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新技能


    對劉備的處置,殺,這個選擇雖然激進,但也并不過分。從江東的角度,劉備是背叛者,不殺雞儆猴,如何能震懾其他一些兩面三刀之流?

     那為什么還會出現另外一派呢?不,準確一點,為什么在孫權到來之前,就沒有人提出要殺劉備呢?

     因為曹操!

     諸侯當中,有曹操這么一位卷王存在。曹操,面對有殺子之恨的張繡都能不計前嫌,收入麾下,可謂有能之人,來者不拒,愛才之心,天下皆知。你孫權若不跟上,天下士人怎么想?同樣的條件,你說他們是愿意去曹操那兒,還是你孫權這兒?

     于是,卷就是這么來的。不管孫權愿不愿意,為了天下大業,裝他也該裝一下。這也是為什么,事先諸葛亮推斷會是個軟禁劉備的結果。更有甚者,提議給劉備安個閑職,以體現孫權海納百川的博大胸懷。

     文臣跟武將不同,不是他們圣母,而是這些文臣都有很多心眼。表面上看,他們是站在江東的立場,站在孫權的立場,實際上,這群家伙站的是世家大族的立場。只有曹操跟孫權,包括其他諸侯,互相之間卷了起來,那么士族們不管在哪個諸侯麾下,他們的日子都會過的很自在。

     隊伍不好帶啊。

     孫權這次來,就是為了殺劉備,出于震懾,也出于一些個人原因。同樣,孫權以身為主公的角度,他也不會希望跟其他諸侯內卷。

     那么,如何才能打破內卷,又不失民心呢?

     “我打斷一下。”

     見局面僵持不下,孫權終于開口了。

     現場一靜,獻帝連忙道,

     “吳王請講。”

     “一個劉備,是死是活,有那么重要嗎?值得滿朝堂的大臣,整個天下運轉的樞紐,討論幾天都出不了結果?”孫權說道,“我的意思是,這次劉備你們討論幾天就罷了,那下次我抓了于禁你們又討論幾天,再下次我擒了曹操你們再爭論一個月?”

     張昭心中一動,他終于明白了孫權的想法,

     “吳王殿下是要立規矩?”

     “沒錯,立規矩!”

     孫權點頭,

     “要一勞永逸,唯有一視同仁。具體條款,你們商議,白紙黑字,立下文書,廣傳天下,這可比揣摩曹操的心思更讓人信服。我只有兩個要求:一,給人機會,能讓敵營將士安安心心的投誠;二,明確底線,我不希望看到墻頭草反復橫跳,當年呂布冠絕天下,我不是說殺就殺了?!”

     說罷,孫權也沒有呆下去的必要,找個托辭離開。他很清楚,雖然具體一些細則可能會跟預想之中有差異,但劉備這次,是必死無疑。

     離開了朝堂,孫權又去見了如今貴為皇后的孫仁,讓這位妹子給她自家哥哥孫匡,當然現在改名叫丁匡,求了個爵位。這種操作孫權出面不恰當,孫仁來做正好,也算徹底了解了丁夫人一脈脫離孫家之事。

     然后,孫權直接去了天牢。

     ??????

     天牢最深處,

     親自殺了劉備的孫權默默站著,心里頗有感觸。既感慨一代梟雄就這么簡單的死在自己手上,又在琢磨因為殺了劉備而新到手的技能。

     其實孫權已經很少親自殺人了,向往江湖俠客生活的孫權自然不會說不愿意讓自己的刀沾血,而是孫權不希望被一些無用的技能,替換了自己原本的好技能。

     不過隨著孫權自身功力境界的提升,一些武力加成上的技能對孫權而言,意義已經不大了。相反,一些原本孫權看不上的技能,如今反而有了奇效。

     顯然,孫權這一次,就是沖著劉備的技能而來。

     “不過就殺個劉備,用得著這般拐彎抹角嗎?”竇玉茹從身后出現,朝堂上的事她聽說了,竇玉茹不明白,早就是一方霸主的孫權,做事居然還這么多顧忌。

     “我當然可以直接殺了劉備,后果是:往近了說,什么都我自己拿主意,會讓那些大臣們沒有參與感,沒有參與感就會沒有成就感,自我價值無法實現,江東的一切跟他們無關,自然不會把這里當做根,自然也不會有忠心了。而往遠了說,長久以往,這樣下去,朝堂上必然只剩下阿諛奉承之輩,我做對了還好,我做錯了也不會有人反對,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啊。”孫權感嘆。

     竇玉茹似懂非懂的點頭,

     “難怪你總說你不想當皇帝。你就沒想過當個昏君?”竇玉茹突然道。

     “咳咳。”孫權差點沒嗆著,沒好氣看了竇玉茹一眼,“大家都一樣,那你怎么沒想過當一個混日子的魔門尊主?”

     “魔門可是我一手創立的!”竇玉茹下意識回答,瞬間,也明白了孫權的立場。

     “你與張鮍關系談不上要好,但因為你是魔門尊主,所以你一定得救他。你若坐視不管,人心散了,魔門也散了。”孫權道,“江東軍雖說不是由我創立,但其壯大至今,我也付出了數不清的心血,我自然希望它越來越好。”

     “你倒是提醒了我。”竇玉茹終于想起她來找孫權的目的,“你不是說到皇宮是來救張鮍的嗎?怎么殺起了劉備?”

     “你還記得我之前所說嗎?”孫權道。

     竇玉茹皺了皺眉,

     “什么用膜法打敗膜法?你還沒說到底什么意思?”

     “張鮍的狀況因何而起?”孫權提醒竇玉茹。

     “因為蠱?”竇玉茹道。

     “不。”孫權搖頭,“是因為我的咒殺之術。而要解除咒殺,關鍵點就在這劉備身上。”

     “原來如此。”竇玉茹緩緩點頭,“難怪要殺劉備。”

     此時此刻,孫權都不禁佩服自己的忽悠能力。

     “走吧,我們去找張鮍。”

     救張鮍的關鍵,在于孫權從劉備這里得到的技能——

     仁德:出牌階段,你可以將任意張手牌交給其他角色,然后你于此階段以此法給出第二張手牌時,你回復1點體力。

     激將:主公技,當你需要使用或打出【殺】時,你可以令其他同勢力角色選擇是否打出一張【殺】。

     曾經的孫權,空有一手【桃】,只能保自己的命,救人卻很難。首先,這個人必須要跟孫權在同一牌局當中,其次,這個人必須要被扣到零血,孫權才能給出【桃】,讓人回到一血狀態。但一血狀態同樣也是瀕死狀態,沒有特殊緣由,這人大概率還是救不回來。

     但現在不同了,孫權可以使用仁德技能,把卡牌桃直接送給他能接觸到的武將。如此,就能直接把人喂到滿血,傷勢痊愈。

     “吳王殿下真乃神人!我張鮍發誓,世世代代忠于吳王!吳王說一,我絕不說二,吳王指東,我絕不向西!”

     看著重新恢復正常的張鮍,孫權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桃】作為卡牌,同樣也是因果律武器,不論病癥何在,可謂包治百病!不光這次能救張鮍,孫權一直擔心的呂蒙,一旦未來真的病發,孫權也能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

     “世世代代的話就別說了,你可記得,你當時跟我打賭,輸了要答應幫我做一件事。”孫權開口,救張鮍,還另有用處。