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崆峒


    見左慈向自己拜謝,吳升稍微有點不自在,連忙回拜,不敢當受:“左道友客氣了,呵呵。”

     左慈道:“你不知道,霉運一去,左某神念頓清,心緒安寧。似乎修行也有了進益,哈哈。”

     吳升恭維:“還是左道友了不起,如此困境之下,能清楚認知處境,能明確想到辦法,換了旁人,十個有九個做不到的。這一場……還投嗎?”

     左慈道:“再投兩回。”

     于是又下注兩回,一輸一贏,算是徹底告別了霉運,當下拱手道:“吳道友接著玩,左某該告辭了。”

     吳升連忙拉住他:“道友慢走!升此來,正為道友,想請道友為升解惑。”

     “哦?吳道友請講。”

     “升冒昧了,但此事于升而言,比較關切。前些時日,聽說搜神世蒙雙曾和道友相見,不知他和道友……”

     沒等他打聽蒙雙下落,左慈就笑了:“原來為此,左某懂,也難怪吳道友找到左某這里。只是此言從我口出,由你耳入,莫要周知旁人就是,這也是蒙雙一再叮囑左某的。”

     吳升連連答應:“左道友放心就是。”

     左慈道:“蒙雙與左某交情其實一般,他上次尋過來,是為仙丹而來。他聽說我太平世戰勝云笈世,大戰已然結束,又聽說左某在大戰中是為同道們準備仙丹的,因此找了過來,向我收購剩余的仙丹。吳道友,你那紫金大還丹和六味地黃丸也在收購之列,而且給價不低,道友可抓緊籌辦一批,找上門去大賺一筆!對了,別說是我告訴道友的。那蒙雙一再叮囑左某不要說出去,看得出來,他是在暗中收購仙丹,其所需之量甚大,多半是瞄上了某世,要和對方開戰了,咱們蒙著頭做生意就是,沒必要壞他們的事。”

     吳升怔怔片刻,追問:“道友是否知曉,他們打算和誰開戰?”

     左慈笑道:“吳道友莫非還想和兩邊同時做生意不成?抱歉了,這一點左某就不知了。”

     吳升又問:“那,我這邊煉出仙丹來,該如何找到蒙雙?”

     左慈想了想,道:“蒙雙此人,行蹤詭秘,善易其容,只知其人偶爾出沒于崆峒,但崆峒本為廣成子仙山,上古大戰時破碎為多處,究竟在哪一處,我也不知。”

     吳升再問:“那你知道的崆峒碎片,是哪一處?”

     左慈苦笑:“說實話,左某一處也不知,從沒去過。吳道友欲賣仙丹給蒙雙,其實也簡單,于沃野鳳臺放出風聲來,想那蒙雙當會聞訊而來。”

     和左慈分別后,吳升于天祿臺邊又逗留多時,思索下一步對策,獅虎獸十五上前詢問:“吳先生還押么?”

     吳升搖頭:“興致已足,今日就到這里……對了十五,你知道崆峒怎么走嗎?”

     “崆峒山?小妖哪里知道,不過可代問我家護法。”

     “那就有勞了。”

     吳升又見金護法,事實上金護法這次同樣很關注吳升,因為吳升又賺大發了,客人們的輸贏與無關烏戈山,由此所帶來的五彩石投入,卻是烏戈山的重要收入。如吳升這般一次就能攪動數十萬五彩石的客人,在金護法這里,地位自然不用說,幾乎有求必應。

     “聽說吳先生要去崆峒?”

     “想找一個人,如果金護法能提供此人的消息,那不去崆峒也可。”

     “找誰?”

     “搜神世的蒙雙。”

     “還是談一談崆峒吧。”

     “不方便么?”

     “實不相瞞,蒙雙此人,我從未聽說,孤陋寡聞,讓吳先生笑話了。我們烏戈山知道的,通常都是來過的客人,我印象之中,蒙雙從未來過,故此不知。”

     “那便請談崆峒吧。”

     “崆峒山乃上古大仙廣成子的洞府,仙神大戰后虛空破碎,廣成子不知所終,崆峒也分出不知幾處,有人說是十二處,但據我們烏戈山所知,有人造訪過的,只有五處:香斗峰、仙虹橋、疊翠林、含珠石,以及春融坪。或許是上古大戰之故,這幾處崆峒遺跡已經衰落,幾成凡塵之地,其上林草雖茂,靈效卻少,鳥獸繁衍,靈物卻不多,其上所蘊靈力不足以修行,可稱虛空中的遺棄之地。”

     “登其界后,修為不會受到壓制?”

     “不會。”

     “還請告知路途。”

     金護法向獅虎獸十五道:“去見木護法,向他借崆峒之物一用。”

     十五去了之后很快便歸,手中捧著兩塊石頭,送到吳升手中,原話轉述:“木護法說,含珠石、春融坪所在,并無廣成大仙洞府遺跡,客人若愿意去,可請自便,這是那兩處尋來的石精和綠松石,可指引客人前往,談不上借,送給客人也可,今后請客人多至烏戈山玩耍便是了。”

     吳升感應著手中的石精和綠松石,發現其上果然隱隱有靈力流動,的確可以作為指示方向的路引,但作為一地靈物,感應到的靈力實在是澹薄得很,由此證明金護法所言非虛,那里的靈力恐怕真不夠合道修行。

     但他不是要去探訪廣成子遺跡,而是要找人,當下點頭:“那就多謝了。其余幾處……”

     金護法道:“聽說無腸君曾經去過,不知他那里是否還有往其余幾處的路引,吳先生可往海底神宮拜訪,無腸君一向樂助同道,想必不會拒絕。”

     辭別烏戈山,吳升牽來三頭九巡鹿交給獅虎獸十五:“這點特產請十五你們打個牙祭,略表吳某心意。”

     十五很懂事:“先生放心,一定轉交金護法和木護法。”

     吳升見他的目光偶爾瞟向遠方經過的天鴕,干脆笑著招來一只,敲暈后用草藤綁了,塞給它:“十五,幫我品鑒一下這天鴕的味道,有什么體驗,下回記得告訴我。”

     十五歡快的將草繩系在脖子上,兩只爪子來回招拜,搖著尾巴為吳升送行。

     吳升微笑著揮手告別,等沒入虛空之后,立刻盤點收獲。這一天一夜的豪賭,贏了八十三萬,比上次還多,讓自己的儲物法器又重新鼓了起來,總數達到一百一十五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