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孫蓉的危機又來了(1/86)


    一時間,氣氛要比孫蓉想象中還要尷尬幾分,她以為和王令聊一下妹妹的話題能把話匣子給打開,結果她發現自己還是有點過于高估這個木頭的反饋能力了。

     不過,倒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驚柯剛剛說……熬夜?

     王令昨晚熬夜了嗎?

     仙王的熬夜那叫熬夜嗎,那只是純粹的不想睡覺罷了。

     可是孫蓉太知道王令了,一向只想過上和普通一樣平靜生活的少年當然也會去追逐和普通人一樣正常睡眠的權利,所以縱然王令確實可以不睡覺,甚至一直不睡覺……并且這個不睡覺不會對自己產生絲毫影響,但王令每天晚上都會努力和普通人一樣去睡滿八個小時。

     能讓王令去熬夜的事,一定就是很重要的事了。

     孫蓉想著想著,額角不由得開始流下一滴冷汗,并突然感受到了一種難得的危機感。

     她忽然很想知道,王令究竟為了什么而熬夜……究竟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穎兒?穎兒?”

     孫蓉在心中呼喚了幾聲孫穎兒。

     然而孫穎兒并沒有絲毫的回應……

     透過靈鐵窗外透射而來的陽光,孫蓉這才發現自己和王令竟然都沒有影子。

     很明顯,孫穎兒和影總又去私底下深入交流去了……

     可惜。

     如果有孫穎兒在身邊,她或許就能打聽到一些情報。

     但現在,明顯是不可能了。

     孫蓉預感昨晚王令熬夜,很不尋常。

     她承認在這里面有一點點自己嫉妒心作祟的因素,才讓她如此關心少年昨晚熬夜都做了什么……

     結果偏偏最讓孫蓉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遠處的車廂,一個很熟悉的倩麗身影向著他們走來,她依舊握著那根粉色的浮塵,踱著草鞋,滿臉笑容:“沒想到在這里遇見你們二位。”

     不是別人,正是那位風雷道觀的女道士,王令的發小尤月晴。

     一瞬間孫蓉的心情便急轉直下,開始變得有點糟糕起來了。

     居然坐地鐵會碰上尤月晴……

     這是巧合嗎?

     孫蓉沉默了。

     對于這位王令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孫蓉其實一直都或多或少帶有一些敵意。

     外加上,這位女道長從長相到氣質幾乎方方面面都與她持平,沒有一絲一毫遜色于她,這就像孫蓉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心里固然有著不高興,但在外人面前,孫蓉還是會極力克制自己,表現出一種端莊和大方:“你好呀,尤道長!”

     “王居士,蓉姑娘,沒想到我們還是一如既往的有緣分呢。”

     尤月晴笑起來:“話說回來,二位這是要去哪里?”

     沒等說完,尤月晴便開始擺弄起自己手上的龜殼,擲出兩枚銅錢,隨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懂了!原來二位是要和我去同一個地方啊!”

     “……”

     孫蓉有理由相信,尤月晴這絕對是在套話,但可惜沒有任何證據。

     外加上尤月晴手里的龜殼是王令當年贈送的,確實有一定程度的推演算卦能力。

     孫蓉只能將一肚子話都憋在了心里,繼續客客氣氣的說道:“我們要去一個小區,拜訪朋友呢。”

     她十分小心謹慎,沒有直接說出那個小區的名字。

     結果,尤月晴卻兀自笑了起來:“南仙區,一夢逍遙?”

     孫蓉大驚,因為一夢逍遙就是他們所要去的小區。尤月晴真的算準了,而且精準的說出了這個小區的名字。

     “尤道長也去這里?”孫蓉不可置信的問。

     “是啊,我家就在這里。”尤月晴說。

     “你家?尤道長難道不是住道觀?”

     “雖然平常我是都是住在道觀的,但偶爾也想體驗一下城市生活,所以在松海市各區我都有房子。一夢逍遙是最新建成的高檔小區,我買的時候才六萬一平呢,現在都漲到18萬了。”

     “……”

     孫蓉聞言,心中差點有了直接把整個小區地皮都買下來的沖動了……她真的不希望看到尤月晴,總感覺自己方方面面都有一種被她看穿的感覺,顯得自己是那么弱小而被動。

     兩女交鋒,雖然短暫,但即便是王令也能覺察出這背后的博弈帶來的巨大信息量。

     對于這種調和,他其實并沒有太多經驗,只是覺得夾在里面自己很難受。

     不管是對孫蓉還是對尤月晴,一個是自己的高中同學,另一個是自己小時候堪稱青梅竹馬的玩伴……當然,王令也不知道自己和尤月晴算不算青梅竹馬,但王媽覺得是,那就姑且算是好了。

     “我和王令同學去拜訪一位好朋友,他就住在這里。”孫蓉無奈說道,看得出她臉上的表情很難受,恨不得下一站就直接提前離開。

     王令被夾在中間,腦海里幾乎也是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應。

     雖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但在列車靠進下一站的時候,他真的直接拉著孫蓉提前離開了。

     雖然沒有牽手,僅僅只是用引物術暗暗拉了孫蓉一把而已。

     尤月晴沒有跟著,只是望著他們的背影面帶微笑,然后隨著列車車門的緊閉,化成了一道殘影消失在了他們面前……

     直到這一瞬間,王令才發現,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從沒做過的,了不得的事。

     他居然在兩個姑娘之間做出了選擇。而且選的還是……孫蓉?www.wxtd.net
如果喜欢《仙王的日常生活》,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