辰說的沒錯,剛才這二十多只巨型血蚊,攜帶的毒液容量怕是至少超了十倍以上。

     而自己這點解藥,怕是真的不夠用。

     情況果然不出葉辰所料。

     于一偉體內毒液太多,早已遠遠超出解藥所能應對的上限,所以于一偉的情況并沒有得到什么明顯好轉,而被血蚊叮咬過的位置,都已經明顯出現了大面積的潰爛,好似傷口已經腐敗多日。

     于一偉嚇的魂飛魄散,哭著說道:“葉先生救我啊葉先生……”

     葉辰笑道:“你要解藥,我已經喂你吃過了,你還要我怎么幫你?我也沒有你這種解藥。”

     于一偉哭著說道:“要不……要不您給我叫一輛救護車吧……我再拖下去的話,真的必死無疑了……”

     葉辰笑道:“你這大名鼎鼎的于大師,要是被救護車拉走,是不是有點丟臉啊?”

     于一偉連忙搖頭道:“不丟臉、不丟臉……求您……求您幫我打急救電話吧……”

     此時的他,已經完全顧不上臉面與尊嚴了。

     他深知血蚊的毒性強橫,雖說剛才自己服下些許解藥,但也只能暫時拖住毒液向五臟六腑蔓延,可是自己的傷口還在以極快的速度不斷潰爛,再拖下去,怕是要爛成一具腐尸。

     所以,當下只能寄希望于醫院,若是能盡快到醫院切除所有腐肉、同時做血液透析、徹底阻斷毒液擴散,或許自己還能撿回一條爛命。

     葉辰這時候看著他,笑著問道:“于先生,你就不好奇,為什么你養的蚊子,會變得這么大嗎?”

     于一偉驚駭不已的看著葉辰,脫口問道:“是你干的?!”

     葉辰點了點頭,笑道:“沒錯,你這蚊子實在太小了,我要是你,都不好意思把它們拿出來,所以我就好心幫你拔苗助長了一波,怎么樣,這效果還滿意嗎?”

     于一偉驚慌失措的問道:“這怎么可能……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葉辰笑道:“不瞞你說,我就是那個引天雷把你爸爸于靜海劈死的那個人。”

     葉辰這話,不僅讓于一偉魂飛魄散,就連費可欣都聽的無比駭然。

     于一偉慌張無比的看著葉辰,不可置信的問道:“我……我父親他……他真的死了?!”

     葉辰點了點頭:“他跟你一樣,喜歡養這種上不來臺面的蚊蟲,還有你那個師伯宣豐年,喜歡養那種愛吃人腦的蠱蟲,所以我就索性為民除害,把他們兩個都送去地獄了。”

     “什么?!宣師伯也……”

     于一偉此時整個人已經絕望至極。

     他已經不再懷疑葉辰所說的話,因為直覺告訴他,葉辰絕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可是,他也已經顧不上去恨葉辰,只能淚流滿面的哀求道:“葉先生……只要您能……能饒我一命……我……我以后再也不……再也不為非作歹了……”

     葉辰笑道:“你不是怕死嗎,我可以幫你叫救護車,而且你腹中有剛才的解藥在起一些作用,一時半會倒是不會有大問題。”

     說到這,葉辰話鋒一轉,淡淡道:“不過我看你頭上的傷口,毒素已經開始向大腦滲透了,估計你很快就會昏迷,然后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于一偉嚇的渾身劇烈顫抖起來,他惶恐的哀求道:“葉先生……您……您是有大神通的人……求您高抬貴手啊……”

     葉辰搖搖頭,認真道:“這種事情的根本,永遠不是去哀求別人對你高抬貴手,而是你自己要對別人高抬貴手,我今日本并不想跟你計較,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于我也就罷了,竟然還悄悄放出這種歹毒的東西來偷襲我,而我,也不過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于一偉哭著說道:“葉先生……我今年……我今年才二十三歲……我……我不想死啊……”

     葉辰無奈道:“不想死你養這種變態的蚊子做什么?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于一偉此刻還想求饒,卻感覺整個頭部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疼痛,就連自己的意識也開始有一些混沌。

     葉辰見他這幅慘狀,便知道血蚊的毒素已經侵入他的大腦,于是便便掏出手機,撥打了急救電話。

     施勛道不愧是港島最值錢的豪宅地段,就在施勛道的山腳下,就有一家實力很強的綜合醫院。

     而且,由于施勛道的業主,都沒少給這家醫院提供贊助,所以這家醫院有兩輛救護車常年只為施勛道準備,一旦施勛道有人打急救電話,他們幾分鐘就能把車開到門口。

     所以,葉辰撥打完急救電話,僅僅過了六七分鐘,一輛救護車便直接開進了別墅院中,急救醫生與幾名護士以最快的速度抬著擔架,跑進了別墅。

     而此時的于一偉,已經失去意識,昏迷了過去。

     當這些醫生護士看到躺在地上的于一偉時,一個個都被眼前的慘狀嚇住。

     于一偉的面部、頭部、軀干以及四肢,到處是如乒乓球般大小的潰爛,傷口發黑發紫,甚至流膿發臭,模樣實在可怖至極。

     一些跟著醫生護士進來的傭人,甚至劉家輝的助理阿民,都被這一幕嚇的說不出話來。

     急救醫生一時間不知從何下手,連忙問一旁的葉辰:“他這是怎么了?!”

     葉辰聳了聳肩膀,道:“于先生養了一堆稀奇古怪的蚊蟲,然后不知怎么就被這些蚊蟲咬傷了,你們抓緊時間把他帶去醫院急救,再耽誤下去,人怕是就不行了。”

     急救醫生不禁有些慌亂,脫口道:“這……這……這……這也太詭異了吧……什么蚊蟲能把人傷成這樣……”

     說著,他趕緊對身邊的護士吩咐道:“快……把人抬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