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三百三十三章 詭異失竊


    錢三多死了,吳老頭母親壽宴留下的后續連鎖反應,終于徹底的消失了,余飛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不過這都半夜了,余飛和丁桃桃打算第二天啟程。

     不過第一天一早,余飛準備離開的時候,剛好在酒店的門口,遇到了吳老頭的二兒子,那個一身學生氣的小子,比余飛其實沒小多少歲,但是以為余飛和吳老頭平輩論交,所以他就比余飛低了一輩!

     “劉叔!”

     吳老頭的二兒子吳敢急忙對余飛打招呼,不敢有任何的倨傲,以為他父親說了,他們家人誰敢對余飛不尊敬,那就直接斷絕關系。

     就是客氣歸客氣,但是這家伙是真的老實,就知道打個招呼,多余一句話都沒有,從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出來余飛和吳老頭的交情來。

     “嗯。”

     余飛點點頭,就打算這樣擦肩而過,自己和吳老頭關系好,是因為吳老頭的做人,至于他的兒子,還沒成長起來之前,又不是真的親戚,所以自然也親近不起來。

     “劉叔,對不起!”

     余飛走過去了,沒想到又聽到身后的吳敢對著他說道。

     余飛轉身看去,剛好看到吳敢對著自己正在鞠躬。

     “嗯?怎么回事?”

     余飛疑惑了,這小子神經兮兮的這是干啥?他又沒有做過什么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給自己道歉干嘛?

     “劉叔,我…我把你送的百年老參弄丟了!”

     吳敢害怕的低著頭,都不敢和余飛對視,十分害怕的說道。

     “丟了?怎么會丟掉?”

     余飛皺起眉頭。

     “我爸讓我和我哥,各自保管一顆百年老參,尋找合適的方法制作,給我奶奶進補!”

     “可是我把百年老參帶回去以后,昨晚被朋友約出去唱歌,回來的時候就不見了。”

     “我找了一晚上都沒找到,我準備去告訴我爸,可是我害怕……”

     吳敢十分害怕低落的說道,最后他甚至都不敢說了。

     余飛知道吳老頭是個暴脾氣,平時和余飛交流的時候還好,但是在面對其他事情的時候,發起來脾氣也絕對不好處理。

     而且余飛能夠感覺得出來吳老頭對兩個兒子的愛,但是愛之深責之切,他也絕對不會嬌慣兒子,從它面對老婆的態度就看的出來,他的老婆犯錯了,他就果斷的處置,甚至直接給送到了戒毒所里面去了。

     所以吳老頭的小兒子此刻十分的害怕,必然也是心理掙扎了一晚上,所以決定給父親說明這件事。

     但是看到了余飛,他還是覺得對不起余飛送的這禮物,對不起余飛這片心意,所以最終說出來了對不起,被余飛察覺出來了異常。

     “你昨晚回去以后,是怎么保存那顆人參的?”

     余飛想了想以后問道。

     “我……我以為我的小別墅很安全,就放在了臥室的床頭柜里面就出門了,我的別墅監控無死角覆蓋,小區保安二十四小時巡邏,家里還有一名保姆阿姨,調查的時候,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可人參就是丟掉了!”

     吳敢將情況大概講了出來。

     “博物館里面的文物保護那么嚴格,都可能失竊,你覺得你家里的防護被博物館都要嚴密嗎?”

     “而且你沒有想過,你面對這一顆人參的態度,就仿佛你面對自己人生的態度一樣,你覺得人參不會丟,是因為本來就有的,你父親帶給你的安保措施,那你面對自己的人生呢?是否也是一樣的情況?”

     余飛將自己帶入一個長輩的身份,也感覺有些生氣了,覺得吳敢這真的是太大意了,那么貴重的東西,丟在床頭柜就走了,雖然對于余飛來說,只要他想要催生多少都可以,但是對于吳敢來說不同,這東西他哪怕是有錢,都買不到!

     那可不只是一顆百年老參,還是余飛催生出來的百年老參,滋補的效果完全不同!

     一般的百年老參,吳老頭的母親食用以后,或許有效果,但是不會十分的明顯!

     可要是余飛的人參,給吳老頭的母親,一顆增加半年的壽命,那是絕對沒有問題,老人家蒼老的身體器官,在靈氣的滋潤-之下,必然要恢復不少!

     可是吳老頭的小兒子吳敢就這樣大意的丟掉了,他丟掉的是人參嗎?

     丟掉的是余飛的心意,丟掉的是父親的重托,丟掉的是他奶奶的壽命啊!

     余飛的教訓不無道理,吳老頭的小兒子吳敢羞澀的低著頭,好久都不敢抬起來,他自己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父親的庇佑之下,對這個世界真的少了太多的防備,以為有父親在就萬事大吉了!

     就在這個時候,余飛眼睛一撇,驚訝的看到,這一大早的,吳老頭的大兒子也來了,吳老頭的小兒子叫做吳敢,大兒子叫做吳斌。

     這個吳斌雖然出入了社會,但是也沒有搞出來什么名堂來,只是稍微比弟弟多了一點社會經驗!

     可是這家伙,一大早的也是一副失落的樣子,看起來一點精神頭都沒有。

     余飛心里咯噔一聲,不會這家伙把另外一顆百年老參也丟掉了吧?

     吳斌看到余飛和弟弟都在這里,第一反應是想躲開,但是看到余飛盯著他,只好老老實實的走了過來。

     “劉叔早上好!”

     吳斌走過來問好,偷偷看了一眼弟弟,發現弟弟低著頭,眼圈都紅了,仿佛有眼淚在其中打轉,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大清早的,來干嘛來了?”

     余飛這次選擇了直接詢問。

     “我…我找我爸有點事!”

     吳斌沒想到余飛會問這個,畢竟大家不熟,而且余飛比他大不了多少,就是和他爸平輩論交,所以他才客氣的喊一聲劉叔,可是余飛問出來了,他也不敢不敬,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哦,什么事?”

     余飛繼續追問。

     吳斌捏住了拳頭,半天都沒吱聲,因為他也的確丟掉了人參,可是他社會經驗多,也沒有弟弟這么老實。

     雖然他也是來給吳老頭道歉認錯來了,可是他覺得這事兒不能告訴余飛這個送禮的人,否則余飛恐怕也要生氣,畢竟送出來這樣的重禮,自己晚上就丟掉了,未免顯得太不重視了!

     “你保管的人參丟了?”

     余飛看他不說話,直接說了出來。

     下一刻吳斌猛的抬起頭,驚訝的看向了余飛,然后慢慢看向了此刻一樣驚訝的盯著他的弟弟。

     “你也丟了?”

     吳斌對弟弟吳敢大聲問道。

     吳敢又低下了頭,顯然這是默認了。

     吳斌頓時尷尬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沒想到他們兄弟兩個,同時被余飛抓了個現行,余飛送了兩顆百年老參,他們兄弟兩個分別看管,卻丟了一雙!

     這真的太尷尬太丟人了,要是余飛此刻將他們罵一頓,吳斌都認了,覺得也給老爸把人丟大了,老爸打自己一頓,只要別打死,他都不吭聲!

     “說說,你為什么丟掉的!拿回去是怎么保管的!”

     余飛突然就來了性質,雖然禮物自己送出去了,可是發生這樣的事情,他還是想要知曉一下。

     “我昨晚回去把人參藏在了我床下的暗格里面,我都沒出門,只是在游戲房里玩了一會游戲,回去睡覺的時候,也沒檢查,早上起來打開暗格一看,百年老參不知道什么時候就不見了!”

     “我趕緊尋找,調監控,詢問家里的保姆等等,竟然發現百年老參丟的一點痕跡都沒有,監控什么都沒拍到,保姆也排除了嫌疑,甚至我這個人有個習慣,不喜歡別人進我的臥室,給我的臥室門口都安裝了監控,發現也只有我一個人進去過,可是百年老參就是不見了!”

     吳老頭的大兒子吳斌將自己的情況講了出來,他倒是沒出門玩耍,可是在家里玩耍了,畢竟是有錢人家,玩游戲都有專門的游戲房,不過東西保管的也不是很認真,一個暗格就以為很安全了!

     余飛想了想,將自己對吳敢批評的那段話,對吳斌又講了一遍,當然了不只是為了過長輩的癮,也是為了幫吳老頭,點醒這兩個兒子,外人說出來有些話,比父親說出來的效果要好,而且吳老頭也不一定說的出來,那這些話余飛就幫他說了!

     這兩個家伙,真的是在父親的庇佑下,真的沒有多少社會經驗,同時吃了這樣的虧,真的是可笑啊!

     這事兒要是傳出去,才是大笑柄,前一天壽宴上剛收到的最貴重的禮物,當天夜里就丟了,還是被兩個孫子分開丟了!

     吳老頭一直很孝順,也是名聲在外,這事被人知道,會不會我覺得是兩個孫子都是孬種,也是兩個廢材,更是兩個毫無孝心的人,才出了這樣的事情呢?

     就是這一起失竊,余飛開始思考,到底是什么人所為?怎么這么高明?

     自己送禮這么突然的事情,按理說也提早難以準備啊!

     吳斌和吳敢都尷尬愧疚的低著頭,不敢和余飛對視,余飛這番話說的字字見血,讓他們終于明白了,這個比他們沒有大多少歲的長輩,是真的有資格當他們的長輩!

     “這件事你們都是打算去和吳老哥認錯,然后挨一頓罵或者打,就完事了嗎?”

     余飛沉思了一會,忽然問道。

     這兄弟兩個,當然是這樣打算的,他們又沒有其他的辦法。

     可是余飛問出來,他們卻不敢這樣回答,因為真的顯得太兒戲了一些!

     這懲罰也太輕了!

     可要知道,那兩顆人參要是拿出給需要的人,或者拍賣的話,賣的價格,或許對于普通人來說,是愿意用命去換的一筆錢!

     此刻正好有一個監控對準了他們,監控那邊就是臉色青黑的吳老頭,看到余飛教訓他的兩個兒子,他的臉色反而好看了許多,覺得余飛說的太多了,說道了重點上了!

     他也死死盯著兩個兒子,看他們怎么回答!

     “劉叔,有沒有將功贖過的方法,讓我做什么都行!”

     吳敢忽然抬起頭對余飛問道,

     這家伙竟然還有幾分擔當,這個問題竟然是他問出來的,而不是看起來更成熟一點點的吳斌。

     不過吳斌聽完也立馬抬起頭,一副期待的樣子看著余飛,百年老參是余飛送的,余飛和他們父親的關系也好,說不定余飛有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